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卿棠微微抬眼,看着额上爆出青筋的托德,翻手抓着枪尖,直接用力一抬!
“啊!”
一声惊吼之下,握着长枪的托德竟然连人带枪,整个被抬了起来,还没等托德反应过来,叶卿棠握枪的手猛的向下一放!
“碰!”一声沉闷的巨响骤然间传来,托德整个人被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脑子里一片嗡嗡作响。
那声响之大,震碎了四周所有的哄笑声,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看着被砸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托德。
“这是……怎么回事?”约瑟夫等人面面相窥,他们怎么有些看不明白眼前的情况了?
托德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被摔碎了一样,疼的面色发白,他缓缓抬起眼,一脸震惊的看着站在原地的叶卿棠。
“托德,你搞什么鬼?今天没吃饭是不是?连个小女孩都打不过了?”
四周等着看叶卿棠笑话的帝国骑士们面露不悦之色,怎么也不会相信,托德当真会被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少女给摔在地上。
除了放水,他们想不出第二种可能。
同伴们的嘲讽在托德耳边响起,托德的脸色瞬间一阵青一阵白,他忽的站起身,低吼一声一击重拳直接朝着叶卿棠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该死的,这个蛀虫竟然敢让他在大家面前出丑!
托德一拳猛的轰了过去,叶卿棠却不闪不避,抬手直接和托德拳对拳砸了过去!
碰的一声闷响,两个拳头撞在一起的瞬间,托德整个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一阵噼啪的脆响之声随之响起,那力道之大,直接将托德整个人震飞了出去!
“啊!”连退数步的托德捂着剧痛的拳头,冷汗直冒,他的手掌以扭曲的姿态垂在身侧,明显连骨头都已经被砸碎了。
可是叶卿棠的拳头上,却不见丝毫的擦伤,白净一片,完好如初。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如果说方才他们觉得托德是放水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的话,那么现在……两人对拳之下,托德的拳头直接被砸的骨折,可叶卿棠却完好无损,这……
“我的手!啊!”托德捂着自己扭曲的手,疼的冷汗直冒,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要让他陷入抓狂之中。
约瑟夫等人在托德的哀嚎声中回过神来,两名帝国骑士赶忙带着受伤的托德前去医治。
“棠,你下手未免也太狠了点!你难道想要托德的命吗!”看着共战多年的托德受伤,一众帝国骑士当即出声呵斥出手伤人的叶卿棠。..
“托德好心陪你练练手,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歹毒,下手这么重!”
叶卿棠扫眼看过一众帝国骑士,只觉得他们可笑的厉害。
他们认可托德,觉得自己伤了托德就是她的错,可是如果刚才被打伤的是她,估计他们只会给予无尽的羞辱和耻笑……
明明先起了教训之心的人是他们,可是现在,自己人被教训了,反倒倒打一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