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时,正在熟睡的三人是被姚静叫醒的,三人睁开眼时,还有些迷糊,不过当吕莹,唐萱和宋君三人将三盆凉水波来时,三人立时清醒。
“舅舅,两位师叔,该吃饭了。”姚静小声说了一句。
“又该吃饭了,我们不是刚吃饱吗?”明元抹了把脸上的凉水,摇了摇疼如裂开的脑袋,问道。
“你们吃的是中午饭,现在是晚饭。”姚静没好气的说道。
面前三人可是她极为尊重的人物,也是她心目中的偶像,没想到聚在一起,变的比和酒疯子一样,可恨可气又可笑。
岳非三人看了看吕莹手中的盆子,神色一变,立时看向自己的身上,这时方才感应到衣服湿了大片,再也不敢躺着了,匆匆到外边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又装作一副高人模样,背着手向屋内走去。
“你们三个去洗洗,再换身衣服再吃饭。”宋君一副大姐大的模样,用个棍子指着岳非三人喝道。
连鬼都害怕的人物,在那条不大的棍子指过来时,身体立时一颤,接过姚静送来的衣服,跟着岳非离开了,而此时,身后传来一阵嘻笑声。
三人洗漱之后,饭菜也端上了桌,不过三人并没有坐在桌前,而是蹲在门口,每人一碗饭,一碗菜,就那样吃了,岳非本想以一家之主的开态教训一下四个女孩,但看到四个女孩的眼神后,又乖乖的蹲到门口去了。
“师弟啊,我现在才知道你的苦啊,没有女人真是一件幸福事。”明元小声的感叹道。
他的话刚刚落下,一个鱼刺落在身边,明元看了看,没敢出声,更没敢看坐在桌前吃的正欢的四个女孩,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本正经的将饭吃完。
“没吃饱自己去拿馒头吧!”
吕莹很是温柔的说道,不过却吓的明元与明玄直看岳非,不知道突然温柔下来的吕莹,是何意。
“看我干什么,夫人有令,自然可吃了。”岳非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然后去拿了三个馒头,三人又开吃起来。
问题是吃就吃呗,还非要将馒头吃完,这可苦坏了三个大老爷们,那可是一大筐啊,好在三人机灵,每人藏了几个,否则三人离开时肯定成圆的了。
饭后,岳非将前往青明山的事说了一下,并交待杨海涛如果有事,就请她们帮忙,尽量拖延时间,等自己回来。
家里有吕莹和宋君,还有灰仙在,应当不会有事,岳非还用神识联系到了金翅雕,若是蛟,柳叶和白骨精突破成功,分成两组,一组留在东湖镇,一组前往青明山帮忙。
趁着夜色,岳非,明玄还有明元离开东湖镇,三人实力都是不弱,身法很快,又是自镇后离开,倒是没有被人发现。
阴纹经的存在,岳非无字天书中看到过在,不过只是粗略的介绍,连一个阴纹都没有,初见明玄带来的那个阴纹,岳非也不确定是不是就是无字天书中记载的阴纹,不过,经过最后的朱砂笔的绘制,岳非已能确定那个符纹就是传说中的阴纹。
阴纹可单独使用也可与阴纹经联合使用,不过,阴纹经中有多少阴纹,无字天书中并没有记载,也许创下无字天书的人也不清楚。
阴纹经的创造者是地府的一个鬼魂,据说那个鬼魂本是老老实实,普普通通的小鬼,还在地府中服役,而且是偏远地带,本来他的服役期已到,本可投胎转世,阴差将他带到转轮王面前,那小鬼却自愿放弃投胎,不想再过阳人生离死别的日子。
转轮王当时很诧异,又见他老实本份,便想封他个阴差,可那小鬼宁远回到原来的偏远地带,过那无味的苦日子。
小鬼回去后,便再没有被观注过,可后来,地府中突然出现异变,惊动整个地府,后来出来了一个绝顶高手,周身阴纹护体,有着毁天灭地之势。
此事自然惊动了十殿阎罗,其中转轮王发现那个鬼魂竟是那个不愿转世投胎的小鬼。
那鬼魂虽然有着连十殿阎罗都不及的实力,但并没有做坏事,而且从此消失,无数年过去,许多鬼魂都想找到他,得到他的阴纹经,可从来没有结果。
此事便不了了之,没想到在阳间却出现一个古墓,上面还有阴纹。
岳非既然知道阴纹的强大,又有了阴纹的消息,自然不会置之不理,若是能得到阴纹经自然最好不过。
……
平阳城这几天还真的不太平,杨海涛回到平阳城,在心腹的帮助下,将几个被松下正雄害的鬼魂放入军营,几个小鬼托梦给其他士兵,告诉他们自己的经历,还要求帮他们报仇。
而且其中还提到楚大帅被抓,杨海涛被冤枉。
托梦之事若是发生在一个人身上,倒也罢了,可若是几十个人同时做这样的梦就有些诡异了,就连几个军官,包括三个团长在内都做这样的梦,还特别提到他们被抓的山洞,不过这部分内容很模糊,谁都不知道那地方在哪。
一时间整个军营都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中。
托梦之事接连出现了三天,再没有人怀疑那只是个巧合的梦了,几个团长决定寻找楚大帅和杨海涛的下落,毕竟这两人一是大帅一是参谋长,可说是军中灵魂人物,如今两人均被抓,军心有些动摇。
也正是这个时候,城中出现了不少陌生人,而且还都是修道之人,所有军人都认为是松下正雄的手下,想夺取大帅之位。
在就在众人不知所措之时,一天晚上,杨海涛衣衫不整的跑了回来。
本来是个罪人的杨海涛,在几个鬼魂的帮助下成了军中主心骨,特别是杨海涛那些不公开的部下,更是装模作样的将杨海涛捧了起来,其他人自然跟着前来问候,不过,那些人的目的是在询问大帅的情况。
杨海涛自然义正严词的胡说八道一通,还扬言要杀了松下正雄,救出楚大帅,一时间,倒是有不少军人靠向他。
而就在杨海涛感觉顺理成章成为军中领袖的时候,那些修道者却找上了三个团长,还有两位师长,而且到了第二天,他们对杨海涛的态度也大有转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