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药皇此刻的模样,苏冥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苏冥想说些什么,可是他张了张口,最后只剩下深深的沉默。
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打扰这位师傅为好。
苏冥做了一个最为理智的举动。
很快。
药皇收回目光,随即缓缓开口说道“乖徒儿,你要想在这个玄黄大世界迅速提升修为,只有两个捷径。”
苏冥沉默,聚精会神地听着。
看见苏冥此刻虚心求学的模样,药皇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孺子可教。
药皇暗中对苏冥竖起大拇指。
“第一,就是要学会炼丹之术,我口中的炼丹之术,可不是那些阿猫阿狗口中的炼丹之术,真正的炼丹之术,根本不需要什么炼丹炉,你要知道的是,天地间最好的炼丹炉,其实就是人的身体!”
药皇的话,对于苏冥来说,无异于振聋发聩!
天地间最好的炼丹炉,乃是人的身体?!
这个消息,对于苏冥冲击力极强!
一扇神秘大门,仿佛轰然间,在苏冥脑海中打开了!
在玄黄小世界,苏冥虽然接触过炼丹之术,但是那些炼丹之术,无一不以炼丹炉为工具,从而将丹药炼制出来。
炼丹用炼丹炉,这乃是天经地义的事。
而现在药皇却告诉苏冥,炼丹最好的器具,竟然是人的身体!
看着苏冥的反应,药皇眼中的得意之色,当即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师傅,人的身体,如何能够炼丹?”
苏冥定了定神,随即对着药皇虚心发问。
“乖徒儿,你一定要记住,人的身体,才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也是一个人最大的宝藏,当一个人的身体强大到一定程度,那么身体内的一滴血,就可以演化为一个小世界,甚至一个大世界,换句话来说,当你的身体达到滴血化世界的时候,那么对于那些世界中的生灵来说,你就是真正的创世神!”
药皇一字一顿,开始为苏冥答疑解惑。
轰!
苏冥脑海中,当即宛若有一道雷霆陡然炸响,震得苏冥的身体止不住地剧烈一颤!
滴血化世界?!
苏冥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强大到那种程度!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的确是太可怕了!
苏冥眼中闪过一抹惊骇之色!
“乖徒儿,我且问你一句,如果当你达到滴血化世界的程度,那么你想要炼丹,或者炼器,还需要其他的器皿辅助吗?”
药皇看向苏冥,似笑非笑地开口问道。
“不需要!”
苏冥想都不想,当即直接摇了摇头。
一个人如果真的强大到那种程度,举手投足就可以演化出一个世界,自然不需要再借助其他的器皿了。
“没错,的确不需要。”
药皇笑着点了点头“为师现在告诉你,但凡是玄黄大世界的生灵,其修炼的目标都是朝着滴血化世界而去,只要达到了滴血化世界的程度,那么一个人的肉身,就真的拥有了不朽之伟力,天地灭,而人不灭,只要不碰到更高层次的绝世大能,那么就不用担心死亡的问题了。”
“当然了,如果两个同样达到滴血化世界的强者激战,那么弱的一方也很有可能被灭杀,化为强者不断迈向顶峰的养料,修炼一途,从来没有真正的安全。”
药皇的声音中,突然透出一抹深深的感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莫非
看见药皇此刻的神情,苏冥心中隐隐有了一种猜想。
不过此时此景,苏冥自然不会故意去揭药皇的伤疤。
“好了,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再提我怕我自己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唉。”
药皇苦着脸,轻轻地叹了口气。
噗!
苏冥听了药皇的话,差点一个没忍住笑得喷了出来。
这个老头,真有意思。
苏冥在心中偷笑不已。
“好了,回归正题。”
药皇看着苏冥此刻的神情,狠狠地瞪了苏冥一眼“为师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我接下来要讲的炼丹和修炼,其实归根到底,乃是殊途同归的一条路,只不过方式有些略微不同罢了。”
“人的体内,一共有十二万九千六百个窍穴,每一个窍穴,都蕴含了无穷潜力,只要修炼出一个窍
穴,那么修为就会提升,与此同时,人的潜力也会不断受到开发,当这十二万九千六百个窍穴都打通,那么就拥有了滴血化世界的资格,只要最后能够将所有窍穴炼化为一个窍穴,达到万法归一之境,就是滴血化世界的大神通者了。”
“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首先打通一个窍穴,然后利用窍穴进行炼丹,这种炼丹之术有两个好处,第一,炼丹速度更快,丹药品质更佳;第二,通过炼丹,可以不断拓展窍穴,让你更好地打通窍穴,修炼速度比普通人快多了,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为师当年就是因为修炼这种炼丹之术,这才能够在短短时间超越诸多同辈,以最短的时间修炼到了滴血化世界的境界,如果不是因为”
药皇一字一句,开始为苏冥讲解窍穴,炼丹,修炼的事情。
到了最后,似乎是想起了曾经的伤心事,药皇的神情突然变得黯淡下去。
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药皇的话突然戛然而止。
窍穴、窍穴、窍穴
药皇的话,对于苏冥来说,无异于醍醐灌顶,替苏冥打开了一扇崭新的神秘大门。
原来。
修炼到了最后,竟然是修炼人体内的窍穴。
苏冥眼中流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突然。
苏冥想起什么,直接对着药皇开口问道“师傅,你当年不是因为被困在造化之门中,这才”
这话。
苏冥当年在造化之门遇见药皇的时候,曾经听药皇无意间提起过。
“其实,这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唉,不提这些伤心事了,添堵。”
药皇叹了一口气“乖徒儿,你只需要记住,你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将每一个窍穴,都修炼到极致,否则将来你会吃大亏的,这是为师心中的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