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海城,繁华的海滨城市。 ..la
两位菩萨境后期圆满青年男女的到来,让这座城市内部的某些势力极为重视,一直有帝阶强者在暗中时刻留意着二人的一举一动。
在看到他们一直都只是在繁华的街道上四处闲逛之后,城中那些帝阶强者稍微放松了些许,只要对方不在城中闹事那就再好不过了。
神界各地危机四伏,无论是外海的强大妖兽,还是城外无尽荒原的各大势力,都是有可能会威胁到城池的安全。
一旦有帝阶强者恶意入侵城池,绝对会对城内的普通民众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是许多城池都需要严加防范的大事。
特别是,神界外海实力强大的妖兽数不胜数,还有一些实力强大的海盗势力潜藏其中,万一要是有帝阶妖兽或者海盗对望海城不怀好意,那可就麻烦大了。
正因为如此,杜龙与月熙公主二人从外海方向飞抵望海城,立马就遭到城内帝阶强者的盘问,就算对方的盘问方式比较客气,背后所蕴含的戒备之意也不难看出来。
嗡!
望海城,传送阵台上,伴随着道道金光闪耀,一道看似普普通通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阵台上,赫然是一名普通的帝阶初期境强者。
便见他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直接跨出传送阵台,而是站在台上扫了眼四周的环境,这才将目光锁定在某个方向。
“这位大人!”负责传送阵台运转的侍卫队长乃是一名混元阶后期圆满境实力的中年男子,便见他语气相对比较客气地开口说道:“还请大人将传送阵台让出来,还有许多人排除准备进出望海城呢!”
“唔!”传送阵台上的男子眨了眨眼睛,这才翻手取出一块极品灵晶石道:“直接将我传送到大唐天国都城去吧!”
那名侍卫队长愣怔了一下,脸上闪现一抹疑惑的神色。
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伸手接过那枚极品灵晶石,然后立马开始着手安排人手调试传送法阵,在耗费了两块中品灵晶石的代价下,将台上的那个帝阶强者直接给传送走了。
嗡!
一群侍卫满脸疑惑地看着消失在阵台上的身影,其中一人疑惑地嘟囔道:“这位帝阶实力的大人还真有些奇怪了,前往大唐天国哪有经过咱们这里中转的道理?!”
“就是就是,这位大人倒是很大方,直接给了一枚极品灵晶石都不用找钱的啊!”立马就有人紧随其后赞同道。
“都闭嘴!”那名中年侍卫队长沉声喝斥道:“不要在那里擅自妄议帝阶强者的是非,小心祸从口出,还不赶紧去干活!”
一群侍卫这才讪讪一笑,重新各就各位,继续维持着传送阵台的运转。
类似这种传送阵台,在某些繁华城池那是非常赚钱的,只是这种高端的玩意大多掌握在极少数顶级大势力手中,普通人根本就不要妄想了。
望海城内,人来人往的某条街道上,正陪在月熙公主身边四处闲逛的杜龙,朝传送阵台方向看了看,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刚刚那个来了就走,直接传送返回大唐天国都城的帝阶初期强者,其实就是他停留在大唐都城的那个分身。
这个分身前来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共享记忆,杜龙要将自己在天帝战场的感悟,外加南海普陀山紫竹林内的感悟记忆,统统共享给停留在大唐家中的分身。
毕竟,最近这段时间他的修为境界进步极快,这么多感悟若是不共享给家中的分身,自己若是在闯荡神界的过程中遭遇不测,那这些年来的感悟进境可就要浪费掉了。
“呵呵!公子有何开心之事?!竟然笑得如此开怀?!”
正在闲逛的月熙公主,一直都有在留意杜龙的一举一动,在发现他脸上流露出那抹淡淡的笑容后,立即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难得和你一起有如此闲情雅致,心情愉悦自然就笑口常开喽!”杜龙笑侃了一句,然后伸手指着一座临海的高楼道:“那座大酒楼临海而建,酒楼顶层应该能够一揽整个望海城的海景,咱们也逛了大半天了,不如就去那里休息一下,边吃喝边欣赏海景可好?!”
“一切听凭公子安排!”月熙公主自然没有任何异议,二人就这样一路朝着那座滨海大酒楼行去,沿途自然也没少再购买一些当地特有的珍贵饰物。
“望海楼?!”当二人来到那座大酒楼跟前,杜龙有些无语地望着门楼上高悬的匾额道:“能够与这座城池同名,看样子此楼的背景必定很不简单啊!”
“区区一方小城罢了,还能出背景多强大的势力?!整个南赡部洲,估计也没有身份背景比公子更加强大的青年俊杰了吧?!”月熙公主笑盈盈地小拍了一记马屁。
“哈哈!”杜龙笑望着轻抚着自己胳膊的月熙公主,对方平日里可不太会夸人,偶尔夸上一句听在耳中倒也还挻受用的,当即故意挻了挻胸道:“那倒也是!”
“哇嘎嘎!”就在此时,一道尖锐的怪笑声从旁边响起。
便见一个浑身上下打扮得像爆发户一样的青年男子在七八道身影簇拥下,也正朝着望海楼大门口走了过来。
这家伙也够骚包的了,身上披着金灿灿的战甲,腰里还挎着一把镶嵌有宝石的神剑,头上还戴着一顶珠光宝气的平天冠,给人一种俗到极致的感觉。
“区区两个帝阶后期圆满实力的存在,还真以为自己就可以小觑了各方诸侯不成?!”那个爆发户男子鼻也朝天地俯视着杜龙二人道:“信不信老子仅凭着帝阶中期境界的实力,就可以灭了你们两人?!”
“不信!”杜龙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不咸不淡地回了两个字。
“臭小子!你可知道这位少爷是何方神圣?!”还不等那个爆发户开口,一旁就有位长相猥琐的家伙蹦出来怒斥道:“这可是望海城姬家的嫡少,还是南海普陀山佛修核心弟子!”
“就算他只有菩萨境中期境界的实力,就曾经斩杀过帝阶后期圆满境界的敌寇,在望海城中,你若是敢得罪了姬少爷,估计很难再活着离开此地!”
“就这货色?!还是南海普陀山的佛门弟子?!”杜龙不以为意地扫了眼这个爆发户,轻轻摇头道:“普陀山上的佛门弟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品味了啊?!”
“小子找死!”接二连三被杜龙无视,眼前这个姬家嫡少再也忍不住了:“你今天若是乖乖地将身边这个美女送到姬府,老子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否则。。。”
“否则如何?!”杜龙脸上的笑容已经完毕凝固了,他的逆鳞就是身边的众多红颜知己,如今竟然有人胆敢碰触逆鳞,自然没有再继续忍让下去的打算了:“否则你还想把我给碎尸万段了不成?!”
“没错!我不但要将你碎尸万段,还要将你的尸体碎片拿去喂狗!!”
一向只有他欺负人,从来没有人胆敢动他一根汗毛的姬家嫡少,这一刻显然是被杜龙给激怒了,整张脸这会都有点扭曲变形了。
“碎尸万段,然后喂狗?!”杜龙嘴角微微上翘起一抹冰冷的弥度:“很好!既然你选择这种死法,那我便成全你了!”
哗啦啦。。。
随着杜龙的话音落下,凭空吹起阵阵狂风,将街道两旁的一些大树吹得哗哗直响,许多叶片被吹得四散飞舞。
突然间,这些叶片表面似乎被一层淡淡的雷电覆盖,原本还在四散飞舞的叶片,瞬间化为道道致命的利箭,直奔那个无比骚包的爆发户电射而去。
咻咻咻。。。
漫天叶片电闪而逝,瞬间突破时空的限制,在骚包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出现在他的周身上下。
时至今日,杜龙再动用金翅大鹏王教授的此类攻击手段,早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时空大道、五行大道尽皆被他给修炼达到了极致,距离最后大成圆满都只剩下临门的一脚,他此刻动用这种攻击手段的威力,绝对要比以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铛、铛、铛。。。
道道叶片在雷电之力的包裹下,瞬间突破了时空的限制,狠狠地射在了姬家嫡少身上的战甲上,每一道攻击都能够将覆盖在他身体表面的战甲给轰裂开来。
看似金光闪闪的战甲,实际上只有上品神器级别的防护力,和杜龙的肉身强度都没有太大差别,又如何能够抵挡住这些威力倍增的叶片轰击?!
伴随着道道战甲被轰裂的脆响声中,那些叶片开始从战甲裂隙处射入对方体内,无数雷霆之力立马在其体内疯狂爆发开来。
“啊!!”眨眼之间,姬家这位无比骚包的嫡少浑身战甲破碎不堪,随着越来越多叶片轰入他的体内,整个人瞬间变成为血人,开始大声惨嚎起来:“不!!你是何人?!为何胆敢在望海城挑战我嫡氏一族?!还敢在南海佛属国度当众对付一名普陀山俗家弟子,你可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姬氏一族是个什么东西?!”杜龙不屑地回答道:“像你这种敢当街强抢民女的无耻之徒,也配成为南海普陀山的佛门俗家弟子?!我今天就要替南海普陀山清理门户!”
“不!你有什么资格替南海普陀山清理门户?!”姬家嫡少怒骂一声,立马朝着某个方向大喊道:“父亲、祖父救救昶儿!!”
轰隆隆。。。
城内,某座巨大的府邸核心区域,猛然响起一道犹如闷雷轰鸣的巨响声。
便见有一道身影直接轰爆了某座秘室的石门,然后直接一飞冲天而上,府中另外几个方向立马也数百道身影腾空而起,其中仅有十来个帝阶实力的存在,余者大多只是混元阶实力的侍卫而已。
“哪里来的混账东西?!竟然敢在望海城内动我姬氏一族嫡孙,难道就不怕惹怒了南海普陀山吗?!还不快快住手!!”那个刚刚野蛮冲破秘室大门的身影,边全速朝望海楼电射而至,边大声疾呼道。
望海城内,另外几座巨大的府邸当中,此刻也升腾起一道又一道身影,这些人倒也没有立即赶往望海楼方向,而是在那里释放神识探查望海楼这边的情况。
噗噗噗。。。
众目睽睽下,杜龙嘴角冰冷的笑容丝毫未变,漫天叶片丝毫未见减少,继续在雷电之力的包裹下,接连不断地朝着那个已经血肉模糊惨叫连连的身影电射而去。
“啊!不!!祖父快快救命。。。痛杀我也!你这个混蛋给老子等着。。。今天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哼!
一道冷哼声传来,那些被雷电之力包裹的叶片威能倍增,犹如锋利无比的刀片一般,不断地将姬家嫡少的血肉切割下来。
这位一向高高在上的世家大少,哪曾有过如此惨绝人寰的遭遇,一时间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整座望海城,这也吸引了大量城中之人跑过来观看。
许多人在看清被虐杀之人的身份以后,绝大部分人脸上都不自觉地流露出欣喜的笑容,有一小部分人更是在一旁暗暗喜极而泣,口中还在不停地低喃着什么。
能够看出来,眼前这位姬氏一族的嫡少,绝对没有祸害这座望海城的人,许多人因为斗不过姬氏一族而不得不选择退让罢了。
“混账东西!还不赶紧住手!我姬氏一族中人绝大多数都是佛门俗家弟子,你难道还敢在南赡部洲与佛修一脉正面对抗不成?!”那个刚从修炼秘室冲出来的老者,此刻已经是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即将杜龙给千刀万剐了。
望海楼门外,杜龙脸上的冷意再度加重了几分,佛修一脉的俗家弟子若是都如姬家人一般,那佛门在世人眼中岂不是跟西方暗黑一族无异?!
便见他挥了挥手,几头有点像犬类妖兽凭空出现在那滩被切割下来的血肉旁边,直接当着还没死亡的姬氏嫡少之面,就这样开始啃食他掉落在地面上的血肉。
如此恐怖的画面,当场将一向嚣张无比的姬氏嫡少给吓得失禁掉了。

玄天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