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僧都轻响,倾水入池。(uu小说最快更新)
圈圈涟漪在塘中荡漾,惊的鱼群四散。
武家宅院的客厅中,坐在长桌前的卫宫切嗣,握着茶杯,沉默不语。
就在中年人的对面,那银发红眼的小女孩,正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他。
卫宫切嗣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憔悴,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一副疲累的样子。
无他,眼前这个如人偶一般精致的小女孩,即是中年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现在,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呢?
看着脸色不定的伊莉雅,卫宫切嗣干枯的嘴唇微微张开,又复合拢。
中年人说不出话来,好像有什么堵住了他的喉咙,让其不得发出半点声音来。
或许,自己应该好好准备一下的……
他不禁在心中暗暗想到,这一场毫无准备的见面,太过失算了。
卫宫切嗣握着茶杯的手在微微颤抖着,连滚烫的茶水洒到手上都没有察觉到。
类似的场景,早在脑内有过设想,也于梦中见过无数次。不过,只有当真正面对自己的女儿之时,卫宫切嗣方才明了,自己心中那份埋藏了近十年、压抑已久的愧疚,究竟沉重到了何等地步!它与其他情绪交织,共在心中形成一个巨大空洞。
砰……
沉闷的响动。
卫宫切嗣的额头,重重嗑在了木桌上!
“对不起。()”
中年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他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单凭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抹掉父女之间因多年不见产生的隔阂?
这个做法,太过天真了!事实上,卫宫切嗣也很清楚,这可能没什么用。
但是,除此之外,他也不觉得自己还能有别的办法来消除二人之间的间隙。
向女儿坦白一切、加以解释,让伊莉雅理解自己,争取她的谅解,重回于好?
看似简单而又完美的解决之道,早在一开始,就被卫宫切嗣给否决了。
与她这些年来所遭受的折磨、所深陷的孤独相比,一切言语,都那么苍白无力!
只要看着女儿那哀伤与忿怒交织的眼神,中年人纵有千言万语,也绝说不出半句。
所以,最先向她说的言语,只能是‘对不起’,也只会是‘对不起’。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卫宫切嗣迟来多年的道歉,并不单单只针对伊莉雅一人。
在往日的岁月中,中年人有过太多太多的愧疚。
他曾为了那份追求,为了织造正义伙伴之梦,将所有事物放到天平上衡量,亲手毁掉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自愿堕入黑暗之中,不再与幸福为邻。
爱他的人,他爱的人,有交集者,无交集者……
回首过往,卫宫切嗣一事无成,对不起任何一个信赖于他之人。uuxs.net
“切嗣……”
面对着低伏在前的中年人,伊莉雅露出了与外表不符的复杂神情。
她也不止一次想过,当自己再次面对父亲之时,对方会是什么样子。
而在那些自我幻想中,从未出现过这个男人埋下头颅,向自己低声道歉的画面!
“呵呵。”
她的笑声,有些压抑。
果然,是之前从舞弥阿姨那里得到的消息,影响了自己的心态吗?
伊莉雅忍不住在心中想到。
明明满怀着对这个男人的愤怒,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恨不起来?
她看着迟迟未曾抬头的卫宫切嗣,不再发一言。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坐着,陷入了持续的沉默中……
透过格网上糊着的薄薄纸片,这一幕被客厅木门外的另外两人收入眼中。
“走吧……”
久宇舞弥轻抚着门框,叹了一口气。
在顿了顿之后,她对身后一同偷看的少年说道:“士郎,你该去上学了。”
“我明白的。”
少年向她点了点头。
卫宫士郎还很年轻,他的人生经验并不丰富,甚至可以说是稚嫩。
不过,他也非常情况,眼前这种情况,除了当事人自己外,没有谁能够帮助他们!
就算自己留下来照看,也是无济于事的,还很有可能起到相反效果。
想到这里,卫宫士郎压下心中那莫名复杂的情绪,随手提着书包,向门外走去……
——————————————分割线——————————————
一头乱糟糟的海藻状蓝发,像是许久没有打理过。
脖子上、手腕处缠绕的黄金链条,莫约有大拇指粗细,在朝日下闪闪发光。
上身是紧绷膨胀到显出肌肉线条的花衬衫,下身穿着松松垮垮的沙滩裤,人字拖随意套在脚上,未扣衣扣而裸露出来的胸肌上,显露出一片构成图案的青色纹路。
明明戴着墨镜遮挡,有一道疤痕划过的脸上,凶意还是掩饰不住的四下散发……
间桐慎二无所事事的站在私立穗群原学院门口,浑然不觉自己吓到了不少学生。
他这副样子,确实不太雅观,还违反了校规。不过,基于霓虹人不随便招惹麻烦的习惯,大多数人都当做没看见,更别说提醒他了。他们只会一边祈祷间桐慎二不要找自己的麻烦,一边埋头向学校内走去,连招呼都不会和‘同学’打一个。
——至于会不会有老师来管这个闲事、维护校园风纪?
抱歉,这还真不现实。在这个私立经营的学校里面,除了最近在休假的藤村大河老师,还真没有谁会冒着被炒鱿鱼的风险,站出来教育这位第一股东的孙子……
作为冬木市大地主的唯一继承人、超有钱的狗大户,间桐慎二还是有点特权的。
“啊哈……”
间桐慎二打了一个哈欠,如同咸鱼一般靠在墙壁上。
而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直接吓得几个学生加快脚步,急匆匆走进校门。
“跑什么跑?”
间桐慎二扫视着四周,也觉得有些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从上个月底开始,同学们好像都在绕着自己走。
每当自己的目光看向谁,谁就会迅速的埋下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跑。
难道说……
我长得太帅了吗?
突然,正在抚摸自己脸庞的间桐慎二楞了一下。
从墨镜的余光中,他瞥见了一撮如同烈焰一般赤红的毛发。
来了!他等了一上午的人,终于来了。
间桐慎二缓缓站直身体,将胸口浊气吐出,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迈动自己健壮的的双腿,不疾不徐的朝着红发青年走去,面上不带一丝表情。
那个红发少年明显察觉到了他的来意,也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原地不动,看着间桐慎二那高大的身躯慢慢靠近,面上也露出了同样严肃的表情。
金色的眸子与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神对视着……
就在此时,间桐慎二眼中精光爆闪,身躯裹挟着惊人气势,宛如猛虎一样扑出!
在这一刻,红发少年甚至双手置于腰侧,都已经做出虚拔的动作。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头状若疯魔的人形猛虎,竟然在空中硬是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然后生生匍匐在他面前,声若洪钟、中气十足的大声喊道。
“无名狮虎,受在下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