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饭,基本都是谈净吃,秦雪澜看,等着放下碗筷,看着餐桌上的几道菜,每一道都吃得剩下一半,仿佛用尺子量过似的,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那绝对是有盘算过的人,才会将这顿饭吃成这样。
就算此刻内心纠结,心思都在这顿饭上,秦雪澜也没有忽略掉这一幕,眼神微闪,很快就恢复过来,起身,顺便喊了谈净去外面花园坐坐。
花园被打理得不错,至少谈净看着挺舒服。
坐到沙发上,也没打算主动挑起话题,反正秦雪澜既然都主动给她电话,让她过来吃饭了,那么她不相信叫她过来却会这么一直和她安静坐着,什么都不问不说。
“你爸他,恢复得好吗?”心里踌躇,半晌后,还是组织好语言,开了口。
“你可以直接问他。”谈净看向秦雪澜。
“……”对于谈净这么不会聊天,秦雪澜一愣,但一会儿后又恢复过来,多少年了,这个女儿本来就不太会说话,这种情况也很正常。
“你爸和你大哥怕我担心,我觉得他们没告诉我实话,我相处过去照顾你爸,可他们都不同意……”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下去,回想起这些年来和丈夫、儿子的关系,心里是浓浓的失落感,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就全错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从小带大的女儿,难道就因为亲生女儿就和养女疏远吗?
轮感情深厚,她跟养女已经建立起了不亚于亲生母女的感情,亲生女儿走失最痛苦的那段时间,如果不是养女陪在身边,她认为自己可能都撑不下去,后来亲生女儿回来了,她想要对她好,可她的性格根本就和她亲近不起来,而养女黏她,最喜欢对她撒娇,她必然不能比以前少一分对养女的疼爱,否则,外界将如何看待养女,养女以后的生活,婚姻,恐怕将事事不顺遂。
“他们既然都不同意,那你就安心在国内等消息吧。”父亲的情况都已经稳定了,所以谈净这段时间很平静,只是恢复和复检的时间长短问题而已,没有性命之忧,她已经觉得很好了,到时候让谭景翊尽心给父亲调养,保证他的身体恢复到最好。
张嘴就想教训谈净几句,这样淡漠的口吻和神态,完全不似在讨论自己的亲生父亲,给她感觉女儿完全是用讨论陌生人路人甲的感情在讨论自己的亲生父亲,忍不住先呵斥谈净没良心。
可最终话到嘴边还是被咽了回去,这些年如果不是和这个女儿的僵硬关系,她也不会因此和丈夫、儿子的关系产生裂痕。
“……谈净,我们母女之间的关系,你应该也清楚,虽然我们是亲母女关系,可彼此之间的关系却很僵硬,也许在你刚回到谈家的时候,我对你还有愧疚感,想要弥补你走失那些年我对你的亏欠,可当你和可儿之间发生矛盾,后来更抢了她的未婚夫后,我……”
直接抬手,打断了秦雪澜要说下去的意思,“都已经过去了,而且你也所了,我们之间并没什么什么感情,关于我跟谈可儿之间,也就没必要再摆在一起说谈了。”
冷漠的强调,毫不在意的口气,一双冰冷没有感情的眼眸,这一瞬间的秦雪澜如坠冰窖,整个人面部唰的一下白了。
慌乱的想要解释,可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言语,好几次的失败后,也妥协了,看向谈净,尽量让自己表情看起来自然一点,露出一个温和的浅笑,“我毕竟是你的母亲,就算没有多少感情……我希望你能回家,毕竟是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久了,我们的关系,肯定会有所好转。”
“谢谢了,我已经嫁人了。”谈净淡定的嗯了一声,然后给出了一个答案。
笑容僵在了脸上,看着这个用毫无感情目光看自己的女儿,心口略微一跳,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努力想露出一个笑容来回答谈净,可半晌后还是没露出笑容,“听说你和你的丈夫一直生活在乡下,不然我在凉城给你们夫妻俩买套房子,你们一起搬过来住,以后来往也方面很多。”
“谢谢,我很喜欢小院的生活,不打算定居凉城。”没有忽略秦雪澜话语里的意思,很显然她认为她的丈夫没本事,根本买不起凉城一套房。
“谈净,妈并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你一直敏感,但也希望你能体谅一下作为母亲的我,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
“虽然是你的孩子,可你也说了,我们没有感情。”没想到秦雪澜今天过来竟只是为了说这个事情,本来以为她开始妥协,试着和她相处,谁知道她竟然还是这么傲娇,丝毫放不下身段,说出的话,更让她没有心思和她再继续聊下去。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没感情是因为我们相处时间不够,我都想好了,等以后你们搬回凉城,就时常回家里来,到时候咱们……”
已经不耐烦的谈净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了,直接站起了身,“谢谢你请我吃饭,不过我还有事要忙,就先不留了。”
“你先别走……”见谈净不顾自己的阻止一路往外走,秦雪澜有些急了,伸手就要去拉谈净。
可谈净不想被人碰到,又哪里是秦雪澜能够扭转的事情,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可因为心急想要抓住谈净,秦雪澜猛地身体往前一倾,秦雪澜直接砰的一身摔倒在地,额头好死不死的磕碰到了桌子角,额头瞬间见血。
这种情况,谈净能怎么办,难道还能视若无睹的直接离开吗?
最终,谈净将秦雪澜送去了医院,同时,因为秦雪澜摔破了额头,也惊动了家里的下人。
谈可儿那边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毕竟至少在下人的眼中,她才更符合谈家小姐的身份,而且她和秦雪澜的母女关系极好,下人们都是知道的,这种情况下必定得通知她的。
当得知秦雪澜在家里磕破头的谈可儿刚吃完饭,也给惊了一下,冷静下来后又连忙询问具体原因,一问过后就沉默了,半晌后才对着电话那头道:“先给我妈煲一锅汤吧,我这边先联系问问情况。”
“小姐,今天大小姐来家里,夫人遣退了我们所有人,没留人在客厅,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可夫人在家里磕破了头,恐怕是和大小姐发生了不小的冲突……”谈净是一个不受宠,令谈家受辱,被逐出家门的落魄千金,而小姐谈可儿虽是养女,却享受尽了当家夫人的疼爱,如今更嫁到了沈家,以后也会成为沈家的当家夫人,试问这种情况,傻子都应该知道怎么选择吧。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吴婶。”谈可儿平静的听着谈家老宅那边佣人打过来的电话,又慢条斯理的道了谢,又提醒对方记得煲个补血的汤,这才挂了电话。
定定看着一个方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心情没由来的好了起来。
丈夫的失踪,这些天她总算得到了沈家人的真正重视,公公甚至还暗示让她以后到谈氏集团里担任职务,还考虑给她股份,还记得嫁进来之前那段时间,还有之后这么长时间,就算是做面子活,也没这么尽心尽力过,所以,她突然并不上心深爱的丈夫被绑架了,反倒是今天谈家老宅那边佣人打来的电话,让她倍感精神。
回想这些天在谈净身边受到了的欺辱,略微眯眼,眼底闪过一抹狠色。
“可儿,谁的电话啊,怎么才吃这么点儿饭,赶紧的,给你留着呢,再去吃点儿啊。”沈母一身雍容,姿态娴雅,一双眸子里盛满了笑意,看着近在眼前的儿媳妇,那笑容外人一看就知道这婆婆得多满意媳妇儿,才能有这么灿烂和满意的笑容啊。
同样露出笑容回应婆婆的关心,“妈,我吃好了,还有些事,我先出去一趟。”
“诶,怎么搞得你这孩子,就算书彦那边的事情很紧张,但你也不能不吃好饭啊,身体到时候出了问题,等书彦回来,肯定得跟我们生气了。”伸手就拉着谈可儿不让她走。
心里冷哼一声,各种找借口,不就是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一丝关于沈书彦的消息吗?
可还真没什么关系呢?
所以,被拉着也不打算走了,只是表情难看,有些犹疑。
沈母看着这样的谈净,都替她着急,忍不住催促道:“你这是怎么了,这孩子,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跟妈说的,难道妈还能害了你不成。”
“不是的妈,不过这事儿跟老公没什么关系,是……是……是我妈……我姐……”后面表情难看,欲言又止。
本来一听跟儿子没多大关系了,沈母是不打算再追问了的,连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几分,可最后几个字,让沈母突然抓到了关键,眼神一亮,“亲家母怎么了?”
“我妈磕破了。”简单说了几个字,然后也不顾沈母还拉着她,猛地甩开她,急匆匆的跑到车库,很快发动车子离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暖婚:神医的懒散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