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1章 风雨将来
“哼!”
看到赵信脸上激动的模样,小丫头猜测,他心中一定在想什么好事,此时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脸上流出一丝怒容,道:“你竟然敢对本殿下,指指点点?”
“不敢,不敢!”
赵信心中已经先入为主,把小丫头当成是魂族的公主殿下,自然不敢得罪她,脸上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连忙退到一旁,连连哀求的看着杨云帆。
杨云帆见此,不由感觉到一丝好笑。
这赵信怎么说也是阴阳境界的修士,竟然害怕一个小丫头?
不过,他此时也不愿意惹恼赵信,拍了一下小丫头道:“丫头,赵兄不是那个意思。别生气了。”
“杨云帆,既然你帮他开口求情,也罢,本殿下给你一个面子。”
小丫头哼了一声,气呼呼的闭上眼睛,开始休息起来。
她的身体还十分虚弱,尤其是神魂,十分的脆弱,就跟婴儿一样,时不时需要睡觉,来补充精神力。
“赵兄,你不用介意,她记忆还未恢复,一路上风餐露宿,早已经饿坏了。你也知道,小孩子嘛,一旦肚子饿了,脾气自然是变得很差的。”
杨云帆见赵信仍旧十分惶恐,笑着安慰了一句。
“原来如此,那赵某马上让人准备筵席?”
赵信一听这话,立马献殷勤道。
却在这时候,前院忽然吵嚷了起来,似乎来了几十个妇女,叽叽喳喳的,十分让人烦躁。
过了一会儿,太守庄武德,更是手忙脚乱的跑了过来,看到赵信,如同找到救星,凑到他耳边,小声紧张道:“王爷,外面来了几十个奶妈,说是咱们后院一位仙长吩咐的,也不知道是哪一位仙长?莫非是要修炼什么邪功?一下子来了几十人,若是死在太守府内,下官可是不好交代。”
听到那太守的话,杨云帆忍不住笑了,对赵信道:“赵兄,这些奶妈是我叫来的。”
说着,杨云帆看了一眼手中的小丫头道:“五殿下体制特殊,胃口极大,需要母乳孕养,才能尽快茁壮成长,恢复巅峰实力!”
五殿下!
一旁的太守听到杨云帆的话,忍不住看了杨云帆怀中的小丫头一眼。
见到小丫头有龙凤姿态,高贵非凡,心中暗道:难道,这是皇帝陛下的女儿?
再听杨云帆竟然随口称呼,衡阳王赵信为赵兄?
衡阳王赵信,可是赵国擎天玉柱,当今皇帝陛下的叔祖,可谓是赵国最德高望重的存在。
这个年轻人能跟衡阳王赵信平辈论交,定然也是一位实力强悍的修士!别看他长得二十出头,说不定早就是年纪几百岁的老怪物了。
这个修士应该是衡阳王请来帮忙的,自己可绝不能得罪!
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太守庄武德忍不住谄媚道:“既然那些人是仙长请来的,下官这就让人安排好她们,恭请五殿下用餐。”
“麻烦太守了!”
杨云帆轻轻笑了笑,脸上保持着礼貌。
“不麻烦,仙长言重了。这是下官的荣幸。”
庄武德没想到,杨云帆如此客气。而且看赵信对待杨云帆的态度,也有一些恭敬,对方来历一定非同小可。
庄武德是官迷,最擅长察言观色,知道自己若是能巴结到这位仙长,一定可以马上升官发财。
“仙长和五殿下稍等,下官立马去安排!”
一念及此,庄武德只觉得腿脚都轻便了不少,一溜烟就跑下去安排了。
“赵兄,失陪了。”
杨云帆对着赵信微微一笑,而后,抱着小丫头,跟着那太守前去。
天大地大,小丫头吃饭的事情最大。
“杨兄,请随意。”
赵信站在原地,眼神闪烁,心中快速思考着,如何能够跟杨云帆打好关系。
他已然确定,杨云帆和他怀中的那个小丫头,多半跟落日神山,关系匪浅。
要是他能跟落日神山这个庞然大物搭上哪怕一点点关系,他们赵国在绿地平原,都可以横着走了。往后,更是不用再看离落丹宗的眼色行事。
“嗯?”
等到杨云帆走后,忽然间,赵信感应到了什么。
他眉头微微一皱,从怀中拿出了一枚镌刻着“离落”二字的令牌。
这是他作为离落丹宗弟子的身份令牌。
同时,这令牌也有一定功能的通讯作用。不过,他的令牌较为低等,还达不到千里传音的功能,只能靠光晕不同,来判断信息。
“红光闪烁?意味着杀伐落难。难不成,有长老级别的强者陨落?”
此时,这令牌上散发着微微的红光,令人感觉到刺目。
赵信眉头紧皱,有着不好的预感。
不过,离落丹宗在两界山另外一边,哪怕真的出了事情,他一时半刻也赶不过去,只能摇了摇头,将这件事放下来。
……
两界山。
广袤无垠的山林之中,静谧如常。
“轰!”
忽然间,七八个身着黑袍的阴阳境界修士,浑身散发着无比强悍的戾气,凭空出现。
他们一越过两界山,身影就化作一道道虹芒,如同闪电一样,迅捷无比的朝着前方的黎阳城而去。
“终于翻过两界山,到赵国地界了!”
“司徒血,这家伙真会搞事情,一百年任期到了,不乖乖回归宗门,竟然请求宗门,继续担任赵国国师?他以为他这一点心思,瞒得过宗主吗?”
“这百年来,宗门收到的材料,一年不如一年,诸位师兄和师叔,已经多次提出不满了,所以才让药辰这冷面家伙去接替他的位置。他连这一点都没有看清楚!”
“不过,这下可好了,前脚这家伙请求连任国师的飞剑传书刚到宗门,后脚他就陨落了!连本命魂灯都熄灭了,夺舍重生都来不及。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出手做的这件好事!真是为我离落丹宗,清理了一个大蛀虫。”
几人互相调侃了几句,忽然间,有一个修士道:“你们说,司徒血的死,会不会是药辰师弟做的?”
其他人一听,俱都想起了药先生那冷厉阴森的模样,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果司徒血真的得罪狠了药师弟,按照药师弟那阴狠的性子,没准真的会杀了司徒血。”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