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素颜怕俩个人再争论起来,因此急忙道:“梦婷,你这么着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楚梦婷脸上气呼呼,道:“素颜姐,我是来给你送请帖的。”
“请帖?什么请帖?”
柳素颜怔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看着楚梦婷。
“明天是我奶奶的六百岁寿辰,我奶奶想要看看你,所以想让你明日参加寿宴,素颜姐可一定要去呢。”楚梦婷说完,从怀里取出了俩张请帖。
楚梦婷的奶奶,也是百草真人的道侣,据说当年也是剑道圣院的一位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女,后来嫁给了百草真人为妻,才离开了剑道圣院。
如今跟百草真人一样,皆是五星帝皇强者。
被称为百草夫人。
“妹妹放心,明日既然是百草夫人的六百岁寿辰,姐姐当然去,只不过这怎么俩张请帖?”柳素颜美眸一眨,有些好奇的问道。
楚梦婷用鼻子发出不屑的哼声,道;“奶奶非要看看你的未婚夫,所以让你把这个讨厌的家伙也带去,反正消息我已经传到了,这个人去不去就跟我无关了,素颜姐姐我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楚梦婷说完,冲着易秋甩了一个大大的冷眼,然后扬长而去。
易秋见此,一阵无语。
柳素颜则微微苦笑了一下,随即幽怨的看了易秋一眼,有些生气道:“都怪你,你若是不乱动手动脚,怎么会被她看中,这下可好,我还怎么做人。”
“师姐,我若是不这么做,你现在估计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易秋十分委屈,自己虽然摸了不该摸的地方,但也是为了救人而已,总不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柳素颜被自己活活烧死吧。
柳素颜也知道易秋是一片好心,无奈的叹息一声:“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我不会追究,否则你明白后果。”
说到这里,柳素颜眼神冷冽的盯了易秋一眼。
易秋皱眉道;“师姐,我可以不说,但是你身上那个东西,到底是何物,还有如果不将其取出来的话,早晚你会死在此物手里。”
唰!
话音未落,柳素颜的一柄利剑,已经架在了易秋脖子上,一股寒意从她体内涌出。
柳素颜蛾眉倒竖,眼神凌厉的看着易秋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体内那个东西的,难道是刚才你查看出来的不成?”
易秋吓了一跳,显然没有想到柳素颜如此大的反应,当然他也不认为柳素颜会杀他,所以并没有惊慌,气定神闲道:“自然是刚才我帮你疗伤的时候查看到的。”
柳素颜脸色好转许多,收起了手里的宝剑,咬了咬下唇:“师弟,这件事情是我的秘密,希望你不要说出去。”
“你放心,我自然不会说出,不过我很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易秋看着柳素颜,神色无比严肃的说道。
柳素颜看到易秋一脸的关切之色,内心深处仿佛被什么触碰到了一般,沉思了许久,然后低声道:“我之所以修炼的这么快,是因为我修炼了一种极为霸道的功法,这套功法,名叫天地无极诀,可以炼化天地之气,修炼之无极圣道。
不过这套功法,并不完全,所以有一个很大的弊端,修炼第十层之后,体内就会出现一颗红色弹丸,名叫无极圣丹,此物乃是我炼化天地灵气时,所产生的毒气,所凝练而成,每三年就会发作一次,以往我都会提前预知,所以准备九幽寒蝉抗衡,没想到这一次它突然发作,所以我才难以控制,刚才若不是易秋师弟,恐怕我已经被那毒火活活烧死了……”
说到这里,柳素颜目光带着一丝诧异的看着易秋道:“易秋师弟,那无极之火,极为霸道,就算是帝皇强者吸入体内,也难以抗衡,你怎么安然无恙,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易秋云笑了笑道:“你难道忘了,我会黑暗本源的力量了?刚才我就是施展了黑暗界的一个神通,将你体内的无极之火吞噬道虚空当中了,我自然没事。”
“原来如此。”
柳素颜点了点头,道;“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天地无极诀,乃是剑道圣院的**,任何剑道圣院的弟子,都不许修炼,如果院长知道我修炼这个功法的话,非得杀了我不可。”
这么残酷?
易秋心里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柳素颜竟然也跟他一样,有着这样的秘密,难怪她刚才如此激动了,不过他心里此刻对柳素颜多了几分佩服。
因为他知道,柳素颜之所以不顾门规修炼这样霸道的功法,肯定是为了复仇。
否则的话,以柳素颜的天赋,完全不用这么做。
“师姐说笑了,你我现在可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若是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别人,难道我会有好果子吃么?”易秋笑着说道。
“呸,什么同一条船上的人……”
柳素颜玉脸再次一红,轻啐着说道。
“师姐,难道着无极之丹,没有什么办法让它永远不复发么?你可以找百草真人,以他的医术,应该可以帮你医治的吧。”
柳素颜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没找过么,不过以百草前辈的医术,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除非……”
“除非什么。”
易秋好奇道。
柳素颜美眸一闪,下意识的看了易秋一眼,道:“除非我能够找到一个能够抗衡无极之丹的道侣,然后与其双修,逆转阴阳,才有机会替我将那无极之丹,全部清除,并且能够让我一直修炼这个功法,并且没有任何后患之忧。”
“呃……”
易秋没想到柳素颜所说的竟然是这样的方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柳素颜看着易秋的表情,内心略微有些失望,咬了咬下唇道:“不过你也不必担心,以后我多准备一些九幽寒蝉便是,短时间内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眼下我们还是说说那百草夫人的事情吧。”
易秋索然无趣道:“我可没有兴趣,师姐还是自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