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允文又将中南半岛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说道:“吴玠将军倒是一个不错的人,不仅仅是打仗厉害,治理地方,平衡中南半岛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是一个帅才,可惜的是,也仅仅只是一个帅才。”
“文武分治,这是父皇定下的规矩,任何人都不能违背,吴玠将军就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治理地方。虞卿这个时候离开中南,不知道中南半岛将是何人前往治理?”李定北有些担心的说道。虞允文治理地方不错,从今年秋收的时候,中南半岛运来的粮食就能看的出来,中南半岛已经缓缓加入大唐,适应了大唐的统治,否则的话,不可能给大唐提供这么多的粮食,也不可能支撑吴玠东征西讨,无论是人手和粮草,都让吴玠没有后顾之忧,这里面也有虞允文的功劳。
虞允文微微有些露出一丝自豪,然后又说道:“陛下当初的意思很明确,想要成为政事堂中的一员,都会经历这个过程,地方、中南甚至漠北都要走一遭,不知道大唐的一切,又如何能治理中枢。”
李定北点点头,赵鼎等人虽然是合格的政事堂宰相,但这些多是前朝留下来的,或多或少都沾染了前朝的一些气息,而且年纪大了,有些事情改不了,李璟想要打造一个强大的帝国,想要给自己儿子留下一个能干的政事堂,对下一代的培养都是有计划的。
“父皇前些日子告诉我,说在合适的时候会禅让皇位。”终于,李定北迟疑了许久,低声说道:“这让我很惊讶,也很佩服。”
虞允文嘴巴张的老大,他也是被李定北的话所震惊,他同样没有想过李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听着李定北将李璟的话重新述说了一番之后,才说道:“陛下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君主,历代帝王,有多少人会有这种想法,想陛下是练武之人,长寿是自然的事情,心中居然生出这样的念头来,是何等的不易,殿下是一个有福之人。”
“也因为如此,本王晚上都睡不着,压力很大。”李定北将心中的秘密说出来之后,顿时笑道:“这样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现在说出来,心里轻松了许多。”说完之后,用戏虐的眼神望着虞允文。
“殿下又何必如此,这下臣晚上睡不着了。”虞允文一愣,一下子就知道李定北心中所想,顿时一阵苦笑。当然他心中隐隐的还有一丝感动,这样的大事一旦传扬开来,恐怕会引起天下震动,最好只有李定北一个人知道才是最好的,没想到李定北居然如此信任自己,将这样事情告诉自己。
“呵呵,还要等上几年,父皇身强力壮,日后日子还长着呢!只是就是孤的那些兄弟们恐怕有其他的想法。”李定北忽然长叹道:“生在帝王家,有些事情是不能避免的,父皇虽然想避免,但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父皇的分封虽然让一些弟兄们都得到了好处,但与大唐王朝相比,这些好处都没有任何用处,大家都想得到那张宝座。”
虞允文点点头,虽然他刚刚回到中原,但并不代表着他对朝中的事情不知道,皇家稍微有点动静,民间就会有传言,诸皇子争夺帝位的事情早就在民间流传了,他看了李定北一眼,虽然高高在上,但实际上,压力很大,只是虞允文也没有任何办法,正是如同李定北所言,生在皇家,这些事情都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最重要的是,陛下对于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任何办法,虽然陛下厚爱殿下,但其他的皇子们都是陛下的儿子,听说大殿下离开燕京的时候,陛下曾经赐予宝甲、宝剑,说明陛下是一个仁慈之君,这些皇子们相斗可以,但绝对不能过线,这控制了诸位皇子的手脚,但何尝不是助长了诸位皇子的气焰。”虞允文叹息道。
“所以本王要成为最杰出的人。”李定北双目中闪烁着光辉,说道:“以前父皇以我为荣,现在是如此,以后也是如此。那些弟兄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个王爷吧!”
“好气概,殿下好气概。”虞允文拍手说道:“殿下毕竟占据大义,朝中的大臣支持殿下,军中将领支持殿下,其他的几位皇子在先天上不是殿下的对手,只要殿下不犯错误,那些皇子是不能将殿下如何的,陛下也会站在殿下这边。”
李定北点点头,说道:“真希望虞卿现在就能留在燕京,这样我就能每日请教了。”
“若是如此,殿下恐怕大难临头了。”虞允文目光深远,说道:“莫说殿下只是一个秦王,而不是太子,就算是太子,也是要小心翼翼,陛下雄才大略,但君心似海,谁又知道陛下心中所想呢?殿下尚且是一个王爷,身边就聚集了这么多人的人才,殿下想干什么?人言可畏,殿下,一切还是要小心为好。”
李定北听了面色一变,露出一丝惊恐之色,他仔细想想,现在娶了林冲的女儿,还和虞允文这个日后宰相交好,而且还是日夜请教,想天下人如何想?他想到这里,脸色阴晴不定。
“陛下或许不会说什么,但其他的皇子们,或许就会说话了。大家心里都明白,但要真的做出来,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虞允文感叹道:“其他的皇子们可以结交大臣,但唯独殿下不成,殿下只能高高在上,而不是插手其中。”
“虞卿教诲,小王记住了。”李定北正容说道。
李定北这个时候才发现朱松和虞允文最大的区别,也是最大的不足,在朱松看来,这个时候就应该拉拢群臣,占据朝堂上的各大势力,因为李定北不拉拢,其他的皇子们会拉拢,可是在虞允文看来,整个朝堂上的臣子都是为天子服务的,李定北去拉拢,就是削弱皇帝的根基,皇帝岂会同意?这些大臣们服务于天子,日后也是服务于自己,哪个皇帝还和臣子们争夺势力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