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大门声响起,谢正声面色一变,他看了谢木一眼,谢木顿时面色苍白,谢正声摇摇头,都四十出头的人了,遇大事还是如此的模样,枉费他一番教导。
“秀儿,你去看看,看谁如此大胆,居然来府上闹事。”谢正声看着二儿子谢秀一眼,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敲击在地砖之上,说道:“我们虽然是商贾,手上没有什么权力,但也不是吃素的。”他的四个儿子分别是木秀于林,第二个儿子虽然好武,但有些事情交给他处理正好。
“是,父亲。”谢秀一身劲装,大踏步的出了正厅,身边跟着两个武士。
那谢秀打开大门,却见门外站着数十人,为首之人是一个面色阴沉的书生,手执折扇,正打量着屋檐下的牌匾,脸上露出一丝阴晴不定来。
“我说是谁,原来是洪帮主,洪帮主不再景秀楼中,为何来我谢府了,还带了如此多的人?”谢秀顿时拱手说道。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眉宇之中的不屑之色毫不掩饰。他是一个商贾,也不喜欢这些豪侠之流。
“谢二当家,你的事情犯了,我说你们谢家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刺杀秦王,真是好大的胆子,难道就不怕诛灭九族吗?”洪三元望着谢秀一眼,冷笑道:“你们谢家干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不管,但谁让你们连累到我们呢?我们十三帮派可是倒了血霉了,这不,奉秦王殿下之命,请你们家老爷子,不,你们全家前往衙门走一遭。”
“洪帮主,这有些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我谢家乃是衣冠豪族,这头顶上还有陛下御笔‘积善之家’的字样,你这样污蔑我们谢家,可不仅仅是看不上我谢家,就是连陛下也没有放在眼中。”谢秀心中大惊,但面不该色,他拱手说道:“这样的罪名莫说是你,就算是秦王殿下也不能随便按的吧!”
“是与不是,那都不是你我说的算,你我心中有数,这一次不是我一家找到了谢家,其他的十几家也都先后找到了证据,老太爷还是跟我们走一遭吧!去见过殿下再说,只要和殿下说好了,一切都好说。想来你谢家得到殿下的信任,只要好生说上一番,殿下也不会将谢家如何的。”洪三元言语之中多了一丝得意。
谢家得到天子褒奖之后,在建康城越加耀武扬威了,把控了前往扶桑的海路,任何人前往扶桑都必须跟随谢家一起,不但要交钱,还要抽成,有一些商家不愿意屈服的,最后商队都在海上出了事情,轻则损失货物,重则人船两失,大家都知道谢家的能量,无人敢动,没想到这次出了大事情了。
“很好,待我禀过家父之后,再做理论。我谢家就算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冒犯秦王殿下。”谢秀面色不好看,心中一阵暗骂。他主掌家里的生意,和扶桑那边交往甚多,每只船上带上一两个扶桑人,都是很普通的事情,大唐雄风万里,周边也不知道有多少国家的人都来过中原做生意,扶桑人更多,谁让扶桑的银子不值钱呢?只是没有想到,这群扶桑人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进攻李定北,这下让谢家陷入危机之中。
洪三元也没有阻止,只是让人围了谢府,自己站在外面等候谢秀回去禀报。现在整个建康城都已经封锁,谢家就算是插翅也难逃。
“父亲,是那群扶桑人搞的事情,洪三元已经找上门来了,而且整个建康城的游侠们都已经出动了,我们这次恐怕是没有办法逃脱干系了。”谢秀回到大厅内,低着头说道。
“这些该死的家伙,当初以为他们是向往中原,没想到居然包藏祸心,这下好了,居然连累到我们,父亲,这当如何是好?”谢于有些着急的说道。毕竟千余扶桑浪人袭击大唐秦王,这是天大的事情,李定北足以用这个借口灭了谢氏一族。
“我们虽然和扶桑人交好,每次行船都会带来不少的扶桑人,但并不是所有的扶桑人都是浪人,我们还带来了不少的扶桑女子,这些扶桑女子温柔可人,最擅长的就是服侍他人,现在大唐的那些达官贵人们,哪家府上没有一两个扶桑女子的。难道这些人也是浪人?”谢老太爷眯着眼睛,不在意的说道:“秦王若是因为这个理由,将此事强加到我们头上来,那老夫是不答应的。”
谢家是带来了扶桑人,不仅仅有扶桑男人,更多的还是扶桑女子,现在大唐的那些达官贵人们,哪家没有这些扶桑女子,难道这些人都会造反?
李定北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老头子,虽然面对自己,这个老东西面色平静,言语之中更是井井有条,好像没有任何错漏之处。让他心中生出无限怒书中传来的消息,正是如此,谢氏两年就将城外的庄子送给了扶桑渊氏源义亲。”李孝扬苦涩的说道。不管今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这个建康知府算是当到头了。
“倒是推的干干净净,一个小小的扶桑浪人就能聚集千余兵力,还有那么多的盔甲兵器,都是大唐的制式盔甲和兵器,这些东西怎么来的呢?”林蛟冷笑道。
“回将军的话,如今大唐气象万千,雄踞天下,每天进入我大唐的扶桑人、高丽人、三屿人、麻逸人、天竺人等等,也不知道有多少,聚集一千个扶桑人,并不是一件难事。”谢老太爷摇摇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