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冥亡一双毫无人类情感波动的眸子,便这般直勾勾的盯着叶卿棠,似是想从叶卿棠的眼中看出些许破绽。..
叶卿棠嘴角微微上扬,面上浅浅的笑容逐渐透出了一抹冷意:“冥亡,你可知晓……当年追宫是如何死的。”
叶卿棠提及追宫,冥亡的眸内终是起了一丝涟漪,眉头微微蹙起。
追宫,当初暗影圣殿最为强大的族王,功高盖主,曾有过一时对暗影圣主不敬。
然而,便是那一丝的不敬,却最终被暗影圣主斩下了头颅,尸身被暴晒在烈阳之下,直至化作虚无。
“冥亡,本座此次回来,愈发觉得,你与当年那追宫,有些相似了……你说呢。”叶卿棠面容上的挂着捉摸不透的笑意。
“哦?”冥亡一身死气纵横,眸内寒光闪烁:“那请问圣主,既是像追宫一般,该当如何。”
叶卿棠坐在远处,一动未动,手指极有节奏的轻轻拍打着桌面,嘴角嚼着那抹让人捉摸不透的弧度:“所以,你是要成为第二个追宫了。”
说话之间,叶卿棠眸内寒光一闪而过,脸上却依然挂着那如沐春风般的笑意,却是令人毛骨悚然。
看着叶卿棠缓缓站起身来,冥亡眉头微蹙,一身死气忽是消失无踪,抱拳道:“圣主,这个罪名,属下承担不起,追宫乃是冒犯天颜的罪人,圣主如何将属下与追宫相提并论。”
闻声,叶卿棠轻声一笑,站起身来,走至冥亡旁,微微弯腰,指尖在冥亡的脸庞上轻轻划过:“冒犯天颜之人,罪当如何?”
“冒犯天颜,当是必死无赦。”冥亡开口说道。
“冥亡,你当真是有些可爱,本座越来越喜欢你了。”叶卿棠言罢,手指轻轻拂过冥亡的额头:“说吧,为何冒充冥骨。”
“圣主说笑,是圣主先将我认为弟弟,属下只是配合圣主罢了……并无冒犯之心。”冥亡道。
“你找本座,有何事商。”叶卿棠将右掌收回,眸光淡漠的看向冥亡,开口问道。
“属下找圣主,只是想商议永恒皇朝当今皇子一事。”冥亡道。
“说。”叶卿棠衣袖轻挥。
“圣主,当今太子灵衍,其智如妖,十分难缠……圣尊是否确定,为了辅佐一位大皇子,去得罪太子灵衍,若灵衍被扳倒,自是最好不过,可若灵衍未被扳倒……”说话之间,冥亡一直在暗暗打量叶卿棠的神态和一些细微的反应。
只不过,叶卿棠的眸内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涟漪,却是瞧不出任何问题。
“如果,圣主有所需要,咱们也可以辅助太子灵衍登基上皇位……”冥亡道。
冥亡言罢,叶卿棠却是一声冷笑,嘴角微微上扬,面容上勾勒出一丝邪魅之色:“你的潜台词是,本座或许会怕了灵衍。”
不给冥亡开口的机会,叶卿棠眸内寒光闪烁不停:“冥亡,你身为暗影圣殿两大圣子之一,竟是对人族皇朝的一位皇子忌惮……只怕,也不太适合这圣子的位置了,辅佐大皇子登基,只不过为小事,本座愿意出面,完全是因为兴趣所致,若不是看这永恒皇朝还有些许用处,本座弹指之间,可灭之皇朝十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