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回,且说燕枝道出了以前和潇潇的过往种种,让楚寻语真是大开眼界,真不知道自己老婆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更不知道燕枝的真实身份秦桑仙子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楚寻语以前一直只知道江湖传闻说峨眉派的秦桑仙子和游鸿子夫妇最后是退出江湖,隐居山林,而后得到飞升。没想到竟然是当了灯奴,燕枝有一点没说错,这个事绝对不能宣扬出去,否则丢不起这人,江湖上一直都是秦桑仙子人长的漂亮,天资又高,一度独步江湖,是峨眉派在江湖历史地位上的一大门面,哪怕是现在看来她拥有可以控制时间的天赋也是独一无二。其实秦桑仙子自己也是有苦难言,当初想耍小聪明利用黑灯不成反而被黑灯所奴役,这亏吃的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花开两端,各表一枝,前面说了燕枝和潇潇的故事,今天咱们表一表燕枝与段辰雨和陈奇的这条线,三人能认识完全就是因为上次千辰会,前面提到过,千辰会东方雪豪混进去乔装打扮成思奕妄图将中原八俊剩下七个全部干掉,但是在他们身上种下的术全部给燕枝解开了,最后一个慕缘也是燕枝下手失败被陈奇所解,各位看官应该还记得,东方雪豪回头的那一瞬间,燕枝吓坏了,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要知道自己曾经被东方雪豪击败的往事还历历在目,燕枝根本没把握能击败她,但是被陈奇巧妙的化解了,而陈奇出现在那里不是巧合,是燕枝故意把他吸引过去的。
这件事最早的起因就是昆仑的宋清琼身上那个东方雪豪在山下卖给他的荷包,被燕枝用小计给破坏了,但是故意留了破绽,宋清琼是宋祁的公子,自然段辰雨也是认得的,段辰雨因为蓝玉兵变的事情一直在昆仑暗中忙活,无意中发觉了宋清琼腰上荷包有一股子邪气,若隐若现,这是燕枝故意留给昆仑高手察觉的,没想到被段辰雨发现了,段辰雨晚上去了宋清琼房里,把荷包摘下来细细查看,发现其中大有文章,如果不出意外,宋清琼应该不出几天就要气绝身亡,但这荷包里的陷阱又被破解了,当真是怪事,于是就反复询问了宋清琼荷包的来历和有什么人接触过,起初宋清琼以为是蓝玉兵变的缘由,连宋清琼一个晚辈都不放过,但什么人破解的就是疑问了,宋清琼反复回忆,期间只有莫语身边的燕枝扑上来过,但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应该没那么大能耐,这件事引起了段辰雨的注意,但是不是蓝玉下的手还有待查证,而后接二连三的变故太多,尤其是骸谷要求重选中原八俊也插上一脚,让段辰雨一度认为此事是陈奇的手笔,直到后来东方雪豪直接对中原八俊下手。
段辰雨曾经私下前往骸谷驻地劝阻陈奇不要搅乱中原八俊的遴选,带着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孩子过来要求什么重选中原八俊,完全就是胡闹,眼下已经有蓝玉的事情牵连太广让自己心力憔悴,请陈奇就不要乱上加乱了,陈奇当时出于自己的目的是铁了心要搅乱这潭水,还拉宋清琼一起,段辰雨大怒,认为陈奇不择手段,连宋清琼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居然暗下手脚,哪怕是海盗也显得太下三滥了。陈奇莫名其妙,不知道段辰雨在胡说些什么,段辰雨把荷包扔出来给陈奇好好看看,陈奇见了也啧啧称奇,他从另一个角度看待此事,因为陈奇当时正带着阿七来参选中原八俊,闹的沸沸扬扬,而此时有人要谋害宋清琼,无疑就是把祸水引向骸谷,点燃昆仑和骸谷双方之间的战火,这才叫用心险恶。陈奇在段辰雨走后,立刻派遣了密探跟踪燕枝,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燕枝自然知道骸谷派了人在暗中跟踪自己,真是天赐良机,于是故意诱骗东方雪豪在昆仑见面密谈,这等于是故意把消息泄露给了陈奇,陈奇本来早就瞧出那个什么思奕是个冒牌货,只不过因为事不关己,所以高高挂起,现在倒好,居然就是这家伙在家伙自己,更有甚者,竟然豪言要灭掉中原八俊所有人,这样的言论在陈奇看来简直就是用心险恶之极,于是一直暗中紧盯东方雪豪,还有燕枝,燕枝这丫头古怪得紧,这才发生了后面陈奇帮燕枝解围的那一幕,也算是陈奇卖个人情给燕枝,表示自己收到她消息了,就相当于双方认个脸,同时也把这个怪异事情告诉了段辰雨。但是碍于身份燕枝一直无法与段辰雨和陈奇相认,只好一路上若即若离的隐约出现,甚至还暗中多次帮助楚寻语,直到事件结束。
蓝玉兵变失败之后,昆仑一战偃旗息鼓,东方雪豪被识破身份从玉虚宫逃脱,但是事情并未了结,在段辰雨的告诫下,宋祁派了昆仑司天卫中十多个高手一路暗中追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誓要把东方雪豪拿下复命,东方雪豪在怎么杀欲熏天也不至于能顶着十多个昆仑巅峰高手的天罡正雷硬上,会被劈的连渣都不剩,所以一路逃遁,直至大海边,被其他闻讯而来的灯奴掩护撤离回去。但在昆仑那么大的乱子里,严尚一身妖魔鬼怪的功法吸引了很多人注意,其中就包括燕枝,燕枝一眼就瞧出其中原委,严尚出自蜀山,原来黑灯在了蜀山。
蜀山之行燕枝可谓一箭三雕,首先是千辰会结束莫语要回峨眉复命,燕枝正好跟着一起回家;二是黑灯一直吵个不停让灯奴去救它,闹的不得安宁,但是具体在什么位置总是看不真切,其实是因为蜀山护山大阵和封尘阁阻隔了他们之间的联系,现在好了,燕枝正好回蜀地,也算安抚一下黑灯日益焦躁的情绪;其三就是和楚寻语同路,在大千世界里只有楚寻语三人一行是追着黑灯满世界跑的,既然燕枝知道了黑灯在蜀山,那么楚寻语他们一行人也就不远了,燕枝抢先一步赶到蜀山,却发现事情出了一个始料未及的变化,段辰雨竟然也在找黑灯,而且千辰会一结束就赶到蜀山将黑灯从封尘阁里取走了。
此事一度让燕枝感到极度震惊,以为段辰雨也是贪图黑灯许愿,后来听元浪所言段辰雨拿出了一种奇臭无比无比的泥巴将黑灯封住带往两广。那种奇臭无比的泥巴唤作“五色泥”,乃绝世珍品,是昔日创世神女娲造人遗留的,就是用这种泥巴塑造了寰宇万物,也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暂时压制住黑灯的天地灵物之一。燕枝知道段辰雨这么做以后松了一口气,明白段辰雨脑袋还算清醒,没像当年自己那么蠢,五色泥是段辰雨从陈奇那儿弄来的,陈奇在昆仑之战结束后,探出灯奴们身上的海腥味,十分担心,于是暗中前往昆仑的藏书高阁查阅史料,昆仑乃万道之祖,收罗典籍九万万册,囊括世间万物,翻越万卷书,其中在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义》中,收录的周公姬旦的奇闻异事中,就有周公以五色泥裹覆黑灯而镇妖邪的故事,陈奇大受启发,五色泥虽然是世间奇珍异宝,但是陈奇曾在海底遗迹中找到过一点,只不过不知道怎么用,因为五色泥乃天地灵物,不涉五行,只有用盘古女娲这样的创世神力才能驱动,凡人修真者根本无从下手,属于有价无市,没想到还有这个妙用,于是命王璐冉赶紧取出交给了段辰雨,段辰雨不敢耽误,星夜兼程赶到蜀山封印黑灯远去两广,让元浪将此事告知楚寻语三人即可。
可不料元浪虽然身为蜀山元子号十二长老,却天性不靠谱,被燕枝三言两语套出话来不说,自己还客死他乡,燕枝知道黑灯被封住暂时无碍也心情大好,于是在蜀山等着楚寻语一行人到来,顺便也应付一下峨眉的杂务,却不料劫缘门和蜀山大战爆发,弄的燕枝头大,于是赶紧暗中再一次保护楚寻语,并且劝退了小木匠。蜀山一战过后,燕枝压根不知道元浪的口信断了,而且她的注意力全部在照顾被恶鬼伯光偷袭致伤的小木匠身上,根本不知道楚寻语三人鬼使神差的跑到南疆溜了一圈,将小木匠送回岛上之后,燕枝满心欢喜的带着莫语跑到两广之地找段辰雨汇合楚寻语,也就是在那时候燕枝和段辰雨、陈奇正式第一次见面,因为黑灯被五色泥暂时封住,对灯奴控制小了许多,燕枝正式以秦桑仙子的身份说了个事情大概,因为小时候见过秦桑仙子的时间天赋,所以段辰雨能够验出燕枝真假,但对于她在灯奴中卧底还是觉得匪夷所思,尤其是燕枝对整个事件以及所谓的什么星辰预言也说不清楚就更加纳闷了,其实这根本不怪燕枝,要怪就怪潇潇,潇潇自己也是三缄其口,对谁都不说,把秘密带进坟墓里去了,因为她始终坚持认为只要自己不说,世界上就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就不会重蹈宏道门那位宗师的覆辙。
这次见面燕枝和他们二人说的很清楚,出了这个屋子自己说的什么就完全不记得了,敌人还是敌人,灯奴还是灯奴,该动手的时候还是动手,权当不认识,因为自己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出手的,相反,如果有必要还会对他们二人下手,同时,还告诉他们,五色泥脱离了大地会逐渐干涸,自己埋进去一个时间标记,日后若是封不住了就把时间倒退回来,还能继续拖延封印,所以还是赶紧想办法找地方销毁黑灯,这才有了后面一幕幕。
至于说毛毛燕枝表示完全是意外,根本没想到能在海底世界撞见它,都多少年没见过这东西了,毛毛正坐在篝火边吃烤鱼,吃的不亦乐乎,燕枝把它抱过来拿着烤鱼就往它嘴里蛮戳,戳的毛毛眼泪四溢,四脚乱蹬,燕枝又把它脸来回痛搓,搓的毛毛大呼“我和你拼了”!
段辰雨转身看身边陈奇昏昏睡去不省人事,自己叹息一声,问燕枝:“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海底的?陈奇说过,此事没多少人知道。”
燕枝正用两根手指戳着毛毛鼻孔来回捅,捅的毛毛哇哇乱叫,听段辰雨问,燕枝抬起头来奇怪的回答:“这我就不知道呢,本来我正在海面上到处找你们,后来东方雪豪召唤我,斩钉截铁的说你们在这里的海底,我们就一起来了,看来是你们这边保密不周,走漏了风声,潇潇没说错,果然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就越不靠谱。”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楚寻语问。
“我会接着回到灯奴里去。”燕枝苦笑一声,把毛毛两条后腿提起来,强迫毛毛原地倒立。
毛毛大呼:“赶紧滚回去啊!”
燕枝无奈的说道:“这戏还得接着唱,我身份还没泄露,但东方雪豪的身陨必然引起岛上其它灯奴大为震惊,所以我不回去解释一下是不行的,这黑灯的封印还能延续一段日子,你们最好赶紧想办法解决掉它,只要干掉了它,什么事都没了,还有你。”燕枝指着楚寻语斥责道:“潇潇把那么多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最好给我找条活路出来,否则黑灯脱困而出的那一天,就是我引颈就戮那一刻,我赌上我所有的一切,要是没个结果,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你先让我见到潇潇再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她呢。”楚寻语赶紧说,“你先说我怎么见潇潇。”
“这我不知道。”燕枝回答的面色古怪。
“你又骗我?”楚寻语大怒。
“没有,没有。”燕枝赶紧把毛毛举起来示意楚寻语稍安勿躁,结果楚寻语只看见眼泪汪汪、鼻涕横流的毛毛,嫌弃的一撇嘴,把毛毛一巴掌拍开,燕枝解释起来,“是潇潇告诉我的,她说在最后时刻,你会最后一次见到她,而且是在我的帮助下,但是具体的依然没有说,这你是知道的,只说是水到渠成,她已经预见到那一天,所以到了那一刻自然也就到了那一刻。”
楚寻语沉默了下来,什么都没有说,燕枝看着他的沉默也没有说话,一时间安静极了,半晌,燕枝才说:“其实从目前看潇潇的策略是正确的,她把伟大预言带进了坟墓里,所以一切才安全,到时候你自然见到她,不要着急,至于说……”话还没说完,燕枝忽然面色凝重的松开了毛毛,一手摸着额头,另一手扶着身边的树干,所有人都围了过来问她怎么了,燕枝摇摇头,皱眉说道:“我要赶紧走了,其他灯奴在召唤我,他们在调查东方雪豪身陨的事情。”
“要不然你别回去了。”楚寻语难得关心一次燕枝,“东方雪豪的死一旦暴露,你自己也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太危险了。”
燕枝淡然一笑:“那边的事情我还能应付,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别让我们失望。”说完,身形一跃,就飞走了……
(PS:QQ号:705562531,QQ群号:242418427,微信号:chmyxh,加了微信号以后拉微信群,因为微信群二维码有时效期就不重复放出来了。)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