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都不是拖沓之人,碰了面后,随意定了个日子,便准备出发了。
出发之前,孟夏找到凌越,直接问道:“听容泉说,你们要去找海王阁的麻烦?”她一身剑意愈发冷冽迫人,仿佛有无数剑刃正要破体而出一般,让人下意识不敢靠近。
“沧澜真君正在海王阁。”孟夏道:“另外海王阁还有十二位元婴修士,其中三位是老牌元婴,六位是新晋元婴。”
这种实力,仅次于玄清宗了。
但孟夏的神色言语之中丝毫没有任何忧虑之处,只是道:“我与你们一起走。”
“啊?”凌越略微诧异之后,就答应下来,笑道:“有师姐在,我们就不必有任何顾虑了。”
“沧澜真君交给我。”孟夏平淡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谈论一个久以成名的化神真君,而忘记了她自己不过才结婴不多久,此时也不过是在元婴中期,与沧澜真君之间差了一个大境界,在一般人眼中,犹如天堑。
“嗯。”凌越也没觉得孟夏此言有任何不妥,十分自然地应下了。
凌越和断刃没有师尊,只需向宗门知会一声便可。庞统早就迫不及待地向清岩真人做了说明。孟夏和容泉则要向清平真人正式拜别。
萧揽也在。
“你们来的正好。”不待孟夏和容泉二人说明来意,清平真人便开口道:“明秀终于有了消息,有人在东海灵地发现了疑似她活动的痕迹……容泉,你之前不是说要去东海灵地游历吗?早些出发,找到你三师姐。”
清平真人神色冷峻,眼中有凌厉之色,却并不做出愤怒之态,对孟夏道:“你若无事,也一同前往。萧揽也会去。我倒要看看,东海灵地有什么,能困得住我清平的弟子。”
他平生仅有弟子四人。
大弟子萧揽,修行资质卓然出众,举止行事自有气度,圆滑练达,乃是他最满意的未来宗主之选,如今已经能替他处理绝大部分宗门事务,只待其修为有成,机会合适,就能继任他的宗主之位,而他便能专注潜修,朝前更进一步。尤其是最近,他已经窥视到化神的门槛,晋级只差时日了。
二弟子孟夏,乃是纯粹的剑修,且已经领悟剑意,强大凌厉,便是他也不愿意接她的剑。
最小的弟子,便是容泉。而容泉如何,整个玄清小灵界都清楚的很,自然不必多提。
只有三弟子明秀,声名不显,少有人知。但,外人不清楚,他们师徒却是清楚的。明秀的修行资质当然极其出众,不出众也不可能拜在清平真人门下。只是明秀却懒于修行,不爱与人交际,尤其讨厌打打杀杀的,别的爱好却广泛的很,炼丹啊阵法啊炼器啊,她都有极有兴趣,常常沉溺其中,废寝忘食。若非是炼丹阵法等等都是需要有修为在身,她想要继续研究下去就不得不提升自身的修为,只怕她到现在都没能结丹呢。
前几年,她终于不得不结丹之后,清平真人再也无法忍耐之下,将她踢出了山门去游历,希望她在有了经历涨了些见识之后,能意识到修为的重要性,不要再荒废光阴。但没想到的是,明秀这一走,竟然失去了踪迹。一开始,清平真人以为她是在与自己赌气没有在意,但时间渐长,便觉察到不尽如此,忍不住开始担忧,只还忍耐着,没有倾宗门之力去寻找罢了。
如今终于有了明秀的消息,无论是明秀故意隐藏行踪,还是陷入了困境无法传递回消息,清平真人都打定主意,要找到她,将她带回来。
“明秀师姐在东海灵地?”容泉微怔:“师姐有危险?”
明秀身为清平真人的三弟子,有萧揽孟夏和容泉这样的师兄弟,她就算荒于修行,不擅战斗,那也要看是跟什么人相比。容泉并不相信,同境界之内,有人能威胁到她,更别提困住她了——
明秀废寝忘食研究阵法的日子,可不是没有收获的。
“总之,你们几个去替为师带她回来。”清平真人揉了一下眉心,道:“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不许她再任性。若是……”他顿了一下,才道:“若是真有人胆敢迫害我玄清宗的弟子,你们几个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玄清宗的弟子!玄清宗,可不都是明秀那个不成器的!”
“师妹很聪明。”孟夏并不以为明秀是个“不成器的”。
“明秀师妹的修为水平总是弱了一些。”萧揽道:“东海灵地总体实力要比之前的南方灵地强上许多,仅仅是金丹期的话,难免有力有不怠之时。”
金丹期的修为,而且明秀出山才是金丹初期,又不是特别擅长战斗……只是被困,而不是遇害,已经十分幸运了。
“我会找到明秀。”孟夏言语干脆,毫无拖沓。
“我和容泉去足够了,师兄不必去。”她又道。孟夏也不是排斥萧揽不肯与他一起,她只是单纯地觉得,有她和容泉两人的力量,已经足够应对东海灵地所能出现的任何变故。
“是啊,我和师姐此来,就是同师尊告别,往东海灵地一行的。”容泉倒是还记得萧揽和凌越之间的不愉快,轻声道:“我们与凌越和庞统约好了,要一同前往。”
他和萧揽是师兄弟,纵情肆意地交手一回之后,他与萧揽之间的芥蒂已经不存在,依旧是关系亲密的师兄弟。但若是一路同行的话,他便不得不考虑到凌越和庞统的心情,会不会不自在。
——凌越和庞统倒不至于恨上萧揽。但此前,一直都是疏离的。
清平真人微一皱眉,道:“他们的修为都还在金丹吧?罢了,既然是说好的,那带上他们一同前往就是。若有危险,你们三人照应些也就是了。”
“凌越不需要人照应。”孟夏道。
清平真人看了孟夏一眼,心知她是什么性子,也不计较她语气生硬,更不会与她争辩,道:“总之,将明秀带回来。其他,都不值一提。”
那断刃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