“不要,现在还不能服用退烧药。飨網ingiohuo.”
杨云帆连忙阻止道,因为那银针上的黑血正是外邪入侵的征兆,证明这女学生的病不简单。感觉像是被邪派修炼者给下了毒。
欧阳辛对杨云帆的医术虽然算不上轻视,但也不怎么服气,毕竟自己几十年行医的经验,对这女学生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遇上的烧症状也不知千百次,居然屡次被一个年轻医生何止。
他难免有气道:“杨医生,这个女学生感冒烧得如此厉害已经十分危险,人命关天,现在可不是使用那些封建迷信的中医理论的时候。”
杨云帆听出他话中带刺,回头答道:“欧阳医生,现在这女学生不是寻常的感冒烧,你见过寻常的感冒烧能到四十度的吗?”
欧阳辛一愣,摇头道:“这倒是没有,不过理论上是可以达到这个温度的。”
“那就对了,这不是寻常的烧感冒,在中医的典籍中叫做外邪入侵,是邪火升至识海的征兆,非常危险,退烧药根本不起作用。”杨云帆道。
欧阳辛一甩手,严厉的道:“简直一派胡言,什么外邪入侵,我看是你走火入魔了,赶快给她吃退烧药,要是再不退烧那就完了。”
“绝对不行,如果这么做了,这女子很容易换上脑膜炎。”杨云帆立刻阻止道。
可是,他心里却在叫苦,他已经将药王典最真实的中医理论说出,看样子这位老先生还是不相信。如果这个时候真的服用了退烧药,能不能醒过来还另说,万一那灵识中的邪气与人体精神融合,就算醒过来也会导致脑部炎,成为疯疯癫癫的精神病。
“你给我让开,你这个庸医。”欧阳辛手拿一片退烧药,已经来到女学生面前,就要给她服下。
杨云帆见情况危急,立刻伸出一根银针,在欧阳辛的少阳穴上一刺,一道极细微的真元流入欧阳辛体内,刺激到他的昏睡穴,立刻就让欧阳辛晕晕沉沉的斜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刚进来的护士阿姨见到欧阳辛躺在椅子上,连忙问道:“杨医生,欧阳医生他怎么了?”
杨云帆道:“没什么,欧阳医生大概是太累了,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你去给他找件衣服来披上,免得他染上风寒。“
“好的。”护士阿姨将准备好急救药品放下后,依言行事为欧阳辛披上了外衣。
杨云帆继续为女大学生不断敷冷毛巾,同时利用针灸法引导出她体内邪气,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这名女学生的神智恢复过来,之后才能吃退烧药。
杨云帆一遍遍的利用真元刺激女学生的身周穴位,同时用另一块湿毛巾为她擦拭手足,让她的身体温度不至于太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护士阿姨狐疑的看着杨云帆的行为。心里却是奇怪:“他在干嘛呢?为什么不给这女学生吃退烧药,反而只是给他针灸降温,难道是想让这女学生就高烧而死吗?”
护士阿姨没有上前打搅,但是心里打定主意,只要这名女学生一出事情,她就立刻报警,举报这个用心不良的杨医生。
“咳咳,水,给我水。”
女学生一醒来立刻就呼喊道,她的声音是那样嘶哑和干燥,任谁都听得出她非常的口渴。
护士阿姨趁机立刻到了一杯水,送到女学生口边,并且问道:“怎么样,你有没有觉得哪里特别疼?”
女学生并不答话,连续喝了好几口水,忽然身体一阵颤抖,斗大的汗珠从她额头冒了出来。
见此情形,杨云帆迅拔除女学生身上的银针,并且大声命令道:“快,拿退烧药来。”
护士阿姨也不迟疑,立刻拿来了退烧药,替女学生服下。
“我好困。”喝完退烧药,女学生朝杨云帆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沉沉的睡去,在她意识清醒的短短时间里,已经将这张为他紧张的脸给记了下来。
“呼,总算完成了。”杨云帆长长出了口气,用手擦拭额头,这才现自己的额头同样满是汗水,刚才他的每每一次针灸都耗费大量真元,甚至替女学生擦拭手脚都利用一部分真元来促进女学生体内的血液循环。
看到杨云帆松一口气的样子,护士阿姨心里更加担心的想到:难道他已经确认这女生活不了多久才给她服用退烧药的,对,一定就是这样,这个杨医生肯定是欺骗了这个女学生,怕她告自己,所以想要利用误诊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护士阿姨十分得意的瞪了杨云帆一眼,那摸样就仿佛是侦探找到了罪犯放案的关键证据。
“好了,护士,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这女学生已经没事了。”杨云帆道。
护士阿姨却一把抓住杨云帆道:“不行,你必须等到这女学生醒来才能走。”
杨云帆一呆,疑惑不解的道:“为什么,我还有事情,得先走一步呢?”
护士阿姨一阵语塞,却硬是拉住杨云帆道:“不行,万一她醒来了,也许想要见你,你还是等等吧。”
见到护士阿姨的态度如此坚决,杨云帆无奈,只能坐在病房里安静的等候。
趁着这时他不由自主的打量一眼眼前的女学生,现在已经呼吸均匀,胸口起伏有节奏,明显已经退烧了。
不过这个女学生的确是个小美女,肤白胜雪,粉黛峨眉,淡黄色的齐肩长让她看上去颇具清秀靓丽的气息,甚至比起一般画过浓妆的女明星还要好。
这名女学生穿着蓝色t恤和短牛仔裤,她那一双露在外面饱满紧实的大腿,以及含苞待放的胸部都让人浮想联翩。
“我这是在哪里?”就在这时,女学生幽幽醒来,睁开眼睛第一句就朝着杨云帆道。
杨云帆一愣道:“这里是小区的诊所,你刚才在路边晕倒了,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是你?”
出人意料的女学生惊讶的神情好像早就认识杨云帆一般。
护士阿姨冷冷一笑,手已经握住了在兜里的手机,心里更是道:果然如此,他跟这个女学生早就认识了。
杨云帆被说得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你认识我吗?”
“当然,你就是杨云帆杨医生,我经常听我表姐林双双说起你。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林晓雪,是林双双的表妹,就在小区前面的湘潭大学念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