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是相对而言,这里所有招待我们的侍女,都是从凡人中精挑细选的,服下定颜丹的她们,至少可以在这里生活百年。≧w﹤w<w.”南宫豪说道。
林皓明想了想,大概也有些明白了为何会如此做。
顺着一条鹅卵石小路,两个人走到了竹楼前,竹楼的门口同样有美貌的凡人侍女迎候,其中一人似乎还认出了南宫豪,主动上前盈盈道:“南宫公子!”
“给我一间雅间!”南宫豪说道,说完就跟着迎候的女子上楼。
林皓明环顾了一下这竹楼,现这一层大厅之中竟然有一个密封的房间,只留下一条走廊通往二楼的楼梯口。
因为神识受限,林皓明也无法探查这个占据了一层大一部分地方的房间里到底是什么,而南宫豪也没有要说的意思。
直接走上三楼,被引到了一个房间之内。
房间布置的非常压制,角落之中摆放颇为娇艳的花朵,花朵散淡淡的芳香,嗅了一下,现竟然有些提神醒脑的作用。
除了花朵之外,这里的一应摆设皆是各种玉石制成,就连墙壁上的一些雕刻也都是玉石打造,似乎这里的主人对于玉石有某种偏爱,而坐下之后,更现座椅桌子,都是某种暖玉制成,此时正隔着衣衫散出些许暖意。
“南宫公子,您需要些什么?”侍女见两人坐定之后,笑容满面的询问了起来。
南宫豪倒也没有和林皓明客套,自己点了几个菜,并要了一坛子酒。
林皓明仔细环顾了一圈这房间,只是片刻,侍女就把酒菜送了上来。
菜肴并不多只有四道,不过看其做工倒是颇为精巧,色彩鲜明,味道清香,浓味混杂一起,倒也颇为引人口腹之欲。
南宫豪主动拿起酒壶,给林皓明倒了一杯酒,看着淡青色的酒水,林皓明微笑道:“青元酒!”
“哦,林皓明知道此酒?”南宫豪见林皓明说出酒的来历,略微有些意外,毕竟林皓明只是刚到此界。
“之前的确饮用过一次,不过这青元酒似乎更为纯净,恐怕使用的青元米品阶更高。”林皓明仔细观察了一番后说道。
“林道友说的不错,一般外界的酒楼,最好的青元酒也不过六七品,而这里最差的也是七品青元酒,而这一壶可是五品青元酒,来,我们干一杯。”南宫豪笑着说道。
林皓明倒也没有什么客气,两人一起共饮了下去,比起上次饮用,这一杯青元酒依然干爽,但不同的是,当这股清泉流入腹中之后,散出的天地元气明显要更加浓郁许多,对自己经脉的滋养也更有好处。
“好酒啊,不亏五品青元酒!”林皓明稍稍运转法力,把这点天地元气锁住消化之后,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南宫豪似乎也消化了这些青元酒,笑眯眯道:“林道友若是真喜欢,到时候可以再带一些回去的!”
“此酒不便宜吧?”林皓明看了一眼南宫豪再次拿起的酒壶问了一句。
南宫豪又把两人酒杯满上之后,这才说道:“林道友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壶青元酒对你我的好处,事实上已经不比一般七品丹药了,当然因为比起七品丹药,毕竟没有冲击境界的效果,所以价格上自然也差一些,这一壶要三十块极品魔石!”
“三十块极品魔石,果然价格不低啊!”林皓明望着就杯中的清泉,苦笑道。
“的确如此,不过毕竟酒再好也顶替不了丹药的效果,虽然长期饮用这酒的确可以加修为增长,但是遇到瓶颈的话,还是丹药才有最好的效果!”南宫豪似乎大有深意的说道。
林皓明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想了想道:“南宫道友,不知道阁下的意思是?”
“林道友你不是想要我帮你推衍一次吗?这事也好商量,不过林道友既然是炼丹师,那么以后若是我需要一些丹药,希望道友可以免费为我炼制,当然,材料我会备齐。”南宫豪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南宫道友,你们南宫家族难道没有炼丹师吗?更别说道友是南宫大帅嫡亲的玄孙!”林皓明听了有些惊讶道。
“哎!说起来这件事也和我太祖父,也就是南宫大帅有些关系,我太祖父曾经有一位至交好友,是圣域一位真正炼丹大师,名叫时天运,相信你在圣域之中呆久了就会知道此人,这位大师因为与我太祖关系极好,两家订下了婚事,我叔公就娶了时大师的女儿,本来这是两全齐美的事情,但是谁想到,在他们结为夫妇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具体什么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时大师的女儿出了意外,陨落掉了,而时大师责怪是我叔公造成的,从此也和我南宫家决裂,甚至我叔公唯一的女儿,我的一个姑姑也被时大师强行带走了,并且时大师还誓,自己包括自己的门人,以后再也不得给南宫家族炼制丹药。”南宫豪无奈的说道。
“有这样的事情!”林皓明听着古怪,但心里却感到是事情还真是巧了,自己本就想要打听那个南宫清,现在看来,那位南宫清九成就是眼前这位的姑姑了,自己真正要打听的事情,竟然就这样说出来了,倒是也让林皓明心里松了口气。
“所以,我们南宫家族和那些炼丹师们关系并不是很好,虽然也有一些丹药流入我们,但是相对来说,那些真正好东西却不多。”南宫豪说道。
“南宫道友的意思,林某大致明白了,道友是想我以后给你炼制丹药以交换你给我推衍一回。”林皓明把话说明道。
南宫豪却露出了些许古怪的笑容,随后缓缓道:“林道友说的不错,不知道林道友是否愿意答应?”
林皓明盯着南宫豪,此时的南宫豪拿起了就被,浅饮了一口,神色却依旧有些古怪。
忽然林皓明似乎相通了什么,紧接着自嘲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道:“呵呵,我算是明白了,看来林某还真佩服道友推衍的手段,看来道友一定已经帮林某推衍测算过一次了,否则相信道友根本不会今日邀我到此,还提出如此条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