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空在将塞琉杀死,走到到受重伤的希尔身边,将双手放在她被生物帝具咬伤的部位,一团淡淡的白光浮现在他的手掌心,血流不止的伤口,在白光的安抚下,重新长出肉芽,直至愈合。
在确认希尔已经无碍,只是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对着同样担心希尔的玛茵说道,“医疗忍术我还是挺在行的。”
玛茵走到希尔的身旁,看着已经恢复伤势,如果没有破碎的衣服以及血迹斑斑的皮肤,让人难以相信刚刚那里曾经是一道被咬裂的伤口。
在确认希尔已经没有大碍,玛茵略显羡慕的说道,“医疗忍术?你的忍术还真是方便呢。”
“警备队的人说不定在这附近,我们赶紧离开吧。”夜空看了眼倒在不远处的帝具使,在认出她身上的衣服是警备队的服装后,抱起躺在地面,行动不便的希尔。
半清醒半昏迷的希尔,在确认自己身上的疼痛感已经消失,虽然不确定自己的伤势如何,但她还是用着微弱的声音说道,“谢谢。”
“要谢的话,回去再说吧。”然后对着身旁的玛茵说道,“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明白他是打算使用飞雷神直接返回根据地的玛茵,将手搭在夜空的肩膀上。本以为眨眼就可以看到熟悉的根据地,却发现他们三人一直站在原地。
疑惑的看着夜空,“怎么了?”
“有人封锁了空间。”
夜空皱着眉头,观察四周围的一切,刚刚他想要直接传送回根据地,却发现自己的飞雷神无法发动,令他明白附近的空间被人封锁了。
就在想要寻找出封锁空间的罪魁祸首,无数条如同丝线般的雷电从天空射向他们。夜空抱紧怀中的希尔以及发现异常的玛茵,立刻往旁边躲避。
雷电的攻击落空,就像是暴雨般的疯狂轰炸他们两人刚刚所在的位置,伴随着耀眼的白光,和噼啪噼啪作响的刺耳声音,还有那扬起的尘土.
等到尘土散去,他们两人刚刚所站的地方,已经化为一凹坑,白色的烟从里面缓缓升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焦味。
玛茵想象着如果没有及时避开,那么他们三人恐怕都会命丧于此。以为刚刚的攻击是雷电帝具使,于是大惊道,“难道布德那个顽固不灵大将军在这附近?”
玛茵所说的人,夜空也是略有耳闻,他的帝具确实和雷电有着密切关系,曾经调查过他的夜空很了解对方的性格,他是绝不会做出如此偷袭的事情,立刻摇头否认玛茵的猜测。
“布德大将军?不是他。”
这附近的空间被人封锁,夜空和玛茵只好用自己的双脚离开这里,担心其他人也受到敌人的阻击,夜空问道。
“我们要不要先汇合呢?”
玛茵听完后,蹙着眉头。虽然聚在一起很容易被敌人一网打尽,但在不了解敌人的数量以及他们的实力之前,和同伴们汇合说不定可以将棘手的敌人逐一击破。
就在玛茵想着要不要和同伴汇合的时候,他们所处的公园上空突然亮如白昼,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天空不知何时乌云密布,浓厚的乌云将月光彻底遮掩,苍蓝色的雷电时不时的闪烁出刹那消失的耀眼光亮。
随后整片区域的乌云就像是在降雨一般,和刚刚一样的雷电,和刚刚一样密布紧凑,就像是暴雨般倾泻而下。
就算不必刻意去了解,刚刚的位置已经证明了那些如同暴雨般的雷电所带来的破坏力以及杀伤力,一旦碰触地面,这附近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
在看到雷电倾泻下来的一瞬间,深知以自己的速度是绝对无法跳离此处,玛茵看着天空,大骂发动这种攻击的麻仓叶,“那混蛋是疯子吗?”
“雷豪雨!?”
夜空惊讶的看着天空密布的乌云,想起六代目水影有一次喝醉酒,说过麻仓叶曾经在楼兰使用过一招让雷电像是暴雨似的从天落下。
只不过当时所有人都将他的话,当成酒后胡言乱语,毕竟六代目水影最讨厌的人的名单中,麻仓叶绝对是榜上前三之一,而且楼兰早就已经亡国了,当时的自己也只是把他当成是一种无稽之谈。
但现在看到如通照美毅口中描述的场景,让夜空不由得感到诧异。
“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啦。”以为夜空是在感叹这样攻击,深知夜空的速度可以在雷电落下后,离开这片区域,不想要自己成为他的累赘,玛茵踢了他一下,然后对着他大声喊道,“还不快点逃跑,最起码带着希尔活下去啊。”
从诧异中反应过来,夜空从自己的腰包里拿出一只苦无,将其射向空中,然后结印。
“你在干什么啊?还不快点逃跑?”看着夜空的动作,知道这是使用忍术的结印,不明白现在这种紧急关头他竟然还想要施展忍术,生气他错过逃跑的最好时机,于是气愤的踢了他一下。
但那如同暴雨般的雷电并没有像她所想的那样,直接落在地面。而是像金属受到超强的磁铁吸引,全部雷电都涌向被夜空射向空中的苦无。
半空中的苦无就像是一个小型太阳,发出耀眼的蓝白色光芒,令这附近的一切都亮的如同白昼。
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玛茵,看着半空中的苦无,愣愣的站在原地,嘴巴张的大大的。
对于那个苦无能不能够承受那种攻击,夜空非常清楚,他明白苦无只能承受十几秒而已,好在现在他们知道雷电的攻击范围,夜空有自信能够在这段时间里带着玛茵和希尔离开攻击范围。
将自己的身体半弯曲着,夜空对着愣在原地的玛茵说道,“撑不了多久的,赶紧上来。”
“啊?...哦。”玛茵在听到夜空的声音后,回过神后,看到他半弯曲身体的姿势,清楚他是打算带着自己一同逃离攻击范围,明白现在不是客套或者逞强的时候,立刻跳了上去。
在玛茵抓紧自己后,夜空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十几秒过后,他们三人便逃出攻击范围,在他们刚刚松口气时,身后传来尖锐且刺耳的噼啪噼啪,杂吵且无序的轰隆轰隆,以及伴随着地面疯狂的震动。
就算没有用眼睛去确认,他们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两人转身看着那如同暴雨的雷电,降落在地面的场景。
相对比玛茵的惊叹,夜空则是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过了一分多钟后,一切又回归最初的寂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