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亭下,金色短发的脑袋埋在双臂之间,睡梦间眉头还微微的皱在一起。
深海之下,周围无数双闪着幽光的眼睛,身陷重围,身躯反馈而来的无力感让人绝望,威尔士亲王的脸依然冷若冰霜,看不出丝毫害怕的表情,这便是英国皇家海军的骄傲。
炮火嘶鸣,飞机在天空上呼啸,遍体鳞伤,威尔士亲王衣衫褴褛的瘫坐在海面上。
“要沉没了么……”
“好想再看一眼祖国的海港……”怀念的神色在脸庞上浮现。
一个面部被黑雾笼罩的人,缓缓走到威尔士亲王面前,蹲下来,伸出手……
“掐住自己的脖子,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羞辱自己么?真无聊!”
那只手抓住威尔士亲王的胸前:“你就从了我吧~”黑雾散去,一张熟悉的脸,带着坏笑出现在面前。
陡然惊醒,威尔士亲王抬起头看了看周围:“是梦么?”
眼睛一瞟,看见自己肩头上披着的白色提督服,略带火气的内心又平静了下来。
……
提督室里,处理完文件的白度伸了个懒腰,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提督室,想着今天的小萝莉们哪去了?太太也没来检查自己有没有好好工作,发现自己偷懒,然后说一句:“不乖的提督要被小小的惩罚一下哦~”,小姨子也没来,怂恿自己休了姐姐,自己的女仆长也没来主人sama……
用钥匙打开抽屉,这里面都是白度的私藏,除了有北宅的典藏本,还有一些外购的,反正18禁,拿出几本书册评头论足……
良久白度耳边响起一个颇为严肃的声音:“原来提督是这个口味么?”
白度吓得手里的书都摔出去了,被来人一把抓住,威尔士亲王翻了几页,嘴角勾起好看的幅度,略带嘲弄的说到:“提督的品味可真是差劲呢~”
白度捂着额头,被自家老婆……舰娘或者大哥抓住自己,有点丢人,到现在白度的脸都是僵硬的。
嗯……
“你知道的,北宅藏在我这里的,俾斯麦已经抓她好几次了。”白度冷静下来说到。
威尔士亲王看着画面上金色短发搔首弄姿的女人,笑笑问到:“有声望漂亮么?”
“亲王大人天下第一!”白度说到。
“女仆长天下第一~”威尔士亲王卷起一根手指。
“列克星敦天下第一~”第二根。
“腿仙天下第一~”第三根
“小公主天下第一~”第四根。
威尔士亲王笑笑:“提督你认为的第一和常识中的第一有些不同吧?”
“一样漂亮,各有千秋,都是我值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去陪伴人~”
威尔士亲王盯着白度黑色的眸子,没了之前的慌乱,此刻眼神倒是坚毅。
看见边上叠好的提督服,白度岔开话题:“睡得还好么?”
“挺温暖的。”威尔士亲王脸上的神情柔和下来。
“虽然知道你们不会生病,但看你趴在那睡着了,现在温度也没那么热,怕你着凉,当时我小心翼翼的,也怕吵醒你。”
威尔士亲王抿了抿嘴唇,以前只有反击能在不吵醒自己的情况下靠近睡梦中的自己,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提督,谢谢你。”威尔士亲王转过身看着窗外。
看着威尔士亲王整个人似乎都柔软了下来,白度走了过去,从威尔士亲王背后环腰抱住,“从加入镇守府到现在,你变了好多。”
“舰娘是很容易被影响的生物呢,被我的提督影响,同时提督你也变了,被列克星敦养猪。”威尔士亲王难得调笑白度。
白度脸色一囧。
“而且,婚舰多了好多。”
“对不起!!>人<”,舰娘心里只有一个提督,而提督心里却有许多舰娘,有错就要认。
感受到面前带着好闻味道的气息,白度靠了上去,吻了上去,威尔士亲王也没有躲开,慢慢回应了起来。
唇分,威尔士亲王将胸前的手拍开。
“好了,晚上一起喝一杯怎么样?”威尔士亲王问到。
白度笑笑上一个晚上来找自己喝酒的可是已经坐上太太的宝座了。
“好鸭~老实说我现在都感觉有一点醉了。”白度眯着眼睛,摇头晃脑。
威尔士亲王眼神里透着一丝疑惑,没闻到酒味啊。
“大概是因为你在我怀里吧~”白度真诚的说到。
威尔士亲王脸上荡起笑容,情话什么的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人说的,宛如天籁,黑道“大哥”也不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