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阳将冯圆满送回了家,嘴角微微勾起,一扫前几日的阴霾。
冯敬容阴沉着一张精致的脸,见不得宋阳脸那抹得意的笑容,“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哥,我们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听到妹妹的话,冯敬容稍稍的放宽了心,他不信宋阳,但是圆满不会撒谎。
“你去好好休息。”冯敬容拦住了宋阳,“你不必进去了,我有话和你说。”
冯圆满担忧的看了一眼冯敬容,宋阳朝着她摆摆手,“你回去吧,放心,你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冯敬容的脸色差到了极点。
“我是怕你对我哥做什么。”怎么强健体魄,她哥还是那副娇滴滴的样子。
冯敬容听到了妹妹的维护,脸色缓和了不少。
宋阳却是委屈的撇了撇嘴,“阿满。”
冯圆满没给回应,快走了几步,进了家门。
面对未来的大舅哥,宋阳决定做一个乖宝宝,“哥,你说。”
冯敬容的脸色更难看了,“你我大,别乱攀亲戚。”
戳宋阳这个老男人内心的伤痛,虽然在外人眼里看来,他正直最好的年华,可是与圆满起来,足足大了九岁,三岁一个代沟,他们之间多了三个代沟。
脸的笑容僵了僵,“早晚都要叫,以后习惯好了。”
冯敬容冷着脸,却是没在这个问题纠结下去,“我不管你和圆满会不会走到最后,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别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结婚之前不许你对她动手动脚的。”
宋阳脸的笑容再次凝固了,之前关系才确定,他才没有想那些事情,后来间发生了那么多的波折,几经辗转,她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对喜欢的女孩子无动于衷,是不是有点困难了?
“我和阿满彼此互相喜欢,哥,我会对圆满好的。”必须将结婚提日程,否则他早晚会被欲望憋爆炸的。
冯敬容冷哼了一声,“等你什么时候真的做了我们冯家的女婿,再叫这声‘哥’,现在我受不起。”说罢,扭头进了屋子,还顺便关了外面的铁门。
宋阳抬头看向冯圆满的房间,拉着一层薄纱窗帘,发现她好像在做脱衣服的动作,顿时咽了咽口水,拿出手机拨通他昨天晚偷偷存下的电话号码。
冯圆满看了一眼面的来电显示,老公二字特别刺眼。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的密码?”存下电话号码,必须要密码才能解锁。
“趁你睡着的时候,我试了指纹。”
“宋阳,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多心眼?”她点开免提,然后提出宋阳的电话号码。
“别改,我的号码存的是老婆,队形乱了不好了。”
她手一顿,“你以为列兵呢?你找我做什么?”
“别站在床边换衣服,下次把窗帘拉。”
冯圆满咳了两声,“你偷看?”
“我一抬头看见了。”
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恐怕也只有宋阳了。
“还有事儿吗?”
“今天晚我们去看电影。”
冯圆满愣了愣,她不记得自己与他和好了。
生怕她拒绝,宋阳开心的说道,“下午我来接你,等我。”说罢挂断了电话。
自从白昭昭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宋雨霏,她购了一条牵引绳,在白昭昭死命挣扎之下,又是威胁,又是恐吓,总算是套了狗套。
“走,小白,我们出去溜溜。”
白昭昭一脸的嫌弃,甚至多了一丝生无可恋,心里把闵御尘和第五念记恨了。
看着自家老哥哼着小曲回来了,近几个月见多了他冷漠的颓废的样子,看着他这么开心,有点会不过神来。
“雨霏,出去遛狗啊!”因为闵御尘送来的时候,宋阳不在家,还以为妹妹去买的萨摩耶。
“哥,你今天好像特别开心?”
“有吗?”他摸了摸自己即将要笑开成一朵花的脸,好像是有点太开心了。
“你都快笑成傻子了。”
“你才是傻子呢,没大没小的。”
见他哥又笑了,宋雨霏有点恶寒,难不成是受了刺激,现在脑子都有点不好使了?
“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阿满回来了。”
宋雨霏一喜,“真的?”
“嗯。”
她推着宋阳,“走,我们回去说。”另一只手一把拉回了绳子,又把白昭昭拖了回来。
勒的白昭昭只翻白眼,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宋雨霏。
宋阳也没掖着藏着,把这两日所发生的事情说给了妹妹听,毕竟他也需要别人给他分析分析,“你说阿满是不是原谅我了?”
“应该是吧!”
“那她为什么对我还是那么冷淡?”
“原谅不代表不生气啊,好这事儿颠倒过来,放在你身,你能不生气吗?”
宋阳赞同的点点头,“嗯,那我该怎么做?”
“我又没交过男朋友,我哪里知道?”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白昭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算了,我找一个有经验的人问问。”将身边较好的朋友想了一圈,不是胡作非为不正经恋爱的,是可怜的单身狗,根本没有人能给他出谋划策。
只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他却不敢主动联系。
“我去找嫂子给我参谋参谋?”
宋雨霏说道,“嫂子今天早走的,去市找老大了。我看你这两日好好表现,争取圆满对你改观,然后哄她和你结婚,也差不多了吧!”
说到结婚,宋阳觉得非常有必要提日程,拍了拍老妹的肩膀,“你和老妈帮我研究研究,最近有没有好日子。”
“这么着急?”
“不急不行啊。”光看着却什么也不能做,这不是要命吗?
“什么意思?”宋雨霏忍不住倒抽了口气,脑补了多种版本,“该不会是圆满怀孕了吧?”
宋阳嘴角一抽,“她才回来几天,你想的太多了,是觉得爸妈年级大了,我也该成家,让他们抱孙子了。”
“哥,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宋阳心情好,懒得和她一般见识,轻拍她的小脑袋,“遛狗去。”
身为‘狗’的白昭昭眼睛里再出浮现了无助,他要尽快恢复法力,然后离开这里。
宋雨霏拍了拍白昭昭的小屁股,“走吧!”
白昭昭粗喘了几声,决定与她保持点距离。
宋阳换了件干净的衣服,然后拉着妹妹去各大商场采购,买了许多礼物。
差不多下午三点钟,直奔冯家。
面对从未见过的宋阳,冯妈妈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宋阳自然有自己的小九九,现在冯家的男人班,他先搞定丈母娘,不怕没人给自己撑腰。
冯妈妈一听说宋阳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更是欢喜到不知所措。
拉着宋阳问东问西的,不过一会儿工夫把宋阳了解透透的,家世是他们冯家高攀了,生活在皇城脚下,谁不知道京圈里的八大家族,年纪轻轻已经是少校级别,若是再经过几年的磨炼,还有更大的作为。
长相不凡,说话也彬彬有礼,最主要的一点是,自家女儿是个小胖子的时候,宋阳已经喜欢了,这个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冯妈妈一直观察着他的坐姿,笔直如松,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所以冯圆满穿着宽松的居家服下楼时,看着老妈拉着宋阳聊天,顿时吓清醒了,“你怎么来了?”
听她这番话,好像不怎么欢迎自己。
甚至一点也没有约会的准备,尽管如此,宋阳还是笑眯眯的,没有故意躲着自己是一件好事儿。“阿满。”
“哎呀,你这个孩子,明知道阳阳来,还穿成这样?快去换件裙子再下来。”
阳阳?
叫的这么亲密好吗?
冯圆满打了一个冷颤,第一次发现她妈这么可怕,“你们两个今天才见面吧?”
冯妈妈喜不胜收,“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妈妈特别满意你选老公的眼光。”
“……”
“阳阳,等一会儿留下来吃饭。”
“等一下我和阿满出去吃,顺便看场电影,这么晚不麻烦阿姨准备,等下次我们两家来一个正式见面,再好好的拜访叔叔和大哥。”
冯妈妈听出门道了,这是打算双方家长见面,要定亲的节奏。“好。”
“阿姨,我会尽快安排时间的。”
见宋阳有些迫切的语气,冯妈妈甚是满意,虽然自家闺女还小,但是宋阳年级不小了,定下来也是件好事。
身为当事人的冯圆满被他们两个人彻底的遗忘了,班不在家的冯大哥不知道,自己不在家,被宋阳有机可趁。
最快更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