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手也太轻了吧?”无忌无法见杀神南天阳在坑中走了出来,看样子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抱怨地说。
天行者咬着竹子,说:“换成你出手,杀神南天阳不死也得半残,这样就有失公平,毕竟……他们是师兄弟,我们帮谁也不合适,只能保他们不死。”
听到天行者的话,无忌无法讪讪一笑,并没有继续纠结下去。
对于无忌无法来说,他自然会选择帮天羽飞云,杀神南天阳突然对天羽飞云出手,正好给了他一个击杀杀神南天阳的理由。
天行者正是了解到这一点,才拖住无忌无法,自己出手的。
杀神南天阳被击落,其他假面杀手也是大感震撼,要知道杀神南天阳的实力在假面杀手中名列前茅之端,却不知道被谁给重重击落,如何让人不感到震撼?
看到杀神南天阳从坑中走了上来,凶神刀狩急忙喊道:“杀神你怎么样了?”
假面杀手们感应到杀神南天阳被轰落的力道是有多么恐怖的,房屋化为灰烬、地面更是直接砸出了一个大坑。
杀神南天阳走出坑后,看到战场的局面,已经稳稳由假面杀手占据了上风,也逐渐地开始掌握住战局,除了天羽飞云和嫌疑人那边外。
相信,只要弑血、南宫焱、无耻老贼、轮回天弑都被杀死,嫌疑人也是分分钟就要丧命的事情,至于天羽飞云那边,杀神南天阳确实不敢再插手了。
不过,不能插手天羽飞云和黑拳揽风对月的战斗,不代表他不能插手其他人的战斗。
不单是假面杀手在等待着杀神南天阳的答复,平机会的人也在等着。
看到杀神南天阳被重重轰落,平机会的人心中都是一喜,却没有想到杀神南天阳像没事人一样完好无缺地走了出来。
“没事。”杀神南天阳回了一句,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踪迹。
骇然,弑血双眼暴睁,一股浓烈的杀气瞬间接近了自己。
闷哼一声,杀神南天阳一拳击中身穿【杀道石铠】的弑血,直接将其击飞了出去。
魔刃白绝、天刀令狐看到这一幕,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反观弑血,腹部位置的【杀道石铠】上多了一个拳印。
弑血更是大吐了几口鲜血,同时也深深感受到杀神南天阳的实力是有多么强悍的,竟连【杀道石铠】都无法抵挡得住杀神南天阳的攻击,甚至【杀道石铠】都被击碎出一个拳坑。
从杀神南天阳一拳击飞弑血来看,大家都知道杀神南天阳并没有受伤,实力还是很强大,若不然的话,那么就是杀神南天阳在强撑着。
“可恶。”南宫焱牙关紧咬暗骂了一句,他现在根本分不出身来去援助弑血,自己被假面杀手鬼斩和天勾一直压制着,自己一手绝妙的暗器在近身战斗的时候,很难发挥出绝佳的效果。
轮回天弑那边也是被压得死死,无耻老贼更不用说了,斩杀了一名假面杀手后,落得一个被穷追猛打的下场。
起初见杀神南天阳被击飞出去,还以为自己这边有人赶到了,可细细一想,自己这边的人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神不知鬼不觉击飞杀神南天阳?
答案只有一个“没有”,没有人有这样的速度和实力。
那到底是谁?
南宫焱没时间去思考,根本就想不出来是什么人。
不过,嫌疑人却是猜到了。
嫌疑人猜测是天隐教的强者出手阻挡了杀神南天阳,看似帮了平机会一把,却没有杀死杀神南天阳,这就意味着天隐教那边谁都不会帮,出手只是因为杀神南天阳干预了天羽飞云和揽风对月这两师兄弟的战斗而已。
确实啊!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
天隐教那些强者们即便对天羽飞云再好,也不能帮天羽飞云击杀他的师弟,所以他们选择了旁观,更充当起了裁判的角色。
最终能救自己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兄弟!
“快啊……不管是谁都好,都快点赶过来啊,不然他们真的撑不住了。”嫌疑人心中不停呐喊着。
无耻老贼一点伤势都没有,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不停地躲藏闪避神功吕剑仙的攻击,自己的黑暗炼气术……面对假面杀手神功一点效果都没有,失去了所有意义,被克制得死死的。
弑血也被杀神南天阳击伤;轮回天弑和南宫焱也好不到哪里去。
杀神南天阳出手的时候早已经有了防备,却没想到这么顺利就一拳击飞了弑血,看样子只要不插手天羽飞云的战斗,自己要杀平机会的任何人,都不是问题。
“杀神,这边由我们来就行了。”对于杀神南天阳似乎要趁胜追击,魔刃白绝横身在杀神南天阳身前,语气颇为不爽地说。
此时,杀神南天阳才察觉到天刀令狐似乎也停下手,目光略带不满地看着他。
这使得杀神南天阳不由得苦笑,魔刃白绝和天刀令狐两人看中的猎物,可绝对不允许其他人沾手的。
杀神南天阳由于想得太多,一时间忽略了这一点,对魔刃白绝点了下头,身影再次消失。
轮回天弑察觉到这一点立即喊道:“都小心被偷……啊……”
可惜,轮回天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杀神南天阳一拳轰飞了出来,接着杀神南天阳箭步而上,一拳又一拳地轰击在轮回天弑身上。
凶神刀狩和天炎刘煌见状,并不像魔刃白绝和天刀令狐那般,反而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炼气术,火囚柱。
天炎刘煌见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着轮回天弑遭受到杀神南天阳的猛攻打击,直接施展出炼气术,一条火柱从轮回天弑身后突起,更是飞出了铁链形态的火焰向轮回天弑捆锁而去。
轮回天弑吃惊杀神南天阳的速度之快和实力之强,自己一身霸气炼气术竟被杀神南天阳一拳接着一拳给击散了,紧跟着再吃一惊时自己已经被火焰捆绑住,在杀神南天阳的攻击下,丝毫无法挣脱开这火焰炼气术的捆绑,死死被紧绷死捆在了一条火焰柱子上,若不是一身霸气炼气术,恐怕这时已经要被火焰烧熟或者烧成灰了。
“交给你们了。”见到轮回天弑被天炎刘煌束缚住,杀神南天阳交代了一句,立即向另一边飞速而去。
杀神南天阳话毕后,就听到了南宫焱一身惨叫声……
无忌无法看到这一幕,开始有些不淡定起来了,紧张地对天行者说:“你看你看,这战斗根本就不公平,我们是不是要把天平给拉回来一些啊?”
天行者沉着脸摇了摇头,示意不能出手。
而在天行者心中也不停地劝告着自己:不能出手,绝对不能出手,除非有人干预飞云跟揽风对月的战斗,不然其他的战斗自己绝对不能插手……不能……
无忌无法看到天行者的示意,整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最后直接转过头来个眼不见为净。
天羽飞云也发现自己的兄弟一个接着一个被重创击败,心中也是大急,想要出手去阻挡杀神南天阳,却被揽风对月给拦住了。
“师兄,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呢。”黑拳揽风对月拦住了天羽飞云,满眼尽是怒火,因为……神锤狂攻被杀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清楚大局将定,假面杀手必然会获得胜利。
天刀令狐悄然传声给魔刃白绝说:“情况好像对我们这边越发有利……得想个办法才行。”
“呵,可别小看平机会,能赶来一个,未必不能赶来第二个第三个……”魔刃白绝笑着回应了一句。
天刀令狐眉头微微一皱:“看来你很看好平机会啊。”
“不,不是看好,而是研究过他们的资料,知道他们一定会拼死赶到的,在这之前,我们不妨就放放水吧。”,魔刃白绝极为自信地传话给天刀令狐。
天刀令狐并不反对,攻势虽猛,却没有一刀实在的落在弑血身上。
弑血一下子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前假面杀手天刀的刀可是百发百中的,现在怎么可能会在大好形势下失了准头?
带着这样的疑惑,弑血决心去援助其他人,可是身影才刚刚动了一下,就被魔刃白绝一刀给拦住了。
“你的对手可是我和天刀,想跑哪去?”魔刃白绝似笑非笑地说道。
弑血更一愣,不单单是假面杀手天刀失了准头,就连假面杀手魔刃的攻击虽然势大,却……却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他们到底想怎么样?莫非想要戏谑我?
想到这里,弑血怒不可遏地狂吼了一声,攻势突发凶猛了起来。
魔刃白绝和天刀令狐却应付得很轻松。
天刀令狐的几百把【破杀敌】形成了一个圆圈包围着他和魔刃白绝、弑血旋转着,遮挡了一些外界的目光。
而,魔刃白绝则是在【破杀敌】形成地圆圈内,制造出极为巨大的声响,内力狂涌四溢……
其他人感应到魔刃白绝的内力爆发,不由得暗叹:那个叫弑血身上穿着的石头装备防御力果真非同一般啊!
亲自击中过弑血一拳的杀神南天阳,因为亲身体验过也知道弑血身上那套石铠的防御力是有多厚的,并没有对魔刃白绝和天刀令狐的放水而起疑。
相反另一边南宫焱和轮回天弑的情况就相当的不乐观了。
轮回天弑被天炎刘煌的“火囚柱”捆住,无处可逃,看着一步步逼近过来的凶神刀狩,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让你体验一下什么是千刀万剐。”凶神刀狩边走边看着轮回天弑说。
巅峰战力六十重天,屠刀决,千刀万……
巅峰战力……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