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替换)
漫长的梦境,终于结束。
男人悲伤的眼神从眼前消失,温茶感觉到彻骨的难过。
她想对他说,不要害怕,等我醒过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但是她说不出口,只能看到自己消散的指尖。
但她心里并不难过,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找到她。
——
洞府外鸟鸣声声,风光明媚,未知名的花香散漫在空气里。
床榻上的少女轻轻动了动指尖,眼睫微微颤抖着,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
抱着斑斓山花的男人,从林子里缓缓走出来,听到空气里轻微的响动,脚步一愣,随后抱着鲜花,消失在原地。
寂静的洞府里,他怀抱着鲜花,目不转睛的看着床榻上的少女,屏住呼吸,黑中带金的眼眸定定的落在少女脸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似乎要等待着她苏醒,直到她第一眼看到的那个人是他。
他才能善罢甘休。
少女的睫毛颤抖的越来越剧烈,宛若一片羽毛,即将落到平静的湖面。
他抱着花坐到了她身边,指尖轻轻落到她眉宇,低头在她眉心轻轻触碰着。
醒来吧,就算会生闷气,就算会发脾气,也醒过来吧。
他一直都在等她啊。
洞府外的阳光越来越明媚,这是不知道多少年以后的春天,光线落在穿过树叶缝隙,斑驳的落在草地上。
洒下宛若星辰的光华。
男人握住了少女的手,看着她微动的手指,眼角微微泛红。
沾了露水的鲜花从他怀里跌落,他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低下头在她唇边落下极为郑重的一吻。
在西方童话故事中。
有一位公主受到女巫诅咒,被纺纶上的针扎破了手指,陷入了沉睡。
年轻的王子走进了静置的宫殿,看到沉睡的公主,内心悸动不已,低头在她唇边轻轻一吻。
真爱的吻,终于,唤醒了沉睡的公主。
男人凝望着那张容颜,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叹,以为这一次又是他的错觉,他的女孩,或者还要再沉睡一些时日。
就在这时,床榻上的少女,睫毛微微扬了起来,露出一双极为清澈的猫瞳。
男人怔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她,整个人都傻了。
少女动了动嘴角,发现他正亲吻着自己,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狡黠,下一刻就抬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主动亲了亲他的嘴角。
男人愣了许久,终于回过神来,抱住女孩的腰,用最大热情和赤诚回应着她。
她灵动的眼睛,温热的体温,还有温情脉脉的眼睛,终于将他从无尽的寂寞里解脱出来。
她,终于回到他身边。
茶茶——
他无声呢喃着这个名字,眼睛又红了。
这一次,不再是愤怒的。
他用力抱着她,要用自己满满的余生告诉她,他要和她永永远远,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就算天崩地裂,沧海桑田,也别想拆散他们。
少女感觉到了他的坚定,嘴角扬了起来,眼泪从眼角不断滑落。
“陈霜……陈怀堇,我爱你。”
我爱你,这是我至始至终,从没有变过的事。
“我也爱你。”
这一次,他回应了她。
“比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加起来都要爱你。”
世间没有一样东西能抵得过你在我心里的重要,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能。
少女搂住他的脖颈,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
“我相信你啊。”
因为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兑现了。
你说过不会骗我。
所以,我才能全心全意的爱着你。
——
整整一天,两人都抱在一起,直到满天星空,温茶的肚子发出声响,小黑蛇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去厨房里给她做饭。
大梦初醒,温茶身体有些惫软,她扶着窗边站起来,捡起地上已经干了的花,嘴角勾起来,抬脚走到厨房,看着男人背对她忙碌的样子,心里无比宁静。
脑海里那些过去的记忆,都汇聚成了他的身影。
他们终于能够心无旁骛的在一起了。
小黑蛇回头看了她一眼,抬脚走到她身边,抬手把她抱到一旁的软凳上休息,“再等等就可以吃饭了。”
“哦。”温茶乖乖巧巧的看着他,“你都给我煮什么吃?”
“你刚醒,肠胃还很弱,先吃些粥。”
温茶当即露出苦脸,“我嘴巴很苦,不要喝粥,我要吃肉,要吃辣!”
“不可以。”小黑蛇毫不犹豫否决她的要求。
温茶:“好哇!你不爱我了!”
小黑蛇站起身,低头在她嘴角吻了一下,“现在还苦不苦?”
温茶哑然的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他,小黑蛇抬手在她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只喝三天的粥,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不好?”
温茶不自觉摸了摸嘴角,嘴里不甘不愿道:“好……吧……”
心里却发出阵阵惊叫,陈怀堇又亲她了。
温柔的让她跟做梦一样。
小黑蛇很快煮好了粥,带着她吃饭,因为知道她的尿性,他不止煮了粥,还做了两样爽口的小菜,让她就着粥吃。
温茶喝着粥,睁大眼睛,哑然的看着他,“我昏睡这段时间,你都在练习厨艺吗?”
小黑蛇不答反问:“喜欢吗?”
“当然习惯啦!”温茶抱着碗喝的停不下来,“明天我要喝青菜滚肉粥。”
“不行,”小黑蛇想都不想就拒绝,“你现在喝不了,三天以后。”
“切,”温茶撇撇嘴,控诉道,“你不爱我了。”
“乱说。”如果不是看在她刚醒来的份儿上,小黑蛇真想刮她的鼻子,“我不爱你,我还能爱谁?”
温茶哼哼,“我现在喝个喜欢的粥,你都不愿意。”
小黑蛇:“……”
小黑蛇:“大后天给你煮。”
温茶:“明天。”
“大后天。”
“后天。”
“大后天。”
温茶:“……你果然不爱我了。”
小黑蛇:“……”
“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温茶盯住他。
小黑蛇:“我爱你,大后天给你做好吃的也是因为我爱你。”
“乖,”他伸手在温茶脸上摸了摸,“听话。”
温茶:“……”完全闹不起脾气是怎么回事?
小黑蛇:“吃过饭先去洗手,桌子我来收拾。”
温茶:“……”想到自己过去收拾一大堆厨具的场景,真是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