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卡对她也是极有印象,纪雷姗用她的名气,带动国内巨大的市场销售额直线上升。
“雷姗!我刚才就看见你了。”杰西卡也很喜欢纪雷姗。
纪青柠看见纪雷姗,脸色微微一变,如果她记得没错,纪雷姗是杰西卡品牌国内服装代言人。
“今天的秀真棒啊!特别第一场,那风格我太喜欢了。”纪雷姗一脸回味无穷的表情。
杰西卡自然很看重她的想法,她忙问道,“那第二场如何?”
纪雷姗的眼神,冷笑看向旁边面色紧张的纪青柠,她摇摇头道,“第二场秀的风格,太没趣了,设计毫无新意,不显丝毫高档大气,我看得都要睡着了。”
杰西卡一怔,纪雷姗的话,还是影响到她对纪青柠设计的评价。
“纪雷姗,请你别捣乱。”纪青柠只好用中文提醒她。
纪雷姗红唇轻哼,“怎么?怕我?”
“杰西卡,我们dw公司很诚意想与贵公司合作。”纪青柠朝杰西卡表明心意。
杰西卡立即惊讶问道,“你们认识?”
纪雷姗勾唇一笑,“我们不认识啊!我只认识您手下的高级设计师,像她这种不入流的,我怎么可能认识?”
“纪雷姗。”纪青柠沉声警告。
如果没有纪雷姗在场,她和杰西卡的合作就达成了。
纪雷姗朝杰西卡道,“夫人,您能不能先请这位设计师离开?我们好好聊聊?”
杰西卡也想和纪雷姗聊聊,必竟,纪雷姗给她的品牌带来了不菲的收益和名气。
“纪小姐,请你先出去吧!我回头再找你。”杰西卡礼貌请她。
纪青柠内心虽然焦急万分,但是有纪雷姗在,她想这次的合作一定黄了。
纪青柠微笑点头,转身警告的看了一眼纪雷姗,她出门离开。
她站在休息室的不远处,等着杰西卡的消息,才不过十几分钟,杰西卡的助理出来了,她朝纪青柠走来。
纪青柠立即心弦紧绷的等着她开口,这位助理非常遗憾道,“纪小姐,我们夫人说希望下次有机会合作。”纪青柠的呼吸一窒,意味着这次她没有机会了,她参加这次的走秀,辗转了两地,多达六场走秀,就是为了替公司赢取和杰西卡公司的合作,眼看着就要成功了,而纪雷
姗几句话,就把她的努力化成了泡沫。
纪青柠目送这位助理离开,她气得紧攥拳头,胸口起伏不定,她要气疯了,她也快要气崩溃了。
纪雷姗是她的堂妹,却一次一次恶毒的陷害她,她真得无法忍了。
纪青柠回后台的走廊里,正好看见阿曼达喜出望外的跟着杰西卡的助理过来,阿曼达看见纪青柠,眼神里的得意,立即强烈起来。
她阻了一下纪青柠的脚步,“纪设计师,我说过,我一定比你更幸运。”
说完,她嘲弄的笑了一下,便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纪青柠推开旁边一间洗手间的门,她整个人无力的支撑在洗手台上。
强烈的不甘心和挫败感袭上心头,她抬头,看着镜中一脸疲倦神情的自已,她闭上眼睛。
在参与这次走秀的时候,公司对她寄于厚望,甚至支援一切费用,只希望她为公司带来更大的利益。
可现在,她不但不能带来更大的利益,还因为纪雷姗的几句话,轻易就让她的作品和身后的公司,在杰西卡心里毫无地位。
纪青柠深呼吸一口气,胸口疼得要命,她趴在洗手台上,久久无法直起身来。
直到林毛毛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纪青柠接听。
“青柠姐,你怎么了?你还好吧!”林毛毛听出她语气的无力。
“杰西卡没有选我们。”纪青柠叹了一口气。
“什么?怎么可能啊!你的作品那么出色,大家都在议论你呢!杰西卡怎么没有选我们的作品?”林毛毛显得不敢置信。
“我马上过来。”纪青柠收拾整理了一下表情,起身推门出来。
而正好遇上了从杰西卡那边过来的纪雷姗,她也没想到纪青柠躲在旁边的洗手间。
“纪雷姗,你太过分了。”纪青柠咬牙怒道。纪雷姗先是吃了一惊,随着,她环着手臂,一脸嘲弄的看着她,“没想到吧!我的话在杰西卡心里那么起作用,我只要几句话,就能让你名声扫地,让你的作品一文不值。

“你…”纪青柠气得想要给她一巴掌。
“我怎么了?纪青柠,你不好好呆在国外,跑回来碍谁的眼啊!我的吗?”纪雷姗冷笑推她一下,“你还有脸回来啊!”
纪青柠终于不想忍了,她扣住纪雷姗的手,趁着她未注意,一巴掌狠狠扇在她那妆容精致的侧脸上。
纪雷姗吃疼的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她,“你…你敢打我。”
“五年前,我就该给你这一巴掌了!”纪青柠怒目直视。
纪雷姗立即咬唇,准备反击过来,纪青柠把她两道手臂扣紧,狠狠一推,“纪雷姗,今天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
纪雷姗穿着高根鞋,噌噌后退,背靠着墙壁,脸色气得涨红,“纪青柠,你敢打我…我告诉爷爷,告诉你爸。”
“你去告诉他们,五年前,你是怎么让我和皇甫权澈离婚的吧!”纪青柠冷冷出声。
“你和皇甫权澈离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把你的丑行公布以众而已。”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中收买了陈俊泽,让他陪着你一起演戏。”纪青柠冷冷拆穿她。纪雷姗立即不装了,“都五年了,说这些有什么意思?皇甫权澈怕是听见你的名字都想吐吧!他那么高贵的人,怎么能允许你和别得男人有染?当初嫁给他的,就应该是我
,而不是你。”纪雷姗咬牙怒道,五年了,依然为这件事情不甘心。
“如果我不配嫁给他,你就更不配,高中就换了几个男朋友,进入娱乐圈,你又有多干净?你也不看看你配吗?”纪青柠反唇相讥。纪雷姗立即脸色一变,“你胡说,我洁身自爱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