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无边怒火涌起,但理智依然还在。苏慕琼心中一动就想发动超空间力量先脱身再说,但念头刚刚升起时大脑中便立刻产生一阵剧烈的刺痛,让她忍不住一声闷哼,无力的倒在床上。
“我希望,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毕竟在你昏迷的时候,给你注射了很多专用于你的特殊药品。”亚当扎德坐在病床边,他竟然在一刀一刀的削着一个平果:“原理也很简单,经过我的研究,想要使用超空间的时候必然要承受相应的信息冲击。即便你已经习惯了,即便你的权限很高,但也不能跳过这一步。所以我只要针对接受并处理相关信息的脑区域下药,就能从源头上掐灭你使用超空间的可能。当然,这药不是完美的。不过距离你能够重新使用超空间,你还需要至少四个小时。”
此时的亚当扎德,看起来又不一样了。他没有从前的阳光温润,也没有后来的疯癫扭曲。此时的亚当扎德表情阴森而深沉,所有躁动的癫狂全部沉淀,在他的骨子里凝聚成漆黑的阴影。
他的脸色苍白,偶尔还能看到一丝痛苦。但他的手很稳,削出来的苹果皮很细很连贯。苹果皮唰唰的向下垂落,很快,整个苹果变得完全光洁。亚当扎德举起苹果,左右看看,然后将苹果放在了苏慕琼床头。
“为了防止你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我要赶在这四个小时里向你好好说明情况。”亚当扎德的声音冷淡的如同冻土中的岩石:“我知道你不想说话,所以我也不等你回应了。时间有限,我先说第一条。首先,别想着利用超空间反抗我。”
“看到我手中这个小小的按钮了吗?你猜猜它是干什么用的?你猜猜它是什么原理?”他拿出一个车钥匙大小的东西,放在苏慕琼眼前晃了晃:“我已经重新拿回了神性,你只要有一点小动作,我就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冰冷的话语传入耳中,苏慕琼仿佛木偶一样完全不为所动,连眼神都没有一丝变化。
亚当扎德不以为意的收回遥控器:“我知道你的性格,或许你不在乎,或许你可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你现在肩负的不只是你自己的生命。”
苏慕琼目光微动,结合昏迷之前的记忆,她忽然有些恐慌。
“你可能也猜到了,对,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就是:你怀孕了——我的。”
苏慕琼紧紧地撰住了纯白的床单,骨节捏的发白,浑身肌肉都僵硬起来。
“我把你诱骗过来,费尽神性屏蔽了你的感知,将你下药迷晕,其实就是为了让你怀上我的孩子。”说着最残酷的事,扎德的声音却依然冷淡而平稳,仿佛与自己毫不相干:“我当然知道你会恨我,你会恨不得彻底弄死我,但我要提醒你的是:孩子是无辜的,你可以恨我,但请不要迁怒于我们的孩子。”
咯吱,苏慕琼紧紧咬住了牙齿。此时此刻,扎德所说的话是这样的无耻,无耻到苏慕琼根本找不到任何语言可以形容这种无耻、找不到任何方法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你是一个热爱生命的人,你当然不会把对我的恨意转嫁到孩子身上。毕竟,那也是你的孩子。他已经三个月了,是个男孩,很可爱,正在发育。你摸摸肚子,早的话可能现在就有胎动了,或许还会从里面踢你的肚皮。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强纳森。如此热爱生命的你,肯定不希望让他流产。对了,说到强纳森,正好第三件事是关于强纳森的。”
扎德双手交叠,手肘撑膝盖,手背撑下巴,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强纳森,被我注入了超人药剂。根据手下那些不中用的人的预测,他应该能够顺利降生,但可惜只能在无穷的痛苦中活到三个月左右。基因崩溃嘛,你做过那么多动物试验,肯定比我更清楚。”
苏慕琼忍不住转动眼珠,看向了床边的扎德。她是那么死死地、死死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真的很想知道,一个人到底要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才会做下这种事,说出这种话。
“身为强纳森的母亲,我想你肯定很想拯救他。其实,看遍全世界,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够拯救他。当然,没根没据的想要凭空研究超人之匙,也是强人所难。不过你那么善良,当然也不会为了救自己的孩子而去祸害别的生命。英雄的约束太多了,所以我贴心的给你减少了一些麻烦——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研究素材。”
亚当扎德一抬手,空间的涟漪中,一些影像透过超空间投射过来。
那是一片几乎可以说一望无际的生物培养罐,一个个罐子中都装满了淡绿色的液体。一个又一个或大或小的生物块飘在绿色液体中,在人造胎盘的供应下慢慢的成长着。
苏慕琼瞳孔一缩,她一瞬间就认出了那些生物块的跟脚。
“以你的水平,自然已经认出来了,但我还是要做一些简单说明,这也正是我想说的第四项。”扎德指着那些培养罐:“一共是十万零四千六百五十二个人类胚胎,卵细胞来自全世界各个人种各个地区甚至各个年龄段的女性,主要是为了扩大采样。精细胞全部来自我,主要是为了贴近强纳森。按照各种因素他们被分成三组,最大的那一批五个月,最小的那一批只比强纳森大几天。”
“这些胚胎,全部都使用了超人药剂。”
“毫无疑问,现在看来他们死定了。当然,你完全可以恨他们。作为我的‘孽种’,这些扎德之子你可以随意对待。不过我不推荐毫无意义的毁灭,因为他们其实很有用。”
“我尽可能合理的给他们编号、排序。每一种可能存在的配比方式全都有,这些胚胎将成为强纳森的路灯、他的探路炮灰。他们会为他排除所有死路,寻找十万四千种道路中可能存在的生路。所以,我想你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把那条生路找出来,找到治愈基因崩溃的办法。”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