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筱的脸色自然是不大шщЩ..1a
“外公,要是你问我的意见,那我当然是反对的。到时候花田那边的鲜花是供应有清味的,我不希望有什么不怀好意或是我讨厌的人混进去,万一他们在花田动什么手脚,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江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见姜松海急着解释了。
“我不会让她接触重要的,就安排她帮帮忙带带平平,煮煮饭这些事,先收留她一段时间,到时候再让她去别的地方找事做去。”
“我真的不太愿意。”
江筱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发现口袋里传信符图发热了,想着会不会是孟昔年的来信,她一下子就无心再谈这个话题。
“外公外婆,我们明天一大清早就要去华明县,我先去睡了!”
说着她立即就跑上楼了。
姜松海和葛六桃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
“过了这么长时间,我看小小还是完全想提起老姜家的人。”
“是啊。”
江筱一上了楼关上房门就把什么姜跃群和姜彩娇的事情抛在脑后了。
现在这些人要成为她的烦恼基本不可能。
她赶紧把传信符图拿了出来,果然是孟昔年的来信,写得很是简短。
“刚抵达目的地,大雪纷飞的地方。”
只是看到了这么一句话,江筱就有些心疼了。
现在家家户户都要准备着过年了,他们却要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在大雪纷飞的地方执行任务。也不知道会有多冷。
“危险?冷吗?”江筱怕他等久,也只是回了这么四个字。
孟昔年很快又回了信。
“危险,但我会平安。很冷,想你就暖。”
江筱紧紧看着那一行字,眼眶微微泛红了。
他是不想骗她,对她说谎话,所以有危险他直说了。
他都直说了危险,那这个任务的危险系数一定是很高的。他说很冷,那里就肯定是冰冻彻骨。
她坐在床上,莫名地也觉得冷了。
“远吗?我能去吗?”
她现在有一股冲动,想要马上去他的身边,给他一个拥抱。
慰藉他,也慰藉自己。
但是孟昔年很快又回了信。
“远,超出千里,不能来。”
超出千里,而且中途没有落脚点,这一次是连有千里符图都去不了。
江筱还没有来得及回信,孟昔年下一封信又来了。
“马上进山,不说了,我爱你。”
看来,他是抓住一点儿空隙机会,给她写了这么几封信。
大雪纷飞里,还要冒雪进山?
但是纵使是心里很担心,江筱也知道不能再回信去打扰他了。
她只能在心里也再次说了一句。
我爱你。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没有亮,丁海景就已经起来了,在楼梯中间轻轻敲了敲木板。
江筱听到了动静,睁开了眼睛。
“老丁吗?”
“嗯,起床,出发。”
“我起来。”
江筱一晚上都梦到了孟昔年,起得稍晚了一些。
三人动作极轻地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没有惊醒姜松海他们。
到八点多的时候,他们已经抵达了华明县。
江筱指着路,一路开到了华明县的家。
“小姜,你的房子可真多,这里也有?”
关铁柱的话音刚落,二楼天台有人探出头来,“嫂子来了?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