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承乾父子的实力境界要高于我,所以我看不透他们两个的身份。
柳青和柳白同样也是,我同样看不透他们的身份。
但秦楚楚和陈婉秋可是祖巫转世,在这天地之间,能和她们两个达到同一境界的人物可不多。
除了混元圣人和顶级大能之外,能让秦楚楚和陈婉秋无法看透的人是不存在的。
马天雄的境界无法被秦楚楚和陈婉秋看透,说明在马天雄的身上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他的肉身虽然是马天雄的,但他的灵魂,却很有可能成了另外一名大能人物的。
然而柳承乾父子和柳青柳白却和马天雄不同,他们四个的境界虽然不低,但在秦楚楚和陈婉秋的面前,却如同被扒光了衣服一样,一眼就可以将他们的真实身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柳承乾父子,和柳青柳白,是四个妖族的蛇妖,而且是四个达到了小妖巅峰,距离大妖只剩一线之隔的妖族。
巫妖两族本身就是不世仇敌,作为曾经的巫族祖巫,秦楚楚和陈婉秋对妖族有一种天然的憎恨,所以当一眼看穿了柳承乾父子和柳青柳白的身份之后,陈婉秋和秦楚楚坐在椅子上连起来都不愿意起来。
此刻当陈婉秋用无比肯定的语气告诉我,说柳承乾父子是蛇妖之时,我却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龙汉大劫之时,五灵兽帮助鸿钧老祖打败了弑神罗睺,所以鸿钧老祖敕封五灵兽为五大仙族,蛇族就是五大仙族中的柳仙一族。马天雄之所以处心积虑的要和柳家搭上关系,恐怕是看中了柳仙一族那无数万年的底蕴,或者说,柳仙一族其他方面的东西。
只是马天雄这个当爹的也真是太过分了一点,为了达到他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让自己的女儿和一个蛇妖订婚。
如果万一弄巧成拙,马慧芳真的嫁入了翠丘蛇族,那马慧芳的一辈子,岂不是要毁在他的手里?
要知道,蛇性淫荡,冷酷而又无情,看柳随风的那样子,我就能够看出来,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让马慧芳嫁给他,真是白瞎了马慧芳这个好姑娘。
不过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马慧芳的母亲还在马天雄的手里,如果我冒冒然的和马天雄翻脸摊牌,对解救马慧芳的母亲起不到任何帮助,反而很有可能会害了她,所以我只能暂时隐忍,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楚楚,婉秋,我知道了!不过你们两个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见机行事。”
在我给秦楚楚和陈婉秋交代了一番之后,她们两个全都默默的点了点头,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接下来过了片刻之后,随着悠扬的小提琴声响起,穿着一身白色礼服的马慧芳和穿着黑色燕尾服的柳随风,从宴会厅之外双双走了进来。
柳随风走在左边,用他的左手牵着马慧芳的右手,带着一脸春风拂面的笑容,能够和马慧芳这样的女子订婚,对他来说也算是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时刻。
然而马慧芳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笑容,如同笼罩着一层万年不化的寒冰一样。
如果不是带着白色的手套,估计马慧芳都不会让柳随风碰到她的芊芊玉手。
这两个从宴会厅外面走了进来之后,走到了马天雄和柳承乾的面前。
此刻的马天雄和柳承乾各自坐着一张系满了红色丝带的椅子上面,脸上堆满了笑容,目光注视在了马慧芳和柳随风的身上。
宴会厅之中除了马家本族的人之外,还有天机门各大分支机构的核心人物,天道门三家十派在世俗界之中的一些相关人物,以及当地各界的一些重要人物。
总而言之,马家的宴会厅能够容纳好几百人,此刻高朋满座,座无虚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盯在马慧芳和柳随风的身上。
这些宾客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自感慨,马慧芳这么一朵鲜花,竟然插在了牛粪上!
柳随风不知道是来自于那个家族,长的如此磕碜,说他丑都有点抬举他了,但却能够和西北马家的千金订婚,有资格娶到马慧芳这个大美女,要不是家族背景雄厚,肯定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就在一众宾客们看着马慧芳和柳随风两个暗自腹诽着之时,在司仪的指挥之下,按照现代社会的礼仪,马慧芳和柳随风对马天雄和柳承乾行了一番礼节,如此一来,马慧芳和柳随风的订婚仪式基本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马天雄端起了酒杯,以他西北马家家主的身份对前来参加宴会之人表达了感谢之意,然后整个宴会厅内的众人,就开怀畅饮了起来。
我们来参加这个订婚仪式,主要是想弄清楚马家究竟是什么状况,对于这场宴会,并没有任何兴趣。
所以当宴会开始,现场的宾客们举杯言欢,兴高采烈的大吃大喝之时,我们几个却只是很随意的动了动筷子,喝了一点酒水。
不过武顺这小子最喜欢热闹,遇到了这种场合,他肯定要大吃大喝一番,尤其是现在的他,身边有瑶瑶陪伴,人生得意,莫过于此,自然是开怀畅饮,无所顾忌。
就这样,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按照酒席上的规矩,马慧芳和柳随风,还有马天雄和柳承乾,都要按照地位尊卑,辈分高低,一一上前敬酒。
“门主,您能亲自前来参加慧芳和随风的订婚仪式,真是给了我马天雄天大的面子!”
“这杯酒,我干了,您随意!”
马天雄此刻看上去有些微醉,说话之间就把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要是不喝一杯,就显的太失礼了,于是我就也喝了一杯。
而就在马天雄敬完酒之后,柳家家主柳承乾,这个小妖巅峰境界的蛇妖,带着一脸的笑容道:“姜门主,我亲家几次三番的给我说过,他说你是最有可能会成为救世之主的天命之人。”
“只是不知道你这个天命之人,是否真的为天命所归?”
“假如你能帮我再做三十年的柳家之主,就说明你真的是天命所归之人,那我就让翠丘柳家,成为天机门的一份子。”
柳承乾说完了这话,将他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但我却并没有给柳承乾任何承诺,只是礼貌性的沾了沾嘴唇,然后将酒杯放了下来。
翠丘蛇族是什么情况,我根本就不知晓,仅凭着柳承乾的一句话,就想让我帮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句承诺,就是一份因果,我岂会随意给人承诺,欠下人的因果?
“姜门主,看来我父亲的面子不够大啊!”
“不知道我柳随风的面子,能不能让你喝一杯呢?”
柳随风见我并没有给出任何承诺,也没有喝完杯中酒,就话中有话的对着我道,而且在说完之后,把他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在我的眼中,柳承乾好歹还是翠丘蛇族的现任族长,柳家的现任家主,柳随风不过是一个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而已,像他这种货色,那有资格让我给他面子?
所以我直接无视了柳随风,举着酒杯对马慧芳点了点头。
我的这番举动,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马慧芳和柳随风的订婚仪式,我是不会向他们祝福的。
“谢谢你,姜一!”
马慧芳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在向我道了一声谢之后连酒杯都没有举,直接站在了一边。
见此情形,柳随风的脸色很是难看,柳青和柳白作为柳承乾的左膀右臂,肯定要给他们柳家挣回一点面子来。
只见柳青举着一个巨大的高脚杯,里面倒满了白酒,脚步虚浮,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姜门主,听说你是天命之人,而且是最有可能成为救世之主的一个!”
“不过我柳青有点儿不服,如果想让我服你,除非你喝了这杯酒!”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