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璟默然不语,虽然王穆这么做有些恶心,但李璟不得不承认,王穆这样做,尽可能的降低了王穆的罪行,谁让王家的一切都是几个儿子在操作呢?与王穆并没有多大的关系。『→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高湛看着李璟沉思的模样,也不说话,王穆想断臂求生,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需要李璟来决定的,李璟决定他生,他就能活下来,若是李璟心中不满,就算王穆的理由再多,恐怕也没有任何用处,还是难逃一死,可是李璟会这么做吗?高湛摇摇头。
这个时候,外面有一个小内侍走了过来,高湛面色一愣,赶紧迎了上去,那名内侍在高湛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高湛面色阴晴不定。
“怎么了?外面发生什么了?”李璟低着头询问道。
“王穆大人一道早就跪在宫门之外,还有两位娘娘也在来的路上了。”高湛不敢隐瞒,赶紧说道。
“哼,真是愚蠢,他想干什么?想逼宫吗?”李璟陡然之间面色变的冰冷起来,冷哼道:“还有那两个女人想干什么,传旨让她们回去抄写《女则》十篇。真是愚蠢,既然进了皇宫,就是我李家的人,在宫中哪里知道外面的事情,这个时候出头不是找罪受吗?”女则长孙皇后所著,是封建社会教导女子的规则篇章,李璟一向不在意,但这个时候不满王氏姐妹的作为,才会罚这两人去抄写女则。
“是,老奴这就让去传旨。”高湛吓的身形一动。
“还有王穆,让他回去,等候刑部的调查结果,这么大年纪了成什么样子,让他老实在家里呆着,调查还没有结果,这个时候在那里苦求,给谁看的的呢?”李璟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满的说道:“他不是说与他两个儿子有关系吗?他教子不严,管教无方,先免了他政事堂的差事,在家里看看书,修身养性。”李璟原本还想着罚一些钱财,但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
高湛见状,赶紧说道:“陛下仁慈。相信王大人一定会感激涕零的。”
“再怎么样也是老臣了,对朝廷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只要没有犯什么大错误,就这样吧!回家养老也是不错的,他的小儿子不是给他添了一个孙子吗?在家里照顾自己的孙子,不正好吗?”李璟笑道:“他家那么多的钱财,可以让王家过上还几辈子好日子了。”
高湛一阵强笑,李璟说的虽然有道理,但作为一个在官场上呆了那么长时间,而且是掌握了大权的人物,让他们放弃手中的权力呆在家里面,恐怕比杀了他们都难受,像王穆这样的人,在朝中呼风唤雨喜欢了,更是难受了,这恐怕对他来说是最大的惩罚了。..
不过总体来说,能保住一条性命已经很不错了,东厂虽然发展时间比较慢,但京中有些消息还是知道的很清楚,王家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家里面也不知道藏了多少龌龊,一旦被暴露出来,王穆绝对不能保住性命,现在能全身而退已经很不错了。
高湛心中一动,他猛然之间想到了李璟前不久召见了张择端,那个时候就册封他为麒麟阁大学士,或许那个时候就已经有这个心思了。这样大唐皇帝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高湛深深地低下了脑袋。
王穆跪在宫外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朝堂,对众多大臣而言,有的人感到惊讶,有的人感到高兴,更多的人却是感到一阵心惊,这才多长时间,王穆是谁,是皇帝的丈人,就这样的人,现在也只能是跪在宫外,等候着皇帝得处置。
政事堂内,也失去了往日的一团和气,赵鼎、张孝纯、曹璟都坐在那里,虽然是处置着政事,但实际上心中各有所想。
“说倒霉就倒霉,这个王大人,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曹璟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在众多大臣之中,就他受王穆的影响最大,经常受到他的歧视和讥讽,这下好了,曹璟没有倒下,自己反而是倒下来了。
“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做了一些什么,自以为别人不知道,实际上,却是别人都看在眼中,他自认为别人不知道,可实际上呢?陛下是看在眼中的。”张孝纯摇摇头,对赵鼎说道:“实际上,这不仅仅之针对王穆的,对我们这些臣子们也同样是如此,人们都说大唐盛世即将到来,可盛世是来了,对官员们的要求也高了许多,富贵奢靡之风不仅仅是在金人那里有,在我大唐也有,我听说王家餐桌上的人参燕窝、虎鞭熊掌之类的,可不少见啊!吃的比陛下都好。”
“可不是嘛!大唐建国之初,你我刚刚共事的时候,经常串门的时候,有什么吃什么,现在好了,举行一场宴会要提前半个月准备,酒若是差了,都会被人笑话,与当年大为不同。”赵鼎也点点头,说道:“我看,这次是王穆自寻死路,还不如说陛下想借着王穆的事情狠狠的教训一下我们,过日子不能太奢靡,太过奢靡了,会让天下人笑话的。路有冻死骨,有的时候想想那些没有饭吃的人,我们吃的白米饭已经是上天所赐了。”
“是啊!现在老百姓日子好了,有些人就忘记以前了。”曹璟眼珠转动,忽然说道:“不知道这次陛下会做如何处置?”
“还能怎么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王大人恐怕要回家了,嘿嘿,倒是好手段,一切事情都推到自己儿子身上了,谁让他的儿子多呢?”张孝纯冷笑道:“陛下也不会赶尽杀绝,听说宫里面的两个娘娘准备去求情,被陛下罚了回去朝女则了。想来两位娘娘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两位娘娘的面子是次要,关键王穆还是有些功劳的,陛下不想有杀功臣的罪名,刚好王穆自己给了一个台阶,只能如此了。”赵鼎摇摇头,说道:“看着吧,这件案子很快就会结束的。”他的目光穿过了皇宫,却是望着遥远的南方,京中的案子很快就会结束,但江南的刺杀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