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上了扎德家的族长,但心灵却开始被金钱、权力所占领。我的**越来越强,连自己都无法遏制。而你呢索菲亚,其实,你也变了。你不再像从前那样纯粹,你开始有主见,你开始有自己的想法。我不再是从前的我,你,也不再是从前的你了。”
亚当看着自己的手心,眼神遥远而飘忽:“我之所以会那么积极的推动超空间探索,之所以会不顾生死的一次又一次的深入超空间海洋,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我也想拥有你那样的能力。我羡慕你,憧憬你,然后,想要与你同列,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去冒险。当我发现我也能够使用超空间的时候,我惊喜若狂,然后更加狂热的探索。天要使人灭亡,必先让人疯狂。我疯狂了,然后才会遇到‘那件事’……”
甩了甩手握起拳头遮挡了掌心,亚当扎德又抬起头来,深深的看着苏慕琼:“索菲亚,这几天我忽然在想,还是从前的日子好。从前,你单纯的学习,而我单纯的看着你。”
“从前?”苏慕琼回忆着过去,脸色却仍不放松:“你不是觉得那是‘淤泥一样的生活’吗?”
“淤泥确实有,但那时的淤泥都在体外。现在,外面的淤泥消失了,却都钻到了我的心里。”亚当轻轻捂住心口:“它啃噬着我的灵魂,扭曲着我的人格,篡改着我的意志。那些日子,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像自己。索菲亚,我很痛苦,我真的很痛苦。你扪心自问,你觉得,我会是一个拿活人来做实验的人吗?”
“从前我不相信你会干这样的事。”苏慕琼目光微动:“但你确实做了。”
“是的,我确实做了。超空间的探索让我直面了高纬度信息,过载的信息冲刷了我的人格,就像你当初那样。若非如此,我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不过——做了就是做了,不需要找借口。而且,我后悔了。”亚当又拿出了一份文件:“看,索菲亚,这就是我认罪悔过的证明。”
苏慕琼终于松开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环臂,拿起了文件看了看,然后神色终于一动:“你自首了?”
“我自首了。”亚当笑了,如释重负:“当时无比疯狂的我通过秘密交易操纵州立法,但现在我已经醒了,我要赎罪。我已经向国会坦白了自己的罪行,逮捕我的人就在半路上,或许一会儿就要来了。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电椅、绞刑还是别的什么,但我都接受。想想那些在**实验中遭受痛苦而死去的人们,这是我应得的下场。”
“亚当!”苏慕琼终于无法维持高冷,她发动超空间透镜看了一眼,真的有一队警探气势汹汹的向这边赶来,大概十分钟后就能赶到这里。
“索菲亚,我在想,如果这一次我不死的话,我们还能不能回到过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亚当扎德的眼中似有点点泪光:“我们能不能还像从前一样,你单纯美好,我澄澈透明?不用考虑什么家族、什么金钱,我支持着你,你想学习什么就学习什么,想研究什么就研究什么,过我们两个的小日子。”
“我……”苏慕琼想说话,但亚当扎德却一挥手打断了她。
他低着头,不与苏慕琼对视,阴影笼罩着面孔,声音微妙如同呢喃:“不,你不可能变回去了,你不可能变回那个不谙世事、言听计从的索菲亚了。”
“我确实不可能变回从前的我。”苏慕琼直视着亚当扎德:“但是……”
“但是我能。”亚当扎德豁然抬起头,笑容阳光纯真:“索菲亚,我已经彻底关闭了【project-x】,我将所有用于实验的人体全部送还。那些囚犯可能面临终生监禁,但他们不应该被送上实验台。而我,呵呵,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和他们关在同一间牢房。”
“真的?”苏慕琼再度动用超空间视角探查,未知灯塔在她的召唤下开始运作,很快反馈了结果。那些实验体,真的被送走了。同时,苏慕琼发现了一个更意外的事实。
“亚当,你的超空间权限,怎么……”
“看不到了是么?那当然是因为,我放弃了。”亚当平展双手,一身光混:“如果我还能随意动用超空间,那么我的悔悟又值几分钱?对超空间权力的渴望让我变成了自己憎恨的样子,所以,我彻底放下了,我不再保留任何神性,我愿意以一个凡人的身份面对我的结局。”
“亚当!”此时此刻,苏慕琼终于感动,她相信了亚当扎德的诚意和觉悟。
再看那队警探,还有七分钟路程就到了,刺耳的警笛似乎奏响了亚当扎德的丧钟。
苏慕琼咬咬牙,忍不住上身前倾抓住亚当的手:“亚当,我很高兴你能够找回你自己。不论未来如何,我都一定会陪着你……”
“陪不了了。”亚当吸气又呼气,颓然道:“我已经收到消息,一定是死刑。我这个扎德家主不死,很多人都无法安心。”
“怎么可以这样!”苏慕琼愤怒了,然后又哑然。不算背后的黑幕,仅仅只是就事论事来说,联合州长篡改法律推动人体试验这样的罪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死刑。对面这个与自己纠葛深深的男子,似乎已经是看一眼少一眼了。
“不行,我要去为你辩护!”苏慕琼霍然起身:“我立刻去考取律师执照,我要让你受到公平的对待,我……”
“别说了索菲亚,我的时间不多了。”亚当抓住了苏慕琼的手,这个曾经权倾朝野的男子,他的双手是冰凉的。
但他的目光很温热:“索菲亚,最后的时间,我想为你唱首歌。我花了些心思学习,希望你能喜欢。”说罢,他拿出一把吉他,正是两人当初落魄时弹奏的那把破吉他。
手指扫拨,六弦震颤,音色并不华丽,但带着真实和直扑。
他弹的很好,旋律很熟悉。
亚当开口了,是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