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毒门?!
夏平眯了眯眼睛,他曾经听过这个魔道门派,据说每个万毒门的门徒都是以修炼毒术为主,精通各种奇毒,手段残忍。
这个魔道门派的门徒经常为了修炼毒术,拿各种凡人做实验,动辄毒杀一颗星球的人类,造成滔天杀戮。
可以说,万毒门门徒大部分都是宇宙通缉犯,进入其他宇宙区域都是人人喊打的魔道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一旦抓住就会被处死。
但是万毒门的总部却是在南宇宙,同时万毒门也有一尊圣人,这也导致许许多多的圣级门派没法对万毒门进行围剿,也一直让万毒门的人逍遥法外,嚣张得要命。
可即使如此,万毒门普通门徒个个精通毒术,手段诡秘,不少修炼者也对出身万毒门的人十分惊恐,不愿意过多招惹。
毕竟一旦逼急万毒门的人,对方立即会自爆,体内毒素爆发,可以污染方圆数千里区域,造成人畜灭绝,数万年都无法恢复原状。
要是对方躲进去繁华都市,和万毒门战斗的话,都不知道死伤多少人。
“你是什么人?为何来到此处山谷,立即将你的目的交代出来,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一个万毒门弟子大喝一声,杀气腾腾,看着夏平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我来找洗魂草。”
夏平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没有隐瞒。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这处山谷有洗魂草的?这可是我万毒门绝密。”不少万毒门弟子就是一惊,特别是那些金丹真人更是脸色凝重。
洗魂草可是十分珍贵的灵药,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是有大作用,这是一笔巨大财富,他们以为就只有自己能发现这处生长着洗魂草的山谷,能够独占。
但是哪里想得到,居然还有人也发现了这处山谷的洗魂草,如果让这小子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引得无数强者蜂拥而来,那还得了,他们还有什么东西吃,骨头估计都不会剩下。
有人心中起疑,是不是万毒门出现了叛徒,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问题是如果真的泄露的话,为何来人仅仅是一人,而且才是真火境,这小子来这地方,简直就和送死差不多。
“绝密不绝密我不知道,总之这处山谷的洗魂草我势在必得。”夏平负手而立,“也不怕告诉你们,我是个有大来头的人物,背后有圣人撑腰。识趣的话,你们立即给我滚蛋,否则等我生气起来,你们一个个都别想逃。
也别妄想对我动手,要不然惹得我背后的大势力生气,你们万毒门都得血流成河,圣人都会陨落。在宇宙当中,最重要的能力的就是识时务,不要螳臂当车,希望你们不要太愚蠢,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大事。”
他睥睨众人,如同一个出身大家族的纨绔子弟,不将众人放在眼里,警告在场的万毒门弟子,如同老板训斥自己的员工一般。
什么?!
听到这话,在场的万毒门弟子个个都是抓狂,气得鼻孔冒烟,简直恨不得立即将这嚣张狂妄的小子宰了,碎尸万段。
他们可是万毒门弟子,精通毒术的魔道天骄,从来就是无法无天习惯了,谁还能在他们头上耀武扬威,以势压人啊。
但是这小子倒好,不仅没对他们身为万毒门弟子的身份感到半分畏惧,甚至还敢这样当面压迫,狂妄到都没边了。
“该死,这小子太嚣张了,师兄,立即弄死这家伙。”
“对啊,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居然还敢对我们大放厥词,难道现在世人都不知道我们万毒门的厉害了?!老子要在他身上下毒,毒得他生不如死。”
“管他是什么身份,敢在我们万毒门面前横行霸道人,根本还没出生。”
众多万毒门弟子咬牙切齿,他们神识互相传音交流,凶神恶煞,对于夏平很是不满,甚至都升起了一丝杀心。
“别急,这家伙如此嚣张,我觉得对方可能还是有依仗的。”
“的确如此,这小子也仅仅是个真火境小辈罢了,面对我们这么多人,居然还敢当面呛声,这不是愚蠢,就是有杀手锏,我倒是不觉得他是个蠢货。”
“而且还有个问题,这家伙究竟是怎么知道这处山谷有洗魂草的?总不可能是我们万毒门的人泄露出去的吧。”
“我曾经听说有人精通算卦之术,能计算出各种遗迹开启的时间,预知到各种灵药、秘宝出世的地方,或许这小子的长辈有人精通这门秘术,给了他洗魂草的情报。”
“有没有那么厉害,能算出洗魂草,难道就算不出他有生命危险?”
“算卦之术虽然厉害,也并非是无所不能的,能算出秘宝出现的地方,就已经是了不起。”
不少金丹真人却是十分谨慎,他们虽然是魔教之徒,但是并不是狂妄自大,反而比一般人都还要谨慎。
夏平这样嚣张,反而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师兄,如果这小子真的是大家族子弟,那他身上必定有诸多秘宝,如果能将他杀了,那他身上的宝贝不全是我们的吗?这可是肥羊。”
“说得没错,管他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我万毒门不惧一切,杀了就杀了,难道还敢找我万毒门麻烦不成?他们就不怕死?!”
“别急,这样的真火境废柴,我们随时都可以杀,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这样的废柴又能对我们产生多大的威胁呢。
反而留下这小子,会对我们有不少的好处,可以将他留下来,借刀杀人,用他的小命引开山谷里面的强大蛮兽,让蛮兽杀了他,然后我们就趁机进去山谷,掠夺洗魂草。
而且就算对方有背景也无所谓,反正杀死他的是蛮兽,又不是我们,即使闹到长老那边,我们都占理,这是一石三鸟之计。”
“高,实在是高,不愧是师兄,老谋深算啊。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引开山谷蛮兽,趁机得到大量洗魂草,还能借刀杀人,让这小子给我们卖命,当诱饵。我们万毒门弟子就不用死一个人,太妙了。”
“现在就让他嚣张,殊不知他早就落入我们的陷阱当中,等他知道真相,恐怕当场就会哭出来。”
不少万毒门弟子冷笑连连,定下计谋。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