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耽搁,时间就比较紧张了,赶得她连早饭也没有吃,直接打着大长公主的全副仪驾,直奔外城的城门口。
她到达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整个天空都是明亮的,但气温却正舒适。
东京城外城的南薰门大开,遥遥对着衔接内城的朱雀门。
赵平安走出车架,也没有下车,就站在高高的车辕上,忽然有些精神恍惚。
一年多前,她从西京归来,为皇兄奔丧。她才过了朱雀门不久就被暗算,惊了马,跌落在穆远的怀抱之中。
那时,那刻,那四目相投,是她今世与穆远的第一次重逢。如今想来,满满缠绵悱恻之意。而今轮到她来送他,她的心却飘浮不定,没着没落,还有一种冷意和忐忑不安,从骨头缝中钻出来,压都压不住,不知未来会是怎么样的。
再放眼望去,整条宽阔的东京城纵向主干道两侧已经站满了送行的百姓。每隔数十步摆着一张大方桌,桌上满是吃食和寓意吉祥的香包等物。此等情景,大江国保守的风气荡然无存,许多姑娘家都抛头露面,打扮得齐齐整整,站在街边为大军践行。
到处是彩旗飘扬,到处布置了锣鼓,只等大军路过的一刻。这就好像一场狂欢,只不知此时走过的人,以后还有多少能够回来。
赵平安忽然非常憎恨大夏人。
为什么要发起战争?搞得生灵涂炭,让很多家庭妻离子散,再也不得团圆呢?没钱?无法过活?两国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一起过好日子?
她真想拎过大夏那家子姓金的,好好的问一问。
“看,大长公主!”不知谁喊了一声。
紧接着,忽啦啦跪了一地,人潮仿佛涌动的水流,很快骚动了起来。
赵平安摆了摆手。
她知道,她在大江国或者说东京城的人气还是很足的。所以她曾想今日只象征性的出现一下就好,免得扰民。她多希望私下与穆远道别,再来个GOODBAY KISS之类的,可惜形势急转直下,她已经不再是他的白月光了,不再拥有私会的资格。
顶多,算是血色月光。
前世那场堪称屠杀的刑罚,惨烈的染红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众百姓请起,我们大长公主的意思,今日是为我大江将士们践行、助威,他们才是最应该被尊敬的人,所以不必多礼。”作为在正式场合是要紧跟在赵平安身边的入内侍奉官白公公,尖着嗓子大声道。
他做惯这些场面事,因此赵平安一个眼神过来,他就知道该怎么做,怎么说了。随后还意味深长的看过来,略施一礼。
这是让她进入车架呢,不然百姓们没法起身。
赵平安暗叹一声,可才要弯身进车,就又听到一声叫,“大军来了!”人群也再度骚动。
如果说她出现时,人流好比水流被风波吹动,荡起涟漪,此时就像大风卷起了浪,若非有衙门中人维持着秩序,只怕像是要决堤的江水。
就连赵平安也猛然直起身子,望向不远处。
清晨的阳光似一根根金线,与淡青色的薄雾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给整个东京城都蒙上了一层温柔而甜美的纱幕。
好像,这不是大江的国都,繁华又喧闹的城池,而是一幅名人手下的山水泼墨画。
然,就在这画中,层叠的地平线之上,繁杂的屋宇亭台之间,一队人马慢慢行来。在清脆纷乱却又给人整齐感的马蹄声伴奏之下,缓慢又存在感极强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登时化为金戈铁马之感。
大江军队尚灰。
却因为人群黑压压一片,像是人人着了墨色军装。
领先的,两列百人的小队,军纪严明,军容肃然威武。令人见之,忍不住就要后退、避让,并,摒住了呼吸。
随后,在万人大军的簇拥下,那人单枪匹马出现,身前身后各四名高大的近军随扈。
赵平安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
第一次!
生平第一次看到穆远上战场的样子。哪怕这只是在赶赴战场的路上,那气势已经足够震慑众人。
万人,追随于他。
城外,还有更多的军队驻扎着等他。一路西行,会汇聚成数十万大军。
她忽然觉得,她或者不够了解他。
也许,这样才是真正的他,那个铁血的战将,而不是柔情似水的情人。
他的那匹高大的黑马,有个小巧的名字叫芝麻。此时竟也神情肃穆,好像也是一名合格的军人,目不斜视,坚定的向前走着。
他银盔银甲,看不到面上的神色却身姿笔挺坚毅。在他的身后,一面高大的帅旗在猎猎作响,一个大大的穆字,仿佛神灵的印鉴一样飘扬在半空。
赵平安整个人都被震住了,目光只是追随着那亲爱的身影,看着他由远及近,完全不能动弹,不能思想,也不能做出什么。
“祝各位将军旗开得胜,早日凯旋!”东京城的百姓们推举出数位耄耋老者,当街一排站定,恭恭敬敬举着一面杂色小旗。
这是大江国的风俗,由东京城每一家的妇人缝上针线,集体制成。有点像百衲衣,代表着吉祥如意,祈愿能够平安归来。
穆远勒马,在马上行了个军礼,干脆利落。
再由他身边一名近卫下马,以同样恭敬的礼仪接过小旗,妥当的收好,并大声道,“多谢各位父老,我们一定保卫疆土,绝不让敌人的铁蹄踏入大江国土半步!”
掷地有声。
欢声雷动。
大军再次前行,两边的百姓送上食物和香包。将士们不伸手也不拒绝,只是目光望着前方,一步步走向城门,任由百姓们往他们挂着,向他们的囊袋中塞着,直到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承载不住太多的期望与祈祷。
赵平安望着这一切,心情激荡,只期待穆远的目光哪怕落到她身上一眼。
看过来!看过来呀,求你看过来。她心里狂热的喊着,咬牙切齿的恳求。
然而穆远却似一尊坐在马上的雕像,神威凛凛,却无一丝眼波向她扫来。好像,这世上根本没有这一号人物存在。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