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开心里吐槽,我特么也不想一直进来啊!
但现在有求于人,宋开不好怼他,便一副很焦急的模样,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在外面听见了一个大消息啊,不得不进来问问你。"
见宋开似乎真有急事,眼珠子管家这才大度的原谅了宋开,问道:"什么事?"
"最近外界在传言,有一件二品仙器级别的法袍,和星空府有关系!你也知道,星空府是什么样的存在,一传出去顿时就惹得无数人蜂拥而至,想要争夺那件法袍啊!"宋开故作焦虑的说道,急的转圈圈。
眼珠子管家听完之后。呵呵笑了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宋开:"星空府现在的主人就是你,都他么有主了,你还管那什么狗屁法袍干什么?"
宋开一愣,也对啊。还能这么理解的!但是,他又翻了个白眼,虽然他现在是星空府的主人,但他也是万万不可能把星空府有关的东西给卖掉的啊!
从里面得到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丹药法宝,自然无所谓,但那昼邪法袍万一是指引别人寻找星空府下落的东西,那万一被某些强人得到了,岂不是分分钟找上门来?
"那法袍真和星空府没关系?"宋开狐疑的问道:"可怎么感觉那些人说的是振振有词,好像非常有渊源似得。"
眼珠子管家呵呵冷笑一声:"以后这样的事情就别来烦我了,作为星空府的主人。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能够拥有。"
然后就盖上了鼎盖钻进去了。
宋开气的牙根直痒痒,这会儿他最想干的事情,那就是先把鼎盖封住,然后拿一把铁锤来。没命的敲这鼎炉!
??
从星空府里出来,宋开心里多少是安稳了点儿,毕竟那星空府既然是已经认了主,的确无需多么担心会被其他人得到。而且,那法袍昼邪,多半是个幌子。
就是不知道为何会传的这么神奇,南屿州的人都知道,并且深信不疑??
既然昼邪法袍是假的,应该说是假的星空府的线索,那宋开就不在意了,卖就卖了。
这会儿,宋开的关注点就转移开了,他现在最想要知道的,是这东西到底可以卖多少钱!
彩云仙子发回来的消息,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件法袍肯定是会卖个天价的!南屿州那么多势力和宗门,她却说只有南天门与天魔教买得起,这就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而且,昼邪法袍是在天魔教遗址里得到的,那么。这玩意只怕和天魔教关系不浅啊!
宋开想明白之后,也就不焦急了,反倒是有了一种中了五百万后等待领奖前的那种心情,迫不及待,充满了幻想??
等咱有了钱。星空府里放一堆仙玉,自己修炼用一堆,买东西完全可以买一件丢一件!
其实他最为期待的,却是卖掉这件法袍后,自己能不能迅速的修复星空府。
要知道,这星空府修复工程,简直是个吃仙玉不吐皮和骨头的恐怖怪兽啊!上一次,就消耗了宋开十八万的仙玉。如今要修复第五成,按照以前的算法,将近三十万啊!
第六成就得六十万了。再后面,就是百万数百万单位了??
宋开心里无奈,虽然现在即将发大财了,可咋就高兴不起来呢?
这几天,整个洛城里面也是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很多人都听说了,那洛城商会,即将打算拍卖一件珍稀之物,乃是南屿州赫赫有名的法宝,昼邪法袍!
说起来,这昼邪法袍在南屿州的珍贵地位,居然比南天门那件镇宗之宝都更加的高!也怪不得当初洛城商会的老板洛盛问宋开想要换取什么的时候,第一句话就问宋开是不是想要换五品仙器??
当然了,这只能从侧面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星空府在仙域的地位。当真是强悍!宋开越发小心谨慎,这星空府在自己手上的事情万一泄露出去,就宋开这点小身板,恐怕低挡不住仙域各方大佬们的追杀??
因为现如今宋开也搞明白了,南屿州的确是广淼无边,堪比整个神荒。但是??放在整个仙域来说,就啥也不算了。
在仙域如南屿州这般的大洲,有七个之多。而在这七大洲里面,南屿州可以说是最垃圾的。就仿佛是七个国家,有强有弱。强的宛如世界警察,弱的天天闹灾荒饥荒。对于七大洲里那些富饶强盛的大洲来说,南屿州就是个天天饥荒的国家,这里的所谓强者,在他们眼中都是一些'难民'??
宋开虽然胸无大志。也是想要走出南屿州去看看的,免得自己成天自我感觉良好,在别人眼中却是难民。
数日之后,洛城的人并没有多多少,因为之前荒火神精出世的事情。这里早就已经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了。
荒火神精事情结束后,还有许多人留下来,这会儿,顶多是之前离开的那些人又回来了。
当然了。与之前不同的是,最近洛城里来了许多大人物。
归真境强者,便有一个巴掌之多!
要知道在南屿州,归真境强者那就是顶尖的存在了,寻常见面都难,碰头的话,那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现在,却有数位归真境强者出现,而且,几乎都是散修。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真正的大人物还没有到来,那些顶尖势力的强者,并未在这个时候就出现。
大佬都是要压轴的嘛!
拍卖行如期举行,洛城里其他的那些拍卖行,全都选择在最近关门歇业。虽然这有点儿认输的表现,但是他么的没办法啊,谁能想到洛城商会居然搞到了昼邪法袍这种东西来拍卖?他们就算是联合起来脱了裤子去卖也比不过人家啊!
干脆暂避风头,等洛城商会风头出完了,他们再做生意吧??
洛城商会门口,所有人都得排队进,而且,每一个人都还要缴纳一百仙玉!但是,没有人会心疼这一百仙玉,能够一睹昼邪风采,花一百仙玉。值,太值了!
但宋开就不乐意了,我特么自己卖自己的东西,居然还要交进门费?而且,这洛城商会不厚道挖,借着自己的法宝名头,吸引了这么多人来,居然还临时涨价收门票了?
不得给他宋某人分润一半?
但没办法,最终宋开还是给了一百仙玉,他只好安慰自己。到时候不管这昼邪卖多少钱,都得加一百!
进去之后,有女接待准备接待各位贵客。这也能看得出来洛城商会收门票,也是有意义的。不然的话,这洛城拍卖行虽然能够容纳个上千人。但是,绝对有无数人想要进来看热闹。
但一百仙玉的门票,许多囊中羞涩的人,就算是乐意花这个钱,却也没法来。
宋开二话不说,就拿出了洛盛给他的那张卡,女接待一瞪眼,立即娇笑如花,热情的引领宋开朝着楼上走去,走在宋开前面带路。那屁股摇的像钟摆一样??
直接抵达了最顶层,女接待道:"贵宾,这是您的包间,是我们商会会长亲自吩咐给您留下的。在这里,您可以看清拍卖会上的一切拍品,希望您不要错过那件昼邪法袍哟!"
宋开呵呵笑了笑,看样子,自己虽然是贵宾身份,但洛盛并未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其他人,恐怕只有那周德成,以及那天的那位女接待知道,但今天好像没看见他们。
他摆了摆手,让那女接待一边忙去,女接待有些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去了,宋开才舒适的躺在一把躺椅上,等待着彩票开奖??啊不,等待着昼邪法袍的拍卖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