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那名懒散老者脸色为之一变,双掌一握,那辰闲腹位置处的空间竟然是凭空扭曲成实质,然后将萧炎这一脚抵御而下。

那辰闲虽然未曾来得及察觉萧炎这几乎夺命的一脚,然而却是感到一阵危机临身,激起身上久违的寒意丛生。

懒散老者虽及时以空间之力凝聚虚空为辰闲抵挡萧炎那一脚,然而以其实力凝聚的虚空护盾却是只能稍稍抵挡萧炎那一脚罢了。

只是初一触碰之下,那片略显扭曲而起的空间护盾便是犹如玻璃一般被萧炎一脚踢碎。

稍稍一顿,萧炎左脚便是毅然继续踢向辰闲腹。

而就在这时,那懒散老者已经一把拉在辰闲肩膀,一扯,便是将辰闲整个人扯向身后,而自己则是另一手一掌挥出。

当自己的左脚被空间护盾稍阻拦,萧炎左手拉着薰儿带动微微旋身,右手便是顺势握拳平击而去。

整个姿势便如踏正步走一般,只是不同的是萧炎不是抬手挥臂,而是重拳平击。

“轰!”萧炎的拳,懒散老者的手掌,两者相击之下竟然是发出一声闷响,两人所在之处更是荡起一阵空气涟漪。

“噗!”因为急于救下辰闲,那懒散老者几乎是极力之下随手将辰闲挥向后方。

幸好被身后那两名九星斗宗的老者接下,否则的话可能便是会直接撞烂身后各处温玉台。不过虽被自己的护卫接下免于出丑,可是自己疾攻下的斗气,老者拉扯挥扔下与接下自己的两人彼此间的作用力,各种不可避免的力量冲击下,辰闲难以自禁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萧炎与懒散老者皆是身形一晃,只不过萧炎的脸色微微苍白了一下,然而两人却是没有退后半步。

“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出手又何必那么心狠手辣?”两人缓缓收回自己的手臂,那玄冥宗懒散老者淡淡的说道,眼角却是微微扫过萧炎怀中的薰儿一眼。

刚刚萧炎那一脚若是踢实,以其刚刚那一脚之威,不难想象那辰闲最后的结果就算不死也会受重伤。

加上所踢的位置那是腹丹田位置,或许严重的话更是会直接对辰闲体内斗晶直接作出伤害,那样的话对辰闲的影响就更大了。

“哼,无耻之人,杀之不必可惜。”萧炎轻轻瞥了一眼那正抹去嘴角血液的辰闲,“若是再来惹我们,不管你是什么玄冥宗的人,我照杀不误。”

说完,萧炎也不管那包括辰闲与懒散老者在内的玄冥宗四人那陡然阴寒的脸色,搂着薰儿便是转身对着楼梯处行去,而叶重微微摇头轻叹一声便是跟了上去。

目光阴森的望着萧炎三人的背影,待得他们消失在视野之中时,那辰闲猛地怒视那懒散老者。“玄老,为何不将那三个人擒下?没听见他是如何对我玄冥宗无礼藐视吗?”

对于那辰闲怒斥之言,被称之为玄老的懒散老者只是眉头皱起的看着萧炎三人离去的楼梯口。淡淡的说道:“若老夫没有猜错,那子或许便是宗主让我们注意与寻机收服的中州年轻一辈第一人,萧炎。

之前据闻其曾在天黄城击杀一名一星斗尊高手,老夫尚以为是谣传不可信。不过刚刚那一下看来,这子果真有些古怪,极为不凡。”

听得那玄老所言,辰闲倒是平静了下来,不过还是不甘心的说道:“玄老,难道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不成?”

玄老摇了摇头,“他虽强,不过以刚刚那番短暂交手看来,他能胜过一星斗尊也只能是拼命去胜过一名初阶斗尊罢了,对上老夫,虽为不易,却还不是老夫对手。不过刚刚老夫不出手的原因,是因为那子怀中女子。不知为何,刚刚那一瞬间,老夫感觉那女娃的危险性丝毫不于那子给的危险性。”

辰闲皱眉沉思了好一会,不过随之嘴角却是缓缓裂开一抹阴柔的冰寒笑容。“看来那美女还是一株带刺玫瑰,不错,收服起来更过瘾。萧炎是吧,你强,难道还能强的过我整个玄冥宗?少爷我就非把你踩在脚下,然后再在你面前好好怜惜一番那美女不可。嘿嘿!”

缓步行下楼梯,此时萧炎已经放开薰儿,只是牵着她的手静静的走着。这时,萧炎微微偏头看了看那眉头紧皱的叶重,不由得一笑,道:“爷爷是在担心那些家伙?在怪炎不该与其为敌作对,怕其会在这里对我们下手?”

叶重微微摇了摇头,叹息道:“这里是丹塔的地盘,莫说是玄冥宗,就算是那天冥宗的人来了这里,也是得收敛收敛方可。

不过以玄冥宗那睚眦必报的行事风格,今日之事,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闻言,萧炎嘴角微微一笑:“我不是嗜战或不知好歹随意生事之人,不过却也不是能够让人随意欺上头的。

若其对我无礼或其他的,我或许还会懒得与其计较过多,不过他不该对薰儿下手。我曾经发过誓,任何人只要敢伤害我的妻子一根毛发,甚至出言欺侮,我都不会轻饶。”

听得萧炎此言,叶重也只能微微叹息,却又心中暗喜。

虽然今天便已经知道萧炎对于自己的女人极为在乎,可是叶重往往没想到这历来温文尔雅,和气待人的萧炎今天竟然会因为那辰闲一时失礼之举而怒气爆发。

不但不顾场合直接欲对其下狠手,最后竟然直接对玄冥宗叫起板来。

特别是站在其身后的叶重,当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若非最后薰儿紧紧拉着萧炎不让其出手,或许萧炎当时还不会那么容易就算了呢。

叶重怎么想,薰儿与萧炎不知道,不过薰儿此刻心中却是极其幸福之感,因为萧炎原来是如此在乎自己。

一路无言,萧炎是正在为未能好好教训那辰闲一番而生闷气。

而叶重当然是不敢多言什么,虽说萧炎历来给人感觉是极为易于相处,不曾生气之人。不过不会生气的人可是不存在的,就算是傻瓜也会有怒火燃烧的时候。而萧炎这种平时极难见到其生气的人,一旦引燃怒火的话,却是比之那些脾性暴躁易怒之人还要恐怖与可怕的。

而薰儿则是一直温言劝解着萧炎,直到最后提及不知道欣蓝是否晋级成功一事,萧炎才稍稍缓解心中郁闷。

回到了叶院,果真见得欣蓝已经出来,已经是六星斗王之境。

见得只是离去家族前往迦南学院不久,欣蓝便是直接从一名斗灵直接飞跃一般的快速提升到这般地步,叶重当然是极为的开心与兴奋。

说了几句后,叶重便是独自一人先行离开,说是要回房休息,只留下三女与萧炎四人。

而见得欣蓝成功晋级,加上薰儿一路相劝,此时被三美环绕下的萧炎当然也是似乎忘记了那辰闲的事情,温柔和熙的笑容又再次浮现在其脸上。

“两位老师请醒醒,我有要事相谈。”与三女稍稍一聚,当夜晚降临后,萧炎却没有回到与医仙一起的房间,而是去到叶院所拥有的地下炼丹室中,以灵魂之力渗入纳戒中将药尘二人唤醒。

虽说之前在那落神涧时有萧炎的融灵丹相助,其自身灵魂力量也增强不少,可是在战斗中损失的灵魂力量还是不少的,所以之后两老皆是一直沉浸在纳戒中静修混沌诀。

“徒儿,有何要事?”曜天火的灵魂体一出来,便是呵呵一笑,随即一吸,便是将萧炎准备好的两坛美酒其中之一吸到手上独饮。

斗宗之后的高手已经无需进食,而纯灵魂体的更是如此。

不过萧炎能够炼制融灵丹却是不同,为了照顾二老,或许准确的说是为了照顾曜天火才对。

所以萧炎却是以融灵丹溶于美酒之中,这样二老灵魂体吸收酒水之时,其实主要的是在吸收那能够增强灵魂力量的融灵丹罢了。

这都是因为曜天火说其已经数百年未曾饮得美酒,加上不久后便能够复活,所以才让萧炎如此作为的。

最后出来的药尘虽然同样来到另一方坐下,接过萧炎递来的美酒,不过未对口而饮时,药尘便是微微错愕到。“咦?这里的感觉……是圣丹城?”

萧炎恭敬的帮药尘倒酒入杯,然后微笑道。“老师对着圣丹城果真熟悉,一下子便是感应出来。”

“圣丹城……丹塔……呵呵。”药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微微一笑,然后摇了摇头饮下杯中物。

“徒儿,你唤醒我们两个,应该不是为了让我们来喝这丹酒吧?”曜天火问道。

丹酒虽能补充灵魂力量,可是却不能多饮,其一是如药尘之前所言,担心灵魂力量增加太快而难以复活。

其二,当然是因为这虽是喝酒,可是灵魂体的自己其实只是过下视觉上的享受罢了,饮酒的乐趣,没有身体还真的享受不了。

“嗯,今天正好赶上了这圣丹城中难得一次的炼药师交易会,徒儿终于是将那生骨融血丹所需之物全部找齐了。”萧炎笑道。

然而萧炎话音落下,无论是药尘还是曜天火皆是一脸神情激动,紧紧的盯着萧炎。

多少年了,终于是可以再次拥有身体,终于能够再次感受到斗气流淌在身体之内所带来的那种舒畅之感。

特别是曜天火,药尘一是死亡时间唯有曜天火久,二是其本身是炼药师,成为灵魂体后还能以不俗的灵魂力量来战斗,可是曜天火不行。

萧炎看着二老因激动而没有回话,也不在意,随手一挥,便是将今天在交易会中得来的收获尽数取出。

看到那血精妖果,万年青灵藤以及雪骨蔘,药尘闭眼深吸了口气,随即便是来到萧炎身前,以灵魂之体拥抱了下萧炎。

“辛苦你了,我的好徒儿!”一生收了二个徒弟,一个是背叛自己,幸好最后还有一个没有看走眼。

先是有混沌诀让自己差点消散的灵魂体再次凝聚,如今更是短短时间内将复活所需的三样东西皆是准备好。

就剩下将生骨融血丹炼制出来,便是可以实行复活之术了。

“老师,这是徒弟应该做的。以后等炎将玉儿媚儿还有父亲救回来,徒儿与众位妻子还要在老师与父亲的见证下举行婚礼呢。”

“好好好!”药尘略显激动的拍了拍萧炎的肩膀,眼中却尽是安慰。

“嗯?药尘兄过来看看这东西。”突然,曜天火突然咦声唤道。

因为在交易会二楼那红袍老者交换之时,为了避免被发现自己主要是为了那块铜片,所以萧炎当时可是大手一挥,将水晶台上所有的东西都收入纳戒之中。

此时也是全部都放了出来,而那曜天火心情激动下去看那些药材时,便是正好看到了这枚铜片。

听得曜天火惊讶之声,药尘与萧炎两人走近,药尘刚刚接过那枚铜片一看,便是同样惊呼一声。“徒儿,这东西你那里得来的?”

萧炎便是将今天自己与薰儿在交易会时,刚刚进入二楼便是灵魂深处奇异的感觉一事说了出来。

随后便是有些无奈道:“虽然对其有着一种难于言语的感觉,可是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探知这铜片有何不凡之处,它根本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啊。两位老师难道认得此物?”

铜片呈淡黄之色,在铜片之上还布满着不少弯弯扭扭犹如蚯蚓般的绿色铜锈。也正是这些铜锈方才将铜片之上的一些图纹给腐蚀遮掩了去。

药尘把玩了一下这枚铜片,沉吟道:“为师也不甚清楚,只是这之上的图纹……。为师曾经在得到那份焚诀之时,同样在那处远古之地见过,所以为师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这铜片必然与远古之物有关。”

听得药尘所言,萧炎略有些惊讶的看向那枚铜片。

谁都知道,不管任何东西,只要与远古二字搭上边了那必然不会简单。

可是萧炎无论如何都想不透这枚如此普通的东西竟然会是远古之物。40b;重生之独步长生7a;54b;01d;65b0;7a0;八八;7b;65f6;95f4;514d;八d9;八b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