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他发的什么神经,说不定是歪打正着,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就他这种卑鄙无耻的白眼狼,连自己母亲都不救的混蛋,怎么可能去救别人,简直是笑话!”

震惊过后,又是高金融第一个站了出来。高大小姐仿佛愤青附体一般,丝毫不顾当事人天水云的话,直接把玉晓天的见义勇为批驳的一无是处。看来玉晓天的白眼狼形象在高金融心中已经深深扎根,卑鄙无耻、忘恩负义的小人形象更是牢固不可破。

其余人听到这话都是一阵无语,他们不像高金融这般偏激,自然相信天水云说的这番话。只是一众人谁都没有开口说什么。他们不开口,天水云却坐不住了,玉晓天在她心中就是最大的大恩人,听到有人如此污蔑自己的恩人,她哪里还能受得了。

“不是这样的,当时家族旁系纠结了四五百高手将我父母和一众主脉的妇孺老幼包围在一起,他们说是让父亲交出家主之位,其实是要杀了父亲永绝后患。还要把我和那些年轻的主脉女子都……,就在他们冲上来动手的时候,二公子从天而降,带着很多人将那些坏人全部消灭。”

天水云越说情绪越激动,本来一个文静柔弱的女子此刻却当场反驳高金融,可见她对玉晓天是如何的感恩。将事情重新向众人介绍了一遍之后,天水云最后又补充道:

“当时我们都已经绝望,父亲和母亲都已经决定一死保全尊严,我和许多姐妹都掏出了剪刀……,若不是二公子从天而降,我们恐怕就……”

说道最后,她的眼圈中再次泛起了泪光。一旁众人听到这些都是大为震动。他们没想到少主不仅仅是帮天水世家平息叛乱,更是救人于危难。若没有他的及时出现天水瑾的一家恐怕就要遭受厄运了。

天水瑾更是情绪激动,他是第一次知道这些细节,从自己亲妹妹空中听到这些,天水瑾心中一阵阵的后怕。若是没有少主的及时出现,自己的父亲怕是就死在当场了。母亲和小妹她们的遭遇恐怕会更加凄惨。

想到这些,天水瑾不禁庆幸无比,庆幸自己有一个如此少主,庆幸他能及时赶到救下自己的家人。

“天水瑾多谢少主大恩!”

激动中,天水瑾竟是一撩衣袍,朝玉晓天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天水瑾的第一次郑重跪拜,第一次发自肺腑的由衷跪拜玉晓天。在惠天宫中从不行跪拜之礼,宫主天惠玲从不让任何人像他下跪。之后的牢狱之灾,哪怕沦为罪奴的日子里,他的膝盖也从未向任何人弯曲。

男儿一跪,只为这无以报答的恩情,只为那无以复加的及时营救。

这一跪也让在场所有人动容,姚媛媛、张华勇以及那些执事长等也都很是感动。少主殿下为天水瑾做了这么多,可他却从未提起,没有向他们任何人透漏哪怕一个字。这样的少主,怎能不让人爱戴。

“我等拜谢少主殿下!”

所有人跟着天水瑾齐齐向玉晓天弯腰行礼,神情激动无比。就连一直看不起玉晓天的高金融也跟着众人行了一礼。不过暴力女依旧还很不服气,行完礼后竟是直接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其他人则都看向玉晓天,姚媛媛的目光中还带着鼓励,似乎是想让他展现少主威严,批评一下蛮横无理的高金融。

迎着众人的目光,玉晓天却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他可不打算去招惹那女暴龙,再说人家说的也没错,自己就是歪打正着,根本不是特意去救援的。心中有些发虚,他便岔开话题问天水云说道:

“天水姑娘,不知令尊现在是什么情况,除了修为丧失身上还有没有其他暗疾或者创伤?”

见他没有去批评高金融,众人心中也都是一愣,随即大家便有了一些猜测。

或许少主殿下真的的确没打算去救宫主,所以他才会不敢直接面对高金融的嘲讽。他之所以转移话题,显然是心虚。想到这些,众人心中又是一阵失落,看向玉晓天的目光也从刚才的激动、狂热,又变为了之前的怀疑和叹息。

不过天水瑾和姚媛媛两人的目光却没有变化多少,看向玉晓天的眼神依旧很是敬重。只是两人的神情中明显带着一些疑惑,显然是对有些事情心存不解。

天水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听到玉晓天的问话,她立即开口回答道:

“父亲走火入魔,伴生印在丹田内炸开,全身经脉也全毁了,好在受伤的身体经过这段时间调养已经恢复了很多,只是因为修为没了,父亲的心情很糟糕。”

一席话说的是凄然无比,眉宇间满是对父亲的担忧。听到这话的天水瑾则直接愣在了当场,这些情况他根本不知道,天水瑾只知道自己父亲走火入魔,却不知道会是这样严重。

其余人也都是暗自摇头,这种情况根本就是毫无希望了。别说恢复修为,就是恢复成一个普通健康人恐怕都做不到。

根据天水云的简单话语,众人能大概猜测出天水傅的真实情况。伴生印在丹田内炸开,肯定会产生一股无比恐怖的能量波动。全身经脉肯定也是被这股狂暴的能量风暴摧毁,这股能量冲击肯定还会波及身体和内脏,否则天水傅也不会卧病在床那么长时间。天水云肯定是怕哥哥天水瑾担心才说父亲身体已经好了许多。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爹,孩儿不孝啊!”

呆愣中的天水瑾神情越来越伤痛,越来越颓然,他双手痛苦的抱着脑袋,如同痴傻了一般,口中喃喃的说着为什么,一双通红的眼中满是痛苦。

“哥,你别这样,父亲会好起来的!”

天水云流着泪安慰,她看到自己哥哥现在这种样子很是酸楚,内心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难受无比。其实若不是自己无比敬重的大恩人玉晓天询问,天水云绝不会说出这些话让哥哥担心。

这还是那位万事不盈于心,谈笑自若定妙计的儒雅军师吗?

见到他这幅模样其余人也是心酸不已,整个现场被一片压抑悲伤笼罩。谁都想开口劝说可却不知该说什么,任何言语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在这一片压抑和沉闷中,一个声音突然开口打破了这份死寂。就听问出天水云那个问题的玉晓天缓缓开口说道:

“这种情况的话——想恢复修为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