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品书手机端 m..你说的很有道理。”安天伟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
“安大哥,我一直都当你是我们的大哥。所以,我今天所说的话,可能在你以为没有顾及到你的面子,但是我们这些征战于第一线的层们,现在不单要面对敌人,还要面对来自于公司的压力,我们又怎么能全心全意的在外面征战?”
安天伟抬起眼,看着傅凤雏。
“那你认为我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傅凤雏面对着安天伟直视过来的目光时,不知道为什么心下有了些怯意,但她却鼓起了勇气,接着道“我们现在公司初创,最重要的晨凝聚人心,这个时候因为这一点小事,要追究责任,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些层,不公平。”
安天伟沉默的看着傅凤雏。
要搁随便别的公司,傅凤雏所说的这一切并没有错,但是这儿是安天下集团,不是任何一家别的公司。
傅凤雏今天最大的错误,是用别的公司的标准套用给了安天下集团。
“我并没有要否认错误,但是我觉得这个事不应该扩大化。”傅凤雏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扩大化指的是什么。
安天伟事先安天下集团在这方面的应对有过相应的章程。
层被处罚,总部不会藏着掖着,反而会向全公司公示。
另外,安天下集团所有的基层员工,都有参悟第一幅图的资格。这是在更大范围内,为了充实后备人才库所做的准备。
安天下集团目前的这些层都已经领悟了法则之力,但安天下集团层的格局不可能永远不变。这是大家都心知肚知的事情。
在基层的员工里,现在已经看出来了不少好苗子。
这些好苗子将来都有可能成为代替目前坐在这儿的人的位置。
所有任何一个人,对于安天伟来说,都是公司宝贵的财富。是公司的无价资产。
傅凤雏的话在层里,其实很有市场,塞拉蒙特和爱德华伯爵这个时候都选择了沉默,毕竟他们不是真正的人类,在公司最高层是人类的前提下,塞拉蒙特和爱德华伯爵其实是有着那么一些防备心理的。
“你觉得这件事,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是的,安大哥。”
“现在在在开会,叫我的职务。”安天伟道。
傅凤雏心里格登了一下,面色有些不自然,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叫了一声总裁。
“嗯。既然这儿是集团会议,那么我是以总裁的身份来跟各位讨论一下这件事。傅凤雏,也许你认为你自己说的很在理,而且也是这么想着的。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的那些标准,在公司这儿行不通!”
很直接的将傅凤雏的话全盘否定,没有留半点余地!
雪豹女子别动队的队长梅子有些忧色的直了安天伟一眼,但是却没有吱声。
思晓晓也想说点什么,但同样,她的话到了嘴边,也全部吞了回去。
那位和傅凤雏犯了一样错误的血族天才,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只有安天伟看的清楚,血族天才的嘴角其实是挂着冷笑的。
任何一个公司大了,人多了,权力大了,都会在人事出现问题,区别只在于问题的性质和大小不一罢了。
安天下集团也同样如此,这些跟着安天伟一起打江山的老人,资格和资历都很老了,在安天伟这儿的话语权也大。
血族相对来说跟安天伟的日子要短的多,所以血族天才以为他都不需要有任何表态,已经过了这一关。
算是将功抵过,相信以层们在外面开疆拓土的功劳,难道还不得几个手下的命?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能坐到这儿的,哪一个人不是有将帅之才?
血族天才不相信了,安天伟还能真的拿他们这些安天下集团的流砥柱开刀。
“做做样子罢了。也肌肉长到脑子里的狼人们,才会信以为真!”
有了这样的先入为主,血族天才胸有成竹,似乎早已经看透了结局。安天伟现在的任何神态,在血族天才这儿都不过是在做戏给大家看罢了。
“别的公司怎么样,我管不着也犯不着管!但在安天下集团,任何一个人的命,不管是高位的还是低位的,都是价值最高的公司资产!你们这样子,将公司理念置于何处?”
傅凤雏给安天伟呛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脸憋的通红。
而血族天才也正了正神色,他发现事情和他想像的有点不对了。
“这六个人,我是救了回来!但是通过你们今天的表现,我相信,这六个人不会是最后六个人!我给你们机会将你们过往的报备再清查一遍!如果有遗漏,第一时间报公司总部。”
“这不是对某一个说的,而是对你们全体!”安天伟声音提高了一点“我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们,对公司价值最高的资产随意处置!”
“我在这儿等着,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后,我需要看到你们自查的结果。”
安天下集团的层们立即调头去自查了。
安天伟刚才的话里话外透出来的隐含意思,他们都感觉到了一阵不寒而栗。
随意处置公司价值最高的资产,这个性质可是很严重的。
各层将他们以前报备的名单再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查。
紧张的一个小时过去之后,安天下集团的层们又来到了会议现场。
各个层们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不查不知道,而当他们真正的自查了之后,才发现每个人的报备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一些问题。
失踪人口报死亡的,并不只限于眼前被发现的这四位层。
将所有的失踪人口统计了一下,确认了死亡人数和失踪人数之间的差是三十六人。
即是说这三十六人是下落不明的,原本应该报的是失踪,但却被归为了死亡一列。
安天伟将层们汇总过来的材料看了一遍,脸色铁青!
“三十六人!”安天伟咬牙切齿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