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走进逆**金厥岭,风绝羽就带着林烈快的在里面飞奔了起来,连阵诀都不看,仙人指路的玄法也省略掉了,他在前面左突右撞,两侧金山滑石如浪、沙潮翻滚,根本视而不见,三转五转,便逃出了啸海空鸣的阵诀覆盖范围。ww┡w.8⒈
林烈看的奇异,心惊不已,暗想风兄的阵道修为都强到了这般地步了?居然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屑考虑,真个是厉害啊。
“风兄,慢一些,等等我。”
有了风绝羽领路,林烈兴奋的像个小孩子,在后面紧紧的跟着,飞奔间二人连根头都没伤到。
大阵中洪流翻滚、百雷天降、金山就像长了脚似的不断的移动,这些阵诀都无法挡住风绝羽的脚伐,林烈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而在阵眼处通过悬空境门观望的两个大掌事阵使也是看的直瞪眼睛。
先前夸夸其谈的逆**金厥岭大掌事阵使此时忙的不可开焦,什么百雷齐震、啸海空鸣……各种各样的手段全都用上了,但还是无法挡住风绝羽的步伐。
忙的满头大汗、不可开焦,一点收获都没有,老头的眼睛瞪的溜圆……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逆**金厥岭四大阵诀,他居然连蛮力都不用,说闯就闯过去了,就像自家的后花园一样,太逆天了吧。”老头吓的嘴唇白、脸色铁青。
大无极坎离风雷阵的大掌事阵使不惜放弃了主阵的布局前来寻个快慰,没曾想还是让风绝羽和林烈把逆**金厥岭逆了个体无完肤,话说他还指着逆**金厥岭的大掌事师兄给他出气的,结果居然是这样一个结局。
老头没料到,眼神有些飘忽,看着忙的不可开焦的同门师兄嘴下便没有把门的了:“师兄,你这逆**金厥岭也不怎么样吗?怎么连我的大无极坎离风雷阵都不如,不管怎么样,我还困住他个一时片刻,你这根本没什么威力啊?”
悬天府训练弟子的规矩是看天份瞧天姿,有的人在五行方面有着独到的见解,就去修炼与五行有关的大阵,有的人对**一说悟性极高,就去修炼与**有关的阵法,总之是物尽其用,挥各自的特长。
虽然是同门师兄弟,大无极坎离风雷阵的大掌事多少了解一些关于逆**金厥岭的特点,但具体里面的威力如何,能达到哪种层次他还是知之甚少的,此时看到自己的师兄忙的焦头烂额也无法拦住阵中之人,忍不住就埋怨了几句。
就是这几句,终于把逆**金厥岭的大掌事惹毛了。
“你懂什么?逆**金厥岭绝对比你的大无极坎离风雷阵要厉害许多,别的不说,你的阵诀只有三个,逆**金厥岭的阵诀足有四个,逆**而行,地界无限,此阵无论在幻象还是迷宫或者阵诀都远远的过了大无极坎离风雷阵,你居然敢小瞧老夫的阵法?”
大无极坎离风雷阵的大掌事老头直翻白眼,看样子根本觉得对方在吹牛皮,调侃道:“那怎么一点用都没有,师兄,莫不是你多年来偷懒成性,没有把这阵法领悟到家吧。”
他一句接着一句的刺激着逆**金厥岭的大掌事,把对方气的口歪眼斜,后来也不作声了,只是一味着控制着大阵变化试图将风绝羽和林烈困在里面。可是结果仍旧不得法。
逆**金厥岭的大阵中,更是另外一番场景。
四大阵诀此时已经全数开启,数十座金山倒挂悬垂飞来飞去,无数紫蓝雷霆在天空中划过,那黑皮大鼓轰鸣不绝,虽然颜色不同,本源气息与**泰斗大阵的气机相反,漫天的魔气,但形式却跳脱不出**泰斗大阵的格局。
风绝羽一马当先,林烈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二人穿梭在泥石沙潮中,顶着漫天的雷霆飘然若仙,举止从容淡定无惧,身似流光闪电瞬息不停,闪转腾挪间,见缝插针着闪过了一个个阵诀,更是让几次金山围睹失去了应有的效果。
从容应对间,林烈看的目瞪口呆,一口一个大哥唤着,把风大杀手吹捧到了天际。
“风兄,厉害啊,面对如此恐怖的阵法,你居然如此轻松从容,小弟拜服。”林烈不是恭维,是真的心悦诚服。
风绝羽倒也没那般厚的脸皮,微笑间不加掩饰的解说道:“兄弟你高抬我了,其实这阵法的确厉害,只不过是从另一套阵法推演而来的,恰恰为兄对另一套阵法十分熟悉,也曾钻研过一段时间,所以此时推演起来并不吃力。”
“哦?”林烈眼前一亮,道:“小弟愿闻其详。”
二人都是喜欢阵法的强者,有这种机会自然免不了要请教一番。
风绝羽也不隐瞒,开口说道:“其实另一套阵法名为**泰斗大阵,是取自天地**为格局,设生死妄三门为辅,天干地支……”
他娓娓道来,不留后手,将**泰斗大阵的格局变化、阵势推演、阵诀转换、威力构成,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林烈听。
而后者则是一边跟随认真默记,遇到阵诀压来的时候举一反三推演掐算,二人在阵中跑了足足数日,几乎把每一个格局都摸的清楚明白,随后,风绝羽问道:“怎么样,林兄,可记下了?”
林烈知道风绝羽是在传授他**泰斗大阵的布阵模式以及运转方式,心中一一记下,十分感激道:“都记下了,多谢风兄指点,逆**金厥岭原来是由**泰斗大阵演变而来,怪不得风兄如此熟悉,说的也是,此阵由天地四方为格局凑成**之势,楼家又以逆**为名,我们只需反着推演,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这样看来,楼重仙还没修炼到家啊,要不然,此阵怎会处处都有**泰斗大阵的格局,还不规避其中弱点,不断完善吗?”
风绝羽点了点头道:“可能是楼重仙没有重视吧,其实逆**金厥岭还可以再厉害一些,若是将此阵领悟到大成的阶段,或许不会比四级阵法要差。”
林烈接道:“再有便是主阵之人的修为了,依我看此地主阵之人远远没有楼重仙的急智和悟性,否则你我恐怕也会为难一时。”
风绝羽并不否认,毕竟能摆下如此多的大阵,说明楼重仙的阵道修为已经站在了宏图大世的金顶塔顶端,比他厉害的恐怕也没有几个了,要是楼重仙亲自主阵,状况肯定会跟现在截然相反。
想到此点,风绝羽越来越觉得有趣了,虽然此行是为了《十方册》,但如果能悟出四座大阵所有阵法的理论和精髓,自己的阵道修为绝对会再提高一个层次,达到四级阵法师的地步。
到了那时,还不天地我有?
如此这般的想着,风绝羽提议道:“林兄,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此阵的运转方式,再留下来也是平白的浪费力气,我们出去吧。”
“好……”
说罢,风绝羽加快了度,让过了几座金山的围睹,不费吹灰之力的逃出了逆**金厥岭。
当他们离开逆**金厥岭的阵门的时候,阵眼所在的悬空浮台上,两个老头已经是瞠目结舌了。
“师兄,你这也不行啊,人家压根连根头都没伤到,是不是昨天没睡好,失了水准了?”
“放屁,你给我闭嘴,你还没看出来,此二人当中有一人对逆**金厥岭十分熟悉,想来以往也是悟过此阵的人,否则他绝不可能这么轻松。”
大无极坎离风雷阵的大掌事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得了吧,不行就不行,怎么还不承认呢,他就算再了解,还能比楼宗主强吗?要我说,就是你学艺不精。”
“奶奶的,你再说,老夫跟你翻脸。”
“得,我不说了,切,学艺不精还不让说了,我不理你了,这口气你是没办法帮我出了,我去个厉师兄去。”
逆**金厥岭的大掌事闻言也是邪火窜升,闻言道:“你别着急,我也去,四象升天路,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吃亏。”
“哈哈,我就说你不行,走,咱们一起去找厉师兄。”
话不多说,两个大掌事因为心里不服气,离开阵眼直奔第五个大阵——四象升天路。
而另一边,风绝羽和林烈也出现在四象升天路的入口。
其实进来的时候风绝羽还想着跟林烈多多的休息一会儿,恢复一下体力再进第五个大阵,毕竟每个大阵休息的机会只有在两个大阵之间的休息之地才行,结果他一提出来,就遭到了林烈的反对。
用着林烈的话来说,那就是——没必要。
一个巨大的青石铺地的广场上,竖着四个巨大的石像,石像分别镇守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自雕刻着青龙、朱雀、玄武、白虎,乃是上古四大神兽,巍巍峨峨的雕像庄重森严,散着凶悍的气息,四周黑漆漆的不见一物,仿佛整个天空都被黑暗吞噬,感受不到半点生命的精元。
那巨大雕像栩栩如生,凶相毕露,虽然是各自相对,但在风绝羽和林烈进来的瞬间,四大上古神兽的目光仿佛一瞬间投射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