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赶慢赶之下,张楚还是在上课铃响之后才抵达教学楼。
他来不及跟周康多做道别,将背包拿在手里,打开车门就飞快走下去,旋风一般朝着教学楼的三楼跑去。
此刻有些背着包的学生因为没课或者才下课不久还在悠闲散步,他们还没看清楚张楚的面容就只剩下背影。
张楚站在315教室的门口,平复了一下呼吸之后才轻轻打开后门,然后弯下腰想要低调坐在最后排。
虽然此前安弥给他发消息说帮忙占了中间的位置,但现在都已经上课了,张楚也不想去打搅别人,让别人站起来给自己让路进去。
可就算他如此低调,依旧逃不过讲台上面老教授的法眼!
“有个别同学别以为我老眼昏花就看不到你了,咱们班上迟到的规矩是什么?”
这位讲诉《外国文学》的教授梁毅铭以前在欧洲那边留学并且任教了好些年,所以上课的方式跟国内的教授有些不同,更加轻松愉快一些。
张楚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妙!
如果是其余教授的话,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到。
可是梁毅铭教授就像个老顽童,上课比较随心所欲,所以整个教室的目光都放在了张楚身上。
一学期也迟到不了几回,但迟到的这一次偏偏被梁教授给抓到!
此刻的张楚是崩溃的。
本来兄弟是要互相帮助的,但此刻帮腔怂恿的却依然是自己的那群好友。
不对,应该叫损友才对!
“迟到就表演一个才艺!”安弥唯恐天下不乱,这会儿格外期待张楚到底要表演什么。
他的确帮忙请了假,如果张楚直接不来的话还没事儿,上课上了几分钟之后就进来,那假也白请了。
梁毅铭看着气氛热络的课堂笑了起来:“没错,你今天打算表演什么?”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张楚从最后一排站起身来,耸耸肩膀说道:“我的才艺有限,就给大家讲两个冷笑话如何?”
“不行不行,冷笑话算什么才艺,你唱个歌吧!”
孙瑞琪起哄道,他可是知道张楚唱歌要命,现在就想看看怎么下台。
其余同学也放开了,很多人都没听过张楚唱歌,其中有人甚至把手机都给拿了出来。
“对啊,唱歌,唱歌吧!”
“会不会唱《悟空》?要不然唱校歌也行。”
“来来来,我们都准备好了!”
张楚的提议被否决了,这群家伙竟然想要听自己唱歌,简直就是老寿星吃砒霜,不想活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自己的脸面不要了,也得让这群家伙感受一下魔音绕梁的滋味。
于是他想了想说道:“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我就给大家清唱一首歌吧,唱得不好请多多担待。”
安弥将手机的抖音客户端打开,将手机镜头对准教室后面的张楚,他打算将好友的“神级唱功”给传播出去,让世人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唱歌要命。
孙瑞琪却出人意料的用两根手指捂住耳朵。
在KTV里面有伴奏都还唱得惨绝人寰,现在没伴奏清唱的话,估计跑调能跑到欧洲去。
其余人不知道,可张楚的那群小伙伴们都清楚得很。
张楚其实也在埋怨系统抽奖,为什么能抽出古董鉴定之类的技能,但偏偏就是抽不出唱功或者演技方面的能力。
演唱的歌曲就是现成的,他刚刚发在微.博上面的那首诗其实也是一首歌!
木心老师的这首《从前慢》被人谱曲之后进行了演唱,最终甚至还在央视春晚上面被刘欢、郎朗等人表演,知名度很高,是民谣里面不可多得的佳作。
民谣对演唱的技巧要求并不高,只是要求投入足够的感情进去。
所以张楚在救世主系统里面用场外求助功能打开伴奏带,让旋律在脑海之中回响,而他则是跟着伴奏唱了出来。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
第一个字的调起得稍微有点高,张楚也没有关注自己到底有没有走音跑调。
反正这个世界上面没有《从前慢》这首歌,别人不知道歌曲到底是怎么样,他唱出来的就是原版,唱出来的就是标准!
机智如他。
专门找的就是这种没人听过的歌曲,要不然音痴的属性就要被曝光。
安弥的确没有听出来张楚到底唱的是什么歌,只是看着那货陶醉的模样略微有些惊奇。
词很美,曲调也有点意思,准备等会儿下课了问问张楚这究竟是什么歌,去找原唱来洗洗耳朵!
然而当这首歌来到“从前的日色变得慢”的时候,张楚仿佛给这首歌注入了抒情的灵魂。
技巧被放在了一边,甚至还闭上眼睛全心去感受脑海里面的旋律。
台上的教授愣住了!
“变得慢”、“邮件都慢”这两个地方,散发出来的不是旋律的美感,而是文字缓行缓止的音律感。
那歌词简直唱出了梁毅铭的心声!
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式,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这首歌就像一面镜子,让听众走进去,走入到心中的旧时光里!
忘不掉的童年乐趣,回不去的少年忧虑,放不下的中年忧愁,向着缓缓流逝的时间剖析自己的内心,似乎活在了听众的生命里!
不知不觉中,孙瑞琪将堵住耳朵的手指给放了下来。
张楚这首歌给了他极大的惊讶!
虽然不知道原调是什么,但哼唱起来非常好听,好像过往的美好画卷在展现一般。
不说别的,整个班上比张楚唱歌好听的人多了去了,可现在他们都沉浸在张楚清唱的歌曲里面。
唱功如此不好,可依然掩盖不住歌曲的优秀!
当张楚微微欠身坐下去之后,班上的同学都炸锅了!
“这什么歌啊,还蛮好听的。”
“没想到张楚唱歌也还算不错。”
“这肯定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张楚!”安弥惊呆了,“老实交代,你究竟是谁!”
“唱得一般,但歌词写得好好。我得把那一句话写下来,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太浪漫了!”
梁毅铭拍了拍讲台,让教室里的讲话声变小点之后才开口询问道:“不错不错,张楚同学这首歌唱得挺好。歌曲叫什么名字,能跟我们分享分享吗?”
昧着良心夸奖唱得好,梁毅铭当然不会给学生泼冷水。
张楚咧开嘴笑起来:“就叫《从前慢》。”
如果这些同学去网上搜索的话,估计只能白费力气!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