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焌炜还是一副慢吞吞的样子:“这么紧急的时候,你不应该是去找元宝的吗?”

一提起傅悦铖。

傅安安当即就气鼓鼓地脱口而出:“我找他做什么,我就是死了,他也不关心,不对,我的事情不用他管!”

傅安安说完,想到现在不是讨论傅元宝的时候,现在是急需要她的爸爸妈妈打电话,要爸爸妈妈赶紧把她和赵焌炜这一件莫名其妙的绯闻事件给处理了。

要不然,等她被网友拔出来真实身份,那就完蛋了。

不等她着急地再次出声问询密码,赵焌炜突然冒出来一句了然的话:“原来你是和元宝吵架了呀?”

对赵焌炜不关心正事,却关心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傅安安生气了:“赵嘟嘟,密码到底是多少?你赶紧说出来!”

赵焌炜这次倒是回答的很爽快:“密码还能是多少,当然是你生日了,笨蛋。”

说着,赵焌炜伸出手指,在傅安安的额头上,微微用力地弹了一下。

同时将手中的ipad,往傅安安的怀里一塞,说道:“不用找傅叔叔和阿姨了,已经搞定了。”

傅安安疑惑地看向手中的IPad,只看见微博上迅速火热的一条微博。

是国际知名导演崇文发出来的。

微博上的意思是说,赵焌炜和傅安安之所以会出现在公交车站那里,是他给赵焌炜试镜的考验。

并说,赵焌炜演绎得非常自然,就是他新戏男主角的最佳人选。

崇文导演这微博一出。

如同一块巨石,在微博上瞬间砸起千层浪。

只要和崇文导演合作过的男女演员,大到影帝影后,小到一些不知名的小演员,全都纷纷转发了崇文导演这一条微博。

都在纷纷留言说期待崇文导演的新戏。

经过崇文导演这么一澄清,之前那些所有唾骂傅安安这个“心机婊”粉丝们一下全都乐了。

都在崇文导演的微博留言评论,说崇文导演有眼光,他们家的嘟嘟不会让崇文导演失望的!

看着微博上那一条条关于“赵焌炜新女友是谁”的热搜,瞬间一下全都变成了“赵焌炜新戏”,“崇文赵焌炜”等等……

傅安安那一颗忐忑而慌张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也在这个时候。

赵焌炜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经纪人麦克打过来的。

傅安安主动把手机递给倒了一杯水出来的赵焌炜。

在赵焌炜和经纪人结束通话之后,傅安安忍不住夸道:“嘟嘟,想不到你的那个经纪人还是有那么两下子的嘛,居然能把崇文导演给请出来公关。”

要知道,崇文导演那可是千年都不更新微博的。

哪怕是他自己的新戏上映,甚至都不会发个微博来宣传一下。

脾气怪癖的很。

但国际大牌就是国际大牌,崇文导演所导出来的戏,那一步步可是又有口碑又卖座。

但凡和他合作的演员,不是拿奖拿到手软,就是跻身上一线,片约广告那可都是应接不暇的。

就连她的爸爸妈妈,想要邀请崇文导演,都会有点困难。

总而言之。

赵焌炜这一下,是要变得更火了!

傅安安高兴着,也不忘连同ICE给一起夸奖了:“不过也是,能做ICE的经纪人,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了。”

赵焌炜却突然“啪”的一声,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放在茶几上,一副极为不屑地冷冷一哼:“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别以为给我搞定这绯闻,让我成为崇文导演的新戏男主,我就要对他感恩戴德,他以为他是谁啊!谁要多管闲事的!见不得人的丑八怪!”

“赵嘟嘟,你给我说话注意一点,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家ICE!”

对赵焌炜对ICE这种出言不逊的态度,尤其是说ICE是一个丑八怪,傅安安很生气,马上就对赵焌炜发出警告:“我告诉你啊,你以后要再敢说我家ICE是丑八怪,我就和你绝交!”

说完,傅安安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对呀……

傅安安清澈的眼睛,突然一下睁大,抓着赵焌炜的手激动地问:“嘟嘟,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请崇文导演出来替我们公关绯闻的,还给你接下崇文导演新戏男主角的,不是你的经纪人,而是ICE?”

傅安安简直不敢置信!

她的偶像,她的男神,居然有这么厉害的魄力!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傅安安一脸花痴又眼睛发光发亮的样子,尤其是那种由心散发出的崇拜和爱慕,赵焌炜心里很是不高兴!

粗溜溜的酸极了!

也郁闷极了!

要不是ICE那个见不得人的丑八怪多管闲事,他和他的小安安,说不定能够趁此机会把恋爱关系,给确定下来呢。

到时候浪漫而甜蜜的青梅竹马之恋,放在他和安安的身上……

想想,他都觉得特别的美。

没想到,他这甜蜜的美梦,都还没开始做呢……

就被ICE那个丑八怪给一手全都打碎了!

“天呐,我家ICE怎么能这么厉害,他怎么能这么帅!”

此时的傅安安完全陶醉的ICE的魄力当中,那一阵阵发出花痴赞叹的样子,让赵焌炜越看越不爽。

赵焌炜鼻子用力一哼地说道:“厉害什么?有什么帅的?他如果真有那么厉害,那么帅,为什么他不去给崇文导演当男主?这说来说去,他还是见不得人,他还是没有我长得帅,也没有我面面天赋的全能发展。”

说着,赵焌炜又轻轻哧了一声,抬手捋了捋自己额前帅气的刘海,自我惊叹:“说到底,还是我最帅,谁都比不上,没办法,优秀的人,就是这么可怕。”

傅安安故作呕吐了一下。

表示对赵焌炜这种自我迷恋,和自我赞叹,简直都快要吐了。

真想拿手机将赵焌炜这一副自恋的样子,给录下来。

让迷恋赵焌炜的那些脑残粉丝们,好好看看……

他们的偶像就是这一副自恋到让人想吐的的德行。

“怎么,我说错了吗!”

赵焌炜瞪着傅安安,故作出凶凶的样子,“我不帅吗?我没有魅力吗!”

只要傅安安敢说他不帅,没魅力,他一定要傅安安好看!

“嗯嗯,你帅,你有魅力,行了吧!”

傅安安点点头,敷衍地夸了两句赵焌炜。

不想和赵焌炜再争论什么,现在她只想从赵焌炜的身上知道有关于ICE的事情,比如……

“对了嘟嘟,你和ICE同一个经纪公司这么久了,难道你就没有ICE的手机号码吗?不用有他的私人号,他的工作号码也可以。”

傅安安眨巴着大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赵焌炜。

试图想要从赵焌炜的口中,套出一些关于ICE的事情。

说到最后,她还不忘举手发誓保证:“你放心,我一定不会随便去骚扰他的!”

赵焌炜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随即开口就报阿拉伯数字。

傅安安一听。

以为赵焌炜这是在告诉她,ICE的手机号码。

赶紧找来笔和纸记录下来。

可一写下赵焌炜报出来的电话号码,傅安安看着,不由皱紧了眉头。

这哪里是ICE的电话号码,这根本就是……

“赵嘟嘟,这根本就是你的电话号码,好不好!你耍我!”

傅安安气呼呼的,将手中的纸和笔朝赵焌炜的脸上砸了过去。

赵焌炜动作敏捷地接住傅安安丢来的纸和笔,一脸理所应当地说道:“你不记我的电话号码,你还想记谁的电话号码?”

说完,赵焌炜笑得一脸开心地伸手抚摸了一下傅安安的脑袋:“看来我家小安安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上心的嘛,连我的电话号码都记得这么清楚,一个字数字都没有记漏。”

傅安安哼的一声打掉赵焌炜摸过来的手。

对ICE的电话号码仍然不死心地追问:“赵嘟嘟,你真的没有ICE的电话号码吗?那你们平时是怎么联系的?你不要告诉我,你们是用锅,用天线联系的啊。”

还真别说……

赵焌炜还真不知道ICE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都不知道那个丑八怪在装什么神秘!

但傅安安这种对ICE越发喜欢的爱慕,赵焌炜冷声反问:“你一天到晚,整天追着喜欢一个陌生男人,你家元宝知道吗?不过话说,如果真要从ICE身上找出什么蛛丝马迹的话,我怎么突然觉得他的变态和元宝,似乎还挺像的。”

赵焌炜这话一出,傅安安当场就反驳道:“我家的ICE才没有傅元宝那么变态呢!”

门铃就响了起来。

赵焌炜和傅安安相互看了一眼。

能在这个时候,按响君安公寓门铃的人。

他们不需要打开门去看。

都知道公寓门口站着的人,是谁。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除了傅悦铖,还能有谁!

赵焌炜从沙发上站起身,正要走过去开门。

傅安安低声喝道:“不许开!”

她现在怒火还没有消呢,才不要见傅元宝那个大坏蛋!

赵焌炜转头看了傅安安一眼,听着由于按得太急,而有些刺耳门铃。

他的眉头微微皱紧。

傅悦铖的沉不住气,他还是第一次见。

生怕赵焌炜会走去开门,傅安安又再出警告:“赵嘟嘟,你要是敢开门,让傅元宝进来,我就和你绝交!”

赵焌炜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

傅安安的警告,那可是未来媳妇的话,他怎么可以不听。

可傅悦铖这越按越急的门铃响声,这架势……

势必不按他开门,那是绝不罢休的呀!

傅悦铖那个人脾性,有多么的可怕,他可是很清楚的呀。

这不。

按门铃不开。

赵焌炜沙发上的手机,也跟着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正是“元宝”两个字。

赵焌炜觉得,就算不开门,也要和傅悦铖在电话里说清楚。

安安在他这里,由他照顾,很安全。

然而。

不等他伸手去拿手机,傅安安已经快他一步,先把手机给拿走了。

傅安安声音清脆地喝令:“不许接!”

赵焌炜正想说些什么,傅安安已经把他的手机,给直接关机了。

这一会儿。

门铃停了,没响了。

手机也安静了。

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一样。

安静得有些诡异。

让赵焌炜的心口,突然觉得毛毛的。

他皱眉,用眼神无声问向傅安安:元宝就这样走了?

傅安安用鼻子低低地哼了一声:那个臭元宝才不是真正关心她呢!

她也不要臭元宝的关心呢!

尽管赵焌炜不太相信,以傅悦铖那脾性,就这样走了。

但公寓的安静,却清楚地告诉他……

傅悦铖真走了。

就在赵焌炜微微松了一口气时,突然“砰砰砰”的几声巨响。

赵焌炜和傅安安都双双被吓了一大跳。

两人一脸懵地相看着对方。

好一会儿……

他们俩才有所反应过来。

傅悦铖那个家伙,居然在外面砸门!

赵焌炜“艹”的一声,低声喝骂了一句粗口。

他的这一扇公寓大门,那可是安装了防盗系统的。

傅悦铖外面这么一阵狂砸,是想招惹警察过来,还是想招惹狗仔队过来围观啊!

“傅悦铖,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

赵焌炜走过去,一打开门,就对门口的傅悦铖一声喝骂。

当看见傅悦铖手中当真拿着一个大铁锤……

赵焌炜忍不住在心里骂一句日了狗了!

敢情傅悦铖这个家伙,预料到他不会开门,不会接电话。

所以带着一个大铁锤,上他家来敲门的?

想想自己因为家里大门被好友砸了,而上微博头条。

赵焌炜就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这种脸,他可真丢不起啊!

“傅悦铖,你……”

赵焌炜已经被气得无力又无语,他伸出手指指着傅悦铖的鼻子,都不知道该说傅悦铖一些什么好。

“拿着。”

傅悦铖将手中的大铁锤,往赵焌炜的手中一塞。

然后手一推,将挡他道的赵焌炜给推开刀一边去。

傅悦铖冷沉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一走进去。

幽冷的眸子,一眼就看见。

傅安安站在客厅中央,抿着小嘴,小脸腮鼓鼓地瞪着他,一脸的敌意,也充满了防备。

傅悦铖眸光锋利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傅安安。

身上穿着洁白的浴袍,男性的。

身体也被包裹的很严实。

但却足以挑起男性某种欲望的侵略。

很好,长本事了。

傅悦铖嘴角冷冷一勾,发出低沉的命令:“过来。”

傅安安才不要呢。

一转身,就朝里面的房间走去。

傅悦铖当场就厉声喝道:“给我站住!”

傅安安仅仅停顿了那么一下。

气呼呼地一鼓气,都没转身看一眼傅悦铖,继续迈着步子朝房间走过去。

却在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胳膊一紧。

被傅悦铖给一把用力抓住,力度很是粗暴。

傅安安不由吃痛地皱紧了眉头,看着傅悦铖的眼神,更愤怒了:“傅悦铖,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

傅安安大声吼着,也伸手去用力掰着傅悦铖抓着她的大手,试图想要从傅悦铖的大手里挣脱开。

但男女力量悬殊。

傅安安这点力气,在傅悦铖的眼里,不过是小鸡崽啄老鹰而已。

赵焌炜急忙走过来:“元宝,有什么话好好说,你这样弄疼安安了。”

傅悦铖冷抿着唇线,一言不发。

抓着傅安安的手臂,不是朝大门口走去,而是目标很精准地朝浴室那边走过去。

一走进浴室。

傅悦铖就一眼看见傅安安放在盥洗台上的校服。

准确地说,他是一眼就看见被校服包裹着,却仍露出来一点点的女孩粉红肩带。

紧随其后的赵焌炜,也看见了。

“傅悦铖,你变态啊!”

发现自己的贴身内内,被傅悦铖和赵焌炜给看去了一丢丢,傅安安又羞又恼地一手将自己的校服给全都抱紧在怀里。

由于赵焌炜这边没有女性换洗的衣服,所以傅安安洗完澡久之后,那吹风机吹干了内裤和内衬,就直接穿上浴袍。

反正赵焌炜的浴袍够厚够大,完全可以把她的身体,给遮挡住了。

傅安安拿了衣服,傅悦铖也就一手将她从浴室里拽了出来。

这一次,是直接就朝门口那边大步走去。

傅安安被拽得踉跄,但依然不忘反抗:“放开我,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

傅悦铖冷着脸,压根就没理会半分。

赵焌炜急忙走上前来,拦住傅悦铖:“元宝,既然安安不想回去,你就让安安在我这边呆一个晚上吧,我明天会送她去学校的。”

傅悦铖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弧度,却泛着寒冽的凉意:“你要自毁前途,和未成年女生传出绯闻,我没意见,但她的前途和人生名誉,一分一毫,你都没资格去毁。”

傅悦铖冷声说完,拽着傅安安,直接绕开赵焌炜,从公寓里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