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穆早早的就到了皇宫,但他多长了一个心眼,在皇宫的前,悄悄的塞了一枚银币给内侍,瞬间就得到一个消息,张择端进了皇宫,而且是被天子召见的,他心中就有些担心了。自己儿子犯了事情,会落到张择端手上,任由张择端发落,李璟这个时候召见张择端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眼珠转动,想也不想,就调转了一个方向,到了后廷求见王家姐妹。
后廷可不是好进了,在前殿和后廷的长廊上等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被内侍领到一处凉亭之中,没有圣旨或者是皇后的懿旨,就算是女人也不能轻易进入后廷,但皇家会考虑到血脉之间的亲情,所以在前殿和后廷之间见了一个宅院,命名为沁园,作为嫔妃和自己的亲人相会的地方。
“老臣拜见两位娘娘。”王穆看见王鹭和王艳两姐妹联袂而来,姐妹两人满面春风,面色红润,就知道在皇宫里过的很不错,到底是国色天香,受到李璟的宠幸,而且王家资产很多,经常支援皇宫中的两个姐妹,才会让两人在宫中日子很不错。
“父亲,请起。”王鹭面色一变赶紧上前搀扶,实际上,王穆是臣子,王鹭是嫔妃,上前是要拜见,但李璟认为父亲就是父亲,女儿就是女儿,哪里有女儿拜见父亲的道理,一向是很反对这一套的,以前王穆见到王氏姐妹,连礼都不用行,今日却来行大礼,聪慧的王鹭顿时知道恐怕有大事发生,所以摆了摆手,就让身边的内侍、宫女退了下去。
“父亲,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王艳也有些担心的说道。她年轻并不代表着什么都不知道,看见王穆神情焦急,自己也有些担心起来。
“哎,都怪子木那个畜生,这下事情有些不妙了,弄不好,为父这官位恐怕是保不住了。”王穆冷哼了一声,就将王子木的事情说了出来,冷哼道“这个该死的家伙,为父已经让人送他到燕京府了,但陛下那里,这一关不好过啊燕京王,富天下。陛下仁慈,从来不会关心臣子的财富是多少,只要来的正当,但一旦来的不正当,那就是灭顶之灾,这些年,因为你姐姐在宫中,加上我王家有些功劳,为父也能办事,所以有些事情,陛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并不代表着他什么都不管,一旦做的过分了,那就难逃法网了。”
“现在我姐妹都入宫服侍他了,难道陛下就不能看在我姐妹的面子上,饶了父亲这一次吗”王艳有些担心的说道。和王鹭不一样,王艳刚刚入宫,对家里还是有情分,而王鹭在宫中呆久了,和李璟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知道李璟的为人。
王穆苦笑道“宫中美人无数,陛下才三十多岁,日后还有大好光阴,大好时间,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你们姐妹俩虽然姿色不错,但想要成为杨贵妃那样的人物,恐怕还差了一些,又如何能让陛下流连忘返呢这样的恩宠用一次就少一次,若不是这次关系重大,为父也不会来求你们两人。”
“父亲放心,等下我们去求见陛下,一定会为父亲求情的。”王鹭赶紧说道。不管怎么样,也要保住王家富贵,没有王家的支援,自己也不可能在后廷畅通无阻的。
王穆听了连连点头,这才告辞而去,去见李璟不提。有两个女儿在身边,王穆认为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能勉强遮挡住,只要过了这一关之后,以后再图谋不迟。
御书房,李璟刚刚送走张择端,高湛就走了进来,低声说了几句,李璟轻笑道“这个老东西倒是聪明的很,见机很快,发现不对,就去找自己的女儿,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女人就能解决的。”
高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却没有任何言语,心中一阵感叹,到底是李璟,虽然外面传言李璟沉迷于女色之中,但实际上,李璟还是李璟,再漂亮的女人也不可能阻挡他的雄心,凡是对朝廷不利的事情或者人,都会被李璟所诛杀。只是不知道,王穆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王穆还是来了,只是在殿外看见了张择端,手上正捧着一幅画,他眼珠转动,知道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幅画就是有名的清明上河图,也只有这幅画才让李璟感兴趣,只是李璟召见他,就是因为这幅清明上河图
“张大人,幸会幸会。正准备等下去衙门拜访,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王穆想到自己被关押到大唐的儿子,顿时露出一丝笑容,上前拱手说道。
“不敢当。王大人有什么事情,直接去燕京府衙门就是了。”张择端笑眯眯的还了一礼,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和矜持。若是以前,他虽然看不上王穆,但也不会用如此神情和他说话,毕竟王穆是他的上官,但现在不用了,自己的地位和对方相当,张择端也不用低声下气的了。
王穆很快就发现张择端神态之中变化,面色微微一变,他认为是张择端自认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所以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这让他心中十分不喜。当下冷笑道“论画画的本领,张大人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但若是论治学、主持朝政,张大人可是要好生学习一番,不要因为画画,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样就对不起陛下的信任了,这不是一个一个大臣们应该做的。”
张择端嘴角一阵抽动,终于笑道“王大人所言甚是,既然是燕京知府,总得干一些事情来,做出一些成绩来,给陛下看看。”他现在还是燕京知府,就算是当礼部尚书,也要等虞允文回来之后才能成为新的礼部尚书。不过,这个麒麟阁大学士的位置很快就会下来,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王穆知道之后心中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王穆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有心为自己的儿子求情,偏偏又不好出口。恰好看见台阶上,高湛走了出来,也不说话,径自迎了上去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