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脸还真大啊。这东西也不是你的,为什么要还给你?你是……特拉法尔加罗的什么人啊?”林夕慢慢说道,语气中充满挑衅。

“不用你管!把它还给我!”拉西雅嘶喊道。

她很用力的在喊,可是声音却因为刚才的咳嗽变成的沙哑,在加上她已经有太长的时间不说话了,所以根本喊不大声。

“不会还给你的。”林夕忽然收敛的笑容,冷冷地说道,“这是鬼哭的刀鞘,我会将它亲自还给罗的,而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

“我说了,把它还给我!”

拉西雅情绪激动,甚至直接上手,想要从林夕手中抢夺。

可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小鸡崽儿和恶狼,完全没有可比性。

恶狼再一次扼住了小鸡崽儿的脖子,看着她痛苦的脸色,掐算能够让她最大体验窒息的痛苦,却不致死的程度……

恶狼放手,小鸡崽儿趴在地面,苟延残喘。

这一次,小鸡崽儿才了解了恐惧,多少学的乖了一点。

可是她……眼神依旧盯着林夕手中的刀鞘,用微不可闻的反抗声音说着——

“还给我。”

“你这副模样……简直糗到家了。瞧着你,就来气。”林夕毫不留情地说道。

没错,拉西雅的这副模样,想必在那个家伙眼中的自己也是这样。

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想要反抗,却只能屈服在武力之下……是个没出息的东西。

不过……林夕却丧失了继续折磨下去的乐趣。

折磨跟自己有一张一模一样脸的自己?怎么想都是不一般的恶趣味。

更何况,她的气已经消了。

若是角色转换,那个时候的自己也定然会做出和拉西雅一样的选择,她没有资格去指责拉西雅的错误。

“告诉你一件让你高兴的事情。李子昊那边,你就不用担心了。因为某些缘故,他已经休了你们,恢复成光棍一个,你不是他的妾,不用束缚在他身上了。而且他休妻妾的时候,是以他自身的缘由,我记得好像是潜心修道什么的……所以不会影响到你的声誉。”林夕说道。

拉西雅望着那张脸……分明是一模一样的脸,可却是那么高高在上,说出来的话,轻松自信。她一直梗于咽喉的事情,也被她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拉西雅的心中很复杂,感激之情被淹没在羡慕嫉妒恨的潮流之中。她只想问自己一句——为什么。

“而这个刀鞘呢,我会交还给罗。而你就在这里安心呆上几天……我会用一些手段,让你昏睡,不会感到疼痛,也是一种保你性命无忧的手段……如果我不这样做,你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林夕说道。

拉西雅沉默不语,也不再叫喊着还给我这样的话,只是看向林夕的眼神,是愤怒的,充满恨意的,她紧咬着下唇,眼中蓄满泪水。

“还有……我知道你喜欢罗,还是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对你这种心情,我是再清楚不过了,毕竟我也是这样的。但是……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虽然我知道这话由我来说很奇怪……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林夕无奈地说道,“放弃吧。另外找个能够疼你爱你的好男人。至于罗呢……我会好好照顾的,毕竟那样傻乎乎的男人,不多了,必须要紧紧抓牢才行……”

“真是个幸运的女人……”拉西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字。

“诶?”林夕不由得一愣,她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夸她幸运。

“我说……你很幸运啊!”拉西雅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看着林夕。

两人相距不过半臂,此时才发现,拉西雅竟然身高比自己稍微高了些,身材也比自己丰满了些,还苗条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比自己还稍微白了一些……

林夕的脑子里还出戏的想着……这个世界的女人,难道真的是基因问题吗?她是不是庆幸自己在成长期,吃了有“催熟剂”般效果的日月散?而且还因为不停的训练,抻高了个子?

不然她可能会羡慕到疯吧?

但是最后,林夕还是后退一步,拉开和拉西雅的距离。毕竟只有半臂的亲密距离,实在是让林夕觉得别扭。

“知道吗?如果是我比你早一步遇见罗的话,那么罗就是我的了……而不会爱上你!”拉西雅说道,“你只是比我稍微幸运了一点……”

“啊?”林夕一愣,心想着,早在之前,她就猜想着拉西雅会说什么,但没想到,她一猜一个准。

不过,林夕想这个应该跟幸运没关系,就算是其他时间线,罗也没有喜欢拉西雅。而林夕甚至都没有看见拉西雅的身影……但是这种事情,要解释起来的话,太麻烦了,林夕完全没有解释给拉西雅听的耐心。还不如直接动手比较快。

“我都知道哦。全部都知道!我有好好的查过你的事迹……”拉西雅说道,“而在最开始,你不过是一个只有七千贝里悬赏金的可怜女人。什么都没有,普通的就像是沙滩上的沙粒。”

林夕心想:喂喂喂,你这么说自己真的好吗?毕竟是同一张脸啊,兄dei?

“而之后……你的悬赏金涨了,原因呢?全因为你好运的得到了一颗恶魔果实。还是很罕见的赋灵果实。”拉西雅说道。

林夕拥有赋灵果实的这件事情,算不得什么秘密了,随便抓一个对海贼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

不过,对于拉西雅说的,林夕并不否认,但也不全承认。

她是不幸,也是幸运的。

“然后呢?你还了解什么?”

“我还了解……你能够上一亿,不过是因为你们船员打了海军的旗帜而已!其实你本人,还是依旧没用。甚至在之后的香波地群岛,被海军打的半死。”拉西雅得意地笑着说道,“所以,你只是因为运气而已……运气好到,在顶上战争之后,还能苟且的存活下来!”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