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尔鲁蛮荒祭坛核心,标记坐标后的夏洛特却颓然发现任何变化都没发生,而三名神祗的进攻让冰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希尔维亚以手撑地、鬓角流汗,看上去极其虚弱。

她看上去甚至都毫无知觉,只不过凭着本能在展开属于她的空荡之庭保护夏洛特。但她唯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延缓几人的败亡时间。

湖水消退至中央岛屿,岛屿上的磷石与蛮荒祭坛的黑土形成明显的分界线,分界线快速朝中央推进。至此,冰湖已全然消失,只剩下那数百方圆的岛屿仍在苦苦坚持。

就在夏洛特等人逐渐绝望之时,变化终于姗姗来迟。一道巨大的竖状空间裂缝出现在厄尔鲁蛮荒祭坛的天空,宛若巨人的竖瞳横亘天地之间。在那竖瞳后倒映着虚空星界那枯寂壮美的景色,一道人影当先出现在竖瞳之后,他跨出一步,出现在蛮荒祭坛的天际。

随着他的出现,天际出现了奇异的变化。一道蓝色符文如同利剑般高悬在天际,符文呈梭型,其内勾勒成门状符文。那道符文形成王座,在天际旋转不休,可怕的威压朝四面八方涌去,向厄尔鲁的大地肆意昂扬地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绝望中的众人看清了那道身影,那个男人身材高大、面貌威严宛若雄狮。那是御之主伊曼纽尔.K.盖恩斯伯勒,公认的时之主陆斯恩继承者,现今所有法师共同尊奉的盟主。

当他出现时,每个人的神色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夏洛特等人是狂喜,而尤格、伊薇特、达格玛则变得严肃。蛮荒祭坛的战场上,无论是厮杀的神祗还是旧日支配者们,都在那一刹那将目光倾注在那个男人之上。

“伊曼纽尔.K.盖恩斯伯勒。”达格玛像是一字一句挤出他的名字,“你果然还是来了。”

伊曼纽尔看向达格玛,那如雄狮般威严的脸上冷冷一笑,“于情于理,我都没有逃避的可能。达格玛,时隔数千年,你我终究还是走上了彻底的对立面。”

达格玛面色变幻,也不知祂是否回忆起湮灭战争时与湮灭三圣共同进退时的情景,但很快祂就冷静下来,又恢复那一成不变的威严神情。

反而是伊曼纽尔看似略有唏嘘,“这也难免,早在你和伊薇特成就神位之时,我就预料到迟早会有这一天。”

说话间,无数法师右手举在左胸,从伊曼纽尔身后的竖状裂缝中进入蛮荒祭坛。直到身后的裂缝关闭之时,伊曼纽尔身后的法师已达数千之数。

这是任何一个法师组织都不曾拥有的精锐数量,身为多元宇宙公认的陆斯恩继承者,伊曼纽尔在事实上继承了陆斯恩绝大部分的遗产,也让他的秘法之都实力远超同济。

唏嘘过后,伊曼纽尔又恢复了以往的威严。他看向地面上那仍在挣扎坚持的岛屿,眼中出现了难得的情绪波动。随后,他用手朝那块岛屿一压,空气中的魔能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变化,它们欢呼雀跃着构筑成无可辩驳的规则,巨大规则的圆环在空中构筑,瞬间将那通天的五颗石柱笼罩。

尤格等三神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三名神祗齐齐出手阻止伊曼纽尔的行动。三股神力滚滚而至,所过之处引起不可思议之变化,如同滚滚之海席卷空中的伊曼纽尔。

但那个男人却怡然不惧,右手保持下压之势,左手往前伸出一指朝前一指。一道极细的光芒没入那滚滚神力,不见任何威势,但产生的效果却足以令人大吃一惊。

三股神力宛若遇见天敌般溃散,那神力的浪潮像是遇见了无形的巨大山脉,在接近伊曼纽尔十丈之外时翻滚崩溃。

仅仅一个回合的攻防,伊曼纽尔就展现出绝对的王者风采。取得上风的伊曼纽尔也不反击,而是右手继续向下虚压,那由规则构筑的圆环与五道石柱产生了剧烈的反应,从顶端开始爆发出璀璨的神性与魔能流光。

圆环沿着石柱继续往下,而在这时,伊曼纽尔身后的法师们也开始了行动,他们神色冷静坚决,开始从核心地带往外反攻。原本处于劣势的旧日支配者得到那数千法师的支援后,终于获得了喘息之机。战争进行到这时,蛮荒祭坛的大地上已伤痕累累,无数神祗因此陨落化为流星陨石,也有数不清的旧日支配者遗尸异域。

神祗们发现了这突如其来的强敌,虽然惊讶于伊曼纽尔居然能无视蛮荒祭坛的特殊性,直接从虚空星界侵入到核心地带,但很快祂们就接受事实,反身投入到与生力军的厮杀中。

至于伊曼纽尔则岿然不动,他仍然在试图压制五根通天石柱的可怕神力。面对尤格、达格玛与伊薇特三名强大神力的围攻,他右手保持姿势不变,左手施法防御。无论是尤格化为死亡真身、还是达格玛与伊薇特以各自神器攻击,他不仅表现得游刃有余,挥手间就能破解三神攻击,而且时不时还能寻机反击。

根源王者的威势令人惊骇,出场不久,伊曼纽尔就成了蛮荒祭坛战场的核心,无数神祗在脱身之后朝中央突进,想要支援三名神祗击溃伊曼纽尔。随着时间推移,围攻他的神祗由前面的三名变成十二名,十二名神祗各个都在中等神力之上,但伊曼纽尔依然无惧。

虽然反击的频率渐渐稀疏,但挥手间仍然防得滴水不漏,无论神祗们以领域或神器攻击,伊曼纽尔似乎都能提前一步发现对方攻击的漏洞予以破解。不仅如此,他的右手始终保持同样的姿势,形成的规则圆环一点点将五根通天石柱的神性打磨。圆环一点点向下,直至接近希尔维亚所处区域百米范围。

直到这时,伊曼纽尔才显出吃力之色,他一眼看向夏洛特,以威严的声音喝道,“还不配合我突破祭坛!”

夏洛特等人福至灵心,各自手持神器,逼出自身所有潜能配合伊曼纽尔的规则圆环朝五根石柱攻击。四道魔能洪流形成粗陋的四道规则从四个方向朝石柱核心攻击,原本还能抵御规则圆环的石柱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震动,下一刻,神性如同被击碎的玻璃朝四周溅落,规则圆环瞬间降落底部,将希尔维亚套在正中。

昏迷中的希尔维亚似乎意识到脱离危险,原本还能勉强支撑的岛屿世界瞬间崩溃,仅剩下那构筑着无数神秘符文的石柱在徒劳闪烁。夏洛特纵身一跃,将软软跌倒的希尔维亚搂在怀中,足尖点地,抱着希尔维亚跃出核心祭坛之外。

伊曼纽尔见到希尔维亚逃出祭坛,原本肃然的神色这才微微一松。他抬眼看向四周围攻的十二名神祗,高傲的冷笑浮现于脸上。

“现在,轮到我们算账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