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页)
天山剑宫的弟子当中,有两人金发飞扬,这两人样貌极为相似,显然极有可能是两兄弟。
刚才出言讥讽古剑潭这边的,正是这两个金发男子其中一个。
“你们说什么?”
“嘴巴放干净点!”
古剑潭这边,段涵几人顿时咆哮回应。
昨日天山剑宫的弟子,登门来羞辱,即便庄园的门关上以后,依旧在外面叫骂了好一阵,周围其他宗门的弟子,基本上全都知道了。
所以,古剑潭的这些弟子,才会憋闷不已,商议下一次定然不会再忍气吞声。
他们也预料,天山剑宫的弟子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如此……玄通塔的弟子一走,天山剑宫马上就挑事了。
对于古剑潭这边的火爆回应,显然天山剑宫的弟子,并没有料到。
但随后,在天山剑宫的这些弟子脸上,一个个都是浮现出嘲讽和玩味的笑意。
“呦呵。你们古剑潭今天变硬气了?怎么不像昨天一样,做缩头乌龟不敢出来?”天山剑宫的弟子当中,那两个金发男子其中一人走了出来。
此人乃是狂战天,不少人都认识他,在玄通府有一定的名气。
狂战天的弟弟,就是和他一直站在一起的另外一个金发男子,面容看起来年轻几分,气息也稍微弱些,此人名为狂战武。
“狂战天。昨日是长老有令,不让我们回应。否则……你以为,我们会对你们的叫嚣置之不理?”林牧之冷笑回应。
“是么?今日你们长老已经离开,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回应!”狂战天周身大道之力涌动开来,一头金发飞扬,气势骇人。
“哼!”
林牧之冷哼一声,一步跨出,周身剑气涌动。
两人针锋相对,目光如锋利的剑刃,直视相对。
而天山剑宫和古剑潭的其他弟子,一时间同样剑拔弩张。
周围其他宗门的弟子,大多都是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当发现两边对抗的宗门,是古剑潭和天山剑宫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摇了摇头。
甚至还有一部分人直接出言讥讽古剑潭自不量力。
天山剑宫,乃是一流势力,和道元门、洪武宗并列,这三个宗门的实力,毋庸多言,要明显比二流势力的宗门拔高一大截。
每一次玄通塔招纳的新晋弟子,其中至少有一半被这三个宗门占据,余下的大大小小的数百个宗门来分剩下的一半。
甚至有时候,这三个宗门,会分掉大半部分的名额。
由此也可看出,这三个宗门,弟子的实力要普遍在其他弟子之上。
古剑潭在众人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二流宗门,虽然在二流宗门当中还算有一定的名气,但是要和天山剑宫比划,那完全就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哼!”
突然,一声冷哼传来。
“玄通塔内私自打斗者,杀无赦!”
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说话之人并未出现。
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凛凛的杀意。
玄通塔内,严禁打斗。
即便是本门弟子,也不能够无缘无故地私自比斗,而天山剑宫和古剑潭这些弟子,现在还未进入玄通塔,只是外来之人,若是在这里惹事,恐怕遭到的处罚会更加严厉。
“古剑潭的废柴们,这次,暂且放过你们一次。明日进入神门秘境,你们最好祈祷不要遇到我们,否则……你们这些废柴,我一刀一个。”狂战天指着古剑潭的弟子,狂傲喝骂,嚣张无比。
随后,他和其他天山剑宫的弟子,大笑之中,扬长而去。
“媽的,真是嚣张啊!”在林晨身边,段涵双拳紧握,愤怒不已。
其他古剑潭的弟子,同样一个个气血上涌。
天山剑宫,好生张狂啊。
林晨则是微眯着眼,若有所思。
古剑潭的弟子,在郁闷当中回到庄园,他们并没有直接去参加琴音歌会。
刚才和天山剑宫的冲突,让不少弟子心里都有些憋闷。
不过……刚才气势上的交锋,古剑潭的弟子已经输了,虽然没有直接开打,但是他们也明白,自己的实力,的确不足以正面和对方抗衡。
司马忌站在庄园内,负手而立,似在思索什么。
听到庄园门打开,他转过身,看向众弟子:“怎么,你们没有去参加琴音歌会了?”
“刚才,天山剑宫的弟子,又挑衅了我们!”于洛海愤然道。
“就因为这个原因?”司马忌微微一笑:“在我看来,你们更应该去。”
“为什么?”林牧之问道。
“琴音歌会,其实就是灵鹤宗结交同门的手段。据我所知,灵鹤宗一向和天山剑宫交恶,另外也有一些其他的宗门,对天山剑宫一直心存不满。你们现在去参加琴音歌会,倒是有希望能够和其他宗门结盟。”司马忌道。
“我明白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洛海双眼一亮:“兄弟姐妹们,那我们就去琴音歌会看看!”
“是要去看看……”林晨身边,段涵连连点头,似乎迫不及待。
“段涵,我看你就是想要一睹上官清婉真容吧?”林晨打趣道。
“嘿嘿……”段涵咧嘴一笑:“林师兄,你就不要说穿了嘛。”
众人一阵哄笑。
随后,古剑潭的一行弟子,前往天潭园。
天潭园占地极广,其中布满瑶池假山,灵雾缭绕,廊腰缦回。
悠扬的琴声,在天潭园内回荡,有女子的歌声,清丽如灵鸟,婉转低吟。
灵鹤宗这个宗门,只招纳女弟子。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容貌非同一般的美丽女子。
此时,在天潭园内,灵鹤宗的不少弟子,正在弹奏弦琴,有些弟子则是在招待前来的各宗弟子。
林晨一行人,在两名秀美女子的引导之下,坐到了天潭园一隅。
前方是一座巨大的水池,池水里有各种花儿摇曳,散发出沁人的馨香。
在水池的最中间,是一座精致的红亭,灵鹤宗那些演奏弦琴的女子,便是坐在红亭的二楼。
琴声悠扬,花香沁人,饮酒畅谈,各个宗门的弟子,在此交流,推杯交盏。
“灵鹤圣女来了……”
突然,有人惊呼一声,一道道目光,顿时朝着同一个方向扫视过去。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