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弥漫着尘烟的帝宫内殿,飞花娘娘失落的摇了摇头,风绝羽心里咯噔一下子,兀自惊住。≯>中文w﹤w≦w≦.﹤8≦1z<w.c≦o≦m≦
“怎么?没找到?”风绝羽大惑不解,聂人狂不会骗自己,可雷电仙石明明就在眼前,为什么没能通过雷电仙石找到左右五殿禁制之法。
飞花娘娘叹道:“也许是我功力不济,那仙石上似乎还有一层禁制,我的神识始终无法化解。”
“大嫂,扶我起来,我去试试……”风绝羽心里慌张,惦念着玄重和黄天爵等人的安危,虽身心疲惫,仍旧强忍着站起。
可就在二人准备再一次去雷电仙石前尝试寻找玄重等人下落的时候,倏地,几道强弱不一的气势出现在二人身边。
风绝羽抬头一看,是丰玉、尹麓、元烛、秋寒宇、阴奉、申屠候、黄焦七人……
“姓风的,你果然厉害,没想到上阙献祭了神力并动用了三流传天之宝也不是你的对手,本魔现在都有些嫉妒你的天赋了。”
丰玉乐道其哉的说着,语气间充斥着赞许,然而那双流露着贪婪的目光出卖了他,不怀好意的盯着风绝羽腰中的百宝袋。
风绝羽望着虎视眈眈的七个强者,这里面只有阴奉和申屠候的修为最低,但哪怕最差的一个,也堪比他和飞花娘娘的实力。
和上阙的仇杀之战耗费了不少的本源,风绝羽现在正处于后力不继的低谷,看着不怀好意的七人,他却没有丝毫惧意,反而将身形拔的笔直。
“哼,我真怀疑你们几个的脑袋究竟在想什么,刚才打的不是很开心吗?现在为什么来关注我?”风绝羽嘲笑道,意指七人为了宝物说动手就动手,但是看到上阙和自己的生死之战之后,说停又停了。
尹麓的怪笑令人毛:“小子,我们的事还由不得你来管,不过我们也想通了,这么多宝物一个人是吞不下的,为什么大家非要你死我活呢?”
丰玉点头。
元烛也站了出来:“姓风的,我答应过上阙帮他取你狗命,适才抽不出身来,现在上阙死了,我得为他报仇啊。”
“呵呵。”风绝羽的目光扫过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少假惺惺了,不就是看上风雷铁卷了吗?这满殿的宝物虽多,但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风雷铁卷,不是吗?要夺宝就直接说,没必要找借口。”
“看来你还挺聪明的,哈哈。”丰玉放声大笑,旋即目光冷冽了起来,摊出手道:“把风雷铁卷交出来。”
“你看,被我猜中了。”风绝羽并没有取出风雷铁卷,反而看着在场的第一个人,目光停留在秋寒宇身上:“秋前辈也想要风雷铁卷?”
秋寒宇老脸一红,轻咳道:“风公子,以你如今的处境,拿着风雷铁卷无疑于寻死,秋某劝你一句,别为了宝物引来杀身之祸。”
“哈哈……”这次换成风绝羽笑了,他笑的很大声,笑声中充斥着鄙夷不屑的意味。
“果然任何人都不值得信任啊,还记得秋前辈适才暗示与风某联手,没想到转眼间又成了仇人。”
秋前辈没来由的老脸涨红,却一言不,其实风绝羽说的一点都没错,刚刚他见风绝羽修为大进,本着拉拢一个是一个的想法向他暗中抛出了橄榄枝,可是现在见到风雷铁卷,一切都抛在脑后了。
风绝羽也早有所料:“既然几位都想要风雷铁卷,为何还不动手?”
尹麓脸一绷:“姓风的,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把风雷铁卷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风绝羽,若是你将风雷铁卷交给老夫,并归于老夫麾下,老夫可以饶你一命,老夫答应你,就算他们想伤你,老夫也不答应。”元烛摊出手道。
丰玉脸上一寒:“风绝羽,你以为他护得了你吗?还是把风雷铁卷交给我,我保你安然无恙。”
“风公子,风雷铁卷事关重大,千万不要听信他们,把它给我,我有办法让你安全离开这里,而且我答应你,待我得到五灵大帝传承之后,内殿中的宝物你可以任选十件。”秋寒宇也诱惑道。
“喂,你们几个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四大强者都开了口,黄焦也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目光凛凛的望着风绝羽,黄焦道:“姓风的,相信你已经知道老夫并非黄焦此人真身,有没有兴趣拜老夫为师啊,老夫愿意收你做弟子。”
“你……”众人侧目打量着假黄焦,不禁骇然。
这厮先前对自己的身份毫不吐露一丁半点,现在居然要收徒,摆明打着收徒的旗号索要风雷铁卷,可是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似乎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那阁下究竟是谁呢?”风绝羽面带微笑的问道。
假黄焦傲骄的扬了扬眉毛,朗声道:“老夫乃是六千年前天绝宗宗主——天绝子是也……”
“天绝子!”
风绝羽第一次听过“天绝子”三个字,但与他相反的是,俨然其余几位都听过天绝子的大名,尤其是申屠候,他是活了七千年的老怪,自然对“天绝子”三个字耳熟能详。
乍听之下,申屠候倒抽了一口凉气:“你就是号称无情天绝的天绝子?”
“咦?几千年了,没想到还是有人记得老夫,你又是谁?”
天绝子打量着申屠候,申屠候被天绝子的目光盯住全身抖。
丰玉等人眉头大皱,显然天绝子三个字如雷贯耳。
半晌过后,尹麓突然嚣张的笑了起来:“哈哈,天绝子又如何,你夺舍重生,如今修为至多与我等不相上下,难不成怕了你。”
天绝子阴冷扫过尹麓,手掌不自然的翻动,几乎就要动手,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哼,不知所谓的小辈,老夫即便初夺肉舍,也有能力置你于死地,你休得嚣张。”他说着,目光再度转向风绝羽道:“风绝羽,把风雷铁卷交给我,老夫传你无情诀,断情绝义,道法自然,老夫的无情诀比起天下任何神功都要厉害百倍。”
“无情诀算什么狗屁神功,姓风的,你别听他的,练了无情诀的人众叛亲离,即便长生不死,又有何用。”
“把风雷铁卷给我。”
“给我。”
几大强者当众争抢了起来,飞花娘娘见状全身紧绷,本源神力已近暴走的边缘。
风绝羽感觉到嫂夫人的气机已然无法控制,连忙回身递过去一个令她安心的眼睛,跟着笑道:“诸位,别争了,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要风雷铁卷做什么吗?”
众人一滞,风绝羽道:“风雷铁卷乃是三流传天之宝,内蕴太虚之力,风雷之力,几位修为相差无几,一直斗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所以你们想借风雷铁卷除掉其他人,好独吞此地宝藏,我说的可对?”
风绝羽淡然的说完,果然,几大强者默不作声了。
其实他说的一点都不差,五灵帝宫的内殿放着无数的宝物,他们刚刚为了宝物大打出手,都有独吞帝宫宝藏的想法,可是打着打着,众强者也回过味儿来了,这么打下去,极有可能还没得到宝藏就会跟敌人同归于尽。
而这时,风雷铁卷出现了,上阙不惜以命换命想置风绝羽于死地,到头来落得着自取灭亡的下场,而风雷铁卷却留了下来。
三流传天之宝中的太虚之力绝非凡人能敌,尽管以他们的修为要驾驭风雷铁卷还很吃力,但至少不会像上阙一样耗尽本源。
只要借着三流传天之宝除掉了所有对手,就算累的站不起来也无伤大雅,殿中有这么多的宝物,随便取几粒灵丹就可以恢复了。
几大强者把小算盘打的叮当直响,可是他们似乎忘记了,在机智方面,风绝羽可不比任何人要差。
风雷铁卷给谁都不行,他们得到风雷铁卷之后绝对会食言而肥。
风绝羽冷笑着,往后退了两步道:“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想要风雷铁卷,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丰玉闻言怔住,瞬息后冷笑不已:“姓风的,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风雷铁卷在你手里毫无用处,不如换你一命,可好?”
“你杀我?呵呵,那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
风绝羽说完,心神一动,一把灰突突的长剑嗡的一声从洪元天道珠中飞出,凌空悬停在他的身侧。
这把剑,正是聂人狂留给他的崩心剑,由子母解离剑所化。
众人看的满头雾水,尹麓怪笑道:“姓风的,你还想跟我们动手?”
风绝羽道:“为什么不呢?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到现在都没有动手,无非怕风某和你们当中一人拼命,就像上阙,我想以风某现如今的修为献祭了神力全力施为的话,几位恐怕也无法全身而退吧,既然你们这么想要风雷铁卷,那就过来拿,我到是想看看,谁敢跟我一命换一命。”
风绝羽说完,周身本源狂涌而起,七彩本源铸刻的神甲再度覆盖在身体的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