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位面的总部所在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受到外来攻击的威胁了,它所蕴含的意义显然不会像表面上那么普通,而且敌人的目标是如此鲜明的指向着泛位面最高领袖所在,这样的挑衅与践踏根本就不是泛位面军方所能够压制得住的**。
大团长的攻势是如此的凌厉,但一时半会是不足以洞穿泛位面总部那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的,能够造成一定的震动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
做到这一步其实早已足够,因为它迫使着第一意志在也无法隐藏在幕后主导着一切的进行,泛位面与女武神游骑兵团之间的冲突被摆在了明面上,它到底该不死不休下去还是说就此打住?
若是为了泛位面的尊严不容侵犯,那么泛位面军方就应该不惜代价的将女武神游骑兵团所有成员彻底抹去,军方自然乐于见到这种情况出现,那意味着第一意志就不得不站在自己一边了。
可是泛位面中其他的思潮势力绝不允许军政府的形态再度抬头,他们也会竭力去阻止泛位面成为众矢之的的情况发生的。
一时间泛位面总部满城风雨,却没有谁有能力在短时间内代表着泛位面做出一个选择出来,如此重大的失职落到了泛位面军方的身上,身为前线指挥官的特里西难辞其咎。
不管他再怎么不愿意,他都必须下达一个挽回泛位面颜面的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撼动了泛位面总部无数年之安定的大团长。
“晓美焰,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你了。”大团长很清楚自己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并不狂妄的认为自己可以单挑特里西手下的大军,所以当源源不断的攻击朝着自己汇聚而来,已经吸引了所有仇恨的大团长飘然远去,只留给了晓美焰这么一句话。
所有的泛位面军队也都紧随不舍的追杀而去,事到如今什么女武神游骑兵团什么虚空之眼都成了次要的战略目标,不将逃遁的大团长诛杀,参与这场战争的所有人不仅要上军事法庭,更是失职与丢失了心中崇高的信念。
泛位面的军人几乎没有缺陷,可他们太过完美了,当这份完美的职责受到玷污之时,没有一个人可以保持克制与冷静,在这种情况下特里西就算想坚持先打败晓美焰恐怕也不会有人听从这个命令,甚至会有来自泛位面军方的敕令直接传来当场免去特里西的一切职务。
方才还在激战的星河宇宙突然间平静了下来,晓美焰目睹着大团长脱离了自己的指挥体系,毅然决然的将所有敌人都引走也陷入了刹那的迷茫之中。
她没有下达去救援大团长的命令,女武神游骑兵团有限的兵力倘若投入到救援之中无疑是抱薪救火,特里西显然很高兴看到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晓美焰,为什么不去救援大团长!”千早结代看到大团长的离去一时间似乎失去了支柱一般时空了,瞬间就折跃出现在晓美焰的面前,攥起她的衣领厉声质问着。
“大团长没那么容易死,现在还不是救援她最好的时机。”晓美焰微微抬起头目光平静的说道,“她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也没有和任何人商议,想必就是担心你们会为了救她而失去理智,不要辜负她的期待,我们需要等到更好的时机。”
如果大团长将指挥权交给任何一个女武神游骑兵团的高层,当她面临着危险之时这些对她无比崇拜与依赖的高层绝对会失去理智前去救援的,唯有把指挥权放在晓美焰的手里,她作为唯一一个可以保持理智的人便能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所有人离开这个位面,这里的时序已经混乱不堪,逗留的话会有无法预料的危险发生。”战争戛然而止后时间的流逝也从晓美焰时间中恢复了正常。
千早结代还想坚持着说些什么但晓美焰根本不给她说下去的机会。
“要去送死你自己去吧,不要拉着大家一起。”
千早结代就算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作罢,晓美焰是她带到女武神游骑兵团来的,可如今她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隐隐已凌驾于自身之上。
因为军权在晓美焰的手中,对大团长无比忠诚的近卫军团再怎么不情愿也会选择服从大团长临行之前的委任,如今大团长不在这里,女武神游骑兵团便是晓美焰说了算的。没有这支精锐部队的参与,类似千早结代这些担心大团长安危的高层不可能帮得上大团长的忙只能白白牺牲。
回到整备位面之后晓美焰下达了休整命令后便藏了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女武神游骑兵团的高层失去了质问的目标,而来自其他人类势力的代表也在急切的想要和晓美焰见面。
他们看到了刹那战争更加恢弘的一面,而这方面的运用学说与技术支撑链从前都没有任何人问过晓美焰,晓美焰自然也不曾有过一次提及。
这才是新型战争模式的全貌,之前所见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且在虚空之眼、刹那战争以外这场战役还展现出了许许多多前所未见的战场因子,岳重天演和晓美焰时间都是无比吸引人的存在,之前晓美焰让他们等一会,就是等到这场战役结束将自己的所有底牌展现给他们看,虽然这个结局也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晓美焰并不打算这么快就接见其他人类势力的代表,之前他们对自己的威胁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晓美焰记仇的这个特点没有改变过。
一个人藏起来的晓美焰就站在虚空的边缘,望着无穷黑暗又似乎无穷光明的物质外世界,她脑海里想着的都是大团长和泛位面第一意志的恩怨。
究其原因只不过是他们当初都选择了自己梦想中的道路,那不也恰如七大星系时候的自己和岳重吗?若非他有自己的坚持而自己也有自己的倔强,他们当初也没有必要分开。
此刻自己和岳重还能够相互记挂着,可最后的最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碍彼此了,那还要不要坚持自己如今的道路?
岳重他可以放下了,全心全意的只为着自己,若自己将来始终放不下,会不会成为像泛位面第一意志那样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