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拖把已经在渡混元劫,凭借强大的肉身和境界,他完全不惧任何雷劫,因为他本身就是修炼雷与火的神兽!
这混元雷劫,对他来说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热水澡,沐浴之后更抖擞,洗涤妖气,精气神更为纯粹。
对绝大多数妖修来说异常艰难的造化劫到来了,五色雷电齐降,霹雳横飞,惊世骇俗,这样的强度,却显现出拖把实力更为不凡,他完全是空手接白刃,不借助任何法宝与外物!
一路硬抗下来!
“最后一劫了……”惊夜猜到了拖把的境界,足以引发超脱劫。
七量劫的最后一道,让所有人都为之瞩目。
叶凡更是紧张关注,随时准备出手,如果超脱劫没引来八荒神的目光,那么在这个空间,渡劫就是最安全的!
他对此有九分的信心,其一,这处空间的法则与造化世界完全不同,分别属于两种体系,其二,这里是星霆布下的秘境,八荒神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有所忌惮,不敢踏足。
拖把渡劫的结果将直接印证他的猜测。
一团漩涡横空出世,超脱劫即将降临,这漩涡出现后,在其上方空间,又显现出一道漩涡,紧跟着又是一道,两道,三道……总计五道漩涡!
这预示着拖把的道,有五种!
五道漩涡全部显露出来,骤然间,雷霆怒放,五道光柱直接集体降下,同时轰落!
金、白、红、紫、灰!
超脱雷劫!
雷光无比耀眼,几成彩虹,璀璨之势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竟然将一切声响都抹杀掉了!
叶凡明明看到拖把在雷霆中怒吼的身影,却听不到一丝的声音,这最后的一道超脱雷劫,如同一段默片影像,是那么的不真实。
凭借着血肉之躯,神犬力抗超脱雷劫,食用过千里光果实的肉身强度,远超普通的妖体!
没有意外,也没有显现出任何人为插手的迹象,这次的雷劫,与造物者没有任何关联。
当雷霆停止轰杀时,叶凡快速取出一套软甲丢过去,烟消云散之后,一名长发青年出现在大家视野里。
重获新生的拖把面容冷竣沉着,身躯凛然,相貌堂堂,一双眼中隐射雷与火,手臂上龙纹麟翅斑斓缠身,颇有一番混社会闯江湖的大哥味道。
一口气渡过了七量劫,拖把被洗礼出了超一流的强者气质。
“嘿,这小子也敢在大爷面前耍帅!”惊夜撇撇嘴,很是不屑一顾。
齐天遥遥招了下手,道:“恭喜拖把!”
“又多了一位道友。”九天玄女轻声说道。
叶凡拍拍拖把的肩膀,笑道:“这下好了,大功告成,拖把兄弟,依我看,咱们还是再改一下名号吧,不然入世之后,多有不便。”
“现在想起改名了?笑掉小爷大牙了,谁给起的名,哈哈……”惊夜拍着腿大笑。
叶凡一个白眼就让他刹住了笑声:“还想不想要千里光果子?”
“要,当然要,老大,赏两枚呗?”惊夜脸皮超厚,伸着手就开始讨要战利品。
“你只需要一枚就够,要两枚给谁?”叶凡没好脸色给他,“此事稍后再议。大家先集思广益给拖把取个响亮的新名字!”
“哎呀,这简单!自古神犬一脉,以盘姓为尊,比如这一脉的始祖盘瓠,就是太古一尊大神,我看你应属盘族遗脉,没错,一定是!”惊夜马上来劲,说得有鼻子有眼。
叶凡心头暗自琢磨,惊夜这家伙当年跟随星霆左右,或许真的知道些内幕,拖把很可能是这盘族一脉的神犬!
“你们说呢?”惊夜朝九天玄女和齐天眨眼。
“我觉得还是以拓跋为姓吧。”齐天说道:“盘姓太招摇,容易引来是非。”
他经历过的挫折和屈辱太多太多,做事更看重低调、方便。
“不错,我倾向于用拓跋这个姓。”九天玄女说道:“但如何选择还是看他自己。”
面对选择,化为人形的神犬拖把挠着头,第一次感觉头大。
“要不,老大,还是你替我做主吧……”他很是为难地说道:“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选。”
叶凡笑道:“这……拖把,既然大家已经叫顺了口,不如就叫你拓跋,日后你想到了什么如雷贯耳的名,再添上去即可。”
“拖把,拓跋,勉强吧……”惊夜背着小手,一副品头论足的大师模样,看到叶凡脸色不善,他马上又笑着改口,“嘿嘿,少数服从多数,你们高兴就行!咱们是不是该进行下一个议题了?”
叶凡笑骂:“就你小子心贼,果子数量足够,现在就开始分配,但先不要服食。齐天,你境界最低,从证道到混元、造化、超脱,光靠服用果子不行,至少要夯实每个境界后再突破,我送你三枚道果。”
取出三枚果实,分给齐天,叶凡又给了九天玄女两枚,最后才轮到惊夜。
“不是吧?就给一枚?早知道如此,我……我不如找个证道的躯壳……”惊夜气得小脸通红,非常不满叶凡的分配。
“知足吧你,你现在是造化境圆满,差一步就是超脱!”叶凡数落他道:“一颗果实足够你冲击超脱境!”
“就算如此,也不看看是谁带你们来这儿!没有我,你找的到这座岛?”惊夜气鼓鼓,别人都比他多,他这爱贪小便宜的心理怎能轻易平衡!
“那好,我问你,你要那么多果子干什么?给谁服用?”叶凡觉得惊夜有事瞒着。
这家伙立即正气凛然,梗着脖子叫嚷:“有谁会嫌钱多?想我一生英雄盖世,富甲天下,如今却落到连区区一枚千里光的果实都要屈尊讨要,苍天啊!世道艰难,人心不古,何处话凄凉……”
“够了,别演了,再给你一枚!”叶凡一脸嫌弃,取出一枚千里光塞到他手上。
“谢老大赏宝——”惊夜扯着长长余音,马上转悲为喜,那小眼神变化之快,让九天玄女都忍不住摇头。
“行了,先一边待着去!”叶凡向几人布置接下来的计划:“我要回一趟九命妖城,你们可暂时留下修行,等所有人都到达造化境圆满时,再逐一感悟超脱。在我返回之前,惊夜你切记不可冲击超脱!拓跋,你在这里监督他!”
“为何?”正沉浸在某种遐想中的惊夜闻声抬头,满脸不忿。
“怕你捅出篓子!你的超脱境不急这一两天!”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