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有什么打算?”林皓明传音询问许倩芸。??八?一中文?ww?w?.8?1?z?w.com
许倩芸仿佛真的小女孩,捧着一个果子吃的美美的,眸子瞥了一眼林皓明,根本没有回答,仿佛在告诉林皓明,这事情自己解决。
其实林皓明也知道,这种事情,这位圣祖是不会管的,想了想传音道:“我看这会馆能量不小,不如和他们交涉一番?”
“这倒是可以,先试试,若是不行我们再想办法!”杜燕语倒也信任林皓明,直接答应了。
梨花想了想也没有拒绝,于是林皓明就让余阳,去请那位金夫人过来,商量要事。
余阳收到命令,只能立刻去办,那位金夫人倒是动作不慢,只是一会儿就和余阳一起来了。
“哟,几位道友说好三天的,怎么这么焦急,不过妾身倒也已经给几位办好了,这是各位的新身份,看看没问题吧。”金夫人一进来,就笑盈盈的把三块身份玉牌分别给了三个人。
“楚煜!”林皓明看了看自己的身份牌。
“这位楚煜是魔道一名苦修之士,平时很少露面,之前域界大乱的时候陨落掉了,他修为和道友差不多,道友用他的身份绝对没有问题。
“我怎么还是原本的姓名?”这个时候梨花却质问起来。
“梨花仙子,你藤魔族的身份,实在不好办理,而且仙子你本身也已经被人知晓身份,所以我就直接为仙子办理了一个加入天元域的身份!”金夫人说道。
对于梨花来说,只需要有个身份就好了,所以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杜燕语则拿着自己身份牌微微皱眉道:“这个江玉燕,只是炼虚期七层层,跟我修为不符啊!”
“此女也是苦修之士,同样也是在那场动乱之中陨落的,至于修为不符,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短时间找到合适身份不容易,至于修为,可以增长,也是可以解释的通的。”金夫人笑盈盈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认了,不过之前找金夫人你过来,并不是催促我们身份的事情,而是另有事情!”林皓明说道。
“哦!另外有事情!”听到这话,金夫人看了一眼四下的人,最后坐在了椅子上,似乎打算慢慢听听。
“金夫人,之前夫人为了证明我们身份,所以特意引藤魔族柒阙过来,如今藤魔族的人却有意要围堵我们,这事情,有些不好办啊!”林皓明直接说道。
“哟!道友这话就错了,你们身份不明,妾身总不能完全不管不顾吧,之前见柒阙,你们也没有拒绝我才让他来的,怎么你们还打算责怪我们了?”金夫人伶牙俐齿道。
“这个倒不是要责怪夫人,而是希望夫人能帮个忙,让我们安然离开这里!”林皓明说道。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妾身顶多只能把你们送出去,至于以后如何,和我们会馆也就没有一点关系了!”金夫人说道。
“呵呵,那就劳烦金夫人了!”林皓明说道。
“好,几位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跟妾身来吧!”金夫人直接说道。
随着这金夫人离开房间,一路来到地下室之中,跟着又穿过了两道暗门,终于在第三道暗门之后,出现了一座传送阵。
传送阵并不算很大,显然是一座短距离的传送阵,而且看上去只能传送到某一区域。
“这传送阵可以把你们送到沧溟城千里之外的地方,不过具体位置不定,当然以你们的修为,到时候要聚集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金夫人稍加解释道。
“多谢金夫人了!”林皓明口中说着感激的话,却检查起传送阵来。
这传送阵倒也不算复杂,很快林皓明就确定,传送阵应该没有问题,于是几个人分成两批先后进入传送阵。
不到半刻钟之后,一行人出现在了城外一片小湖附近,虽然余阳和血枯分散在数十里之内的不同地方,但是以林皓明等人的修为,他们想要逃是跟不可能的,毕竟他们身上都被下了禁制,只要有逃走的趋势,立刻动禁制,立刻能要了他们半条性命。
半刻钟之后,一行人就在小湖边汇聚在了一起,杜燕语这个时候,拿出了手中刚刚到手的身份玉牌道:“把玉牌拿出来吧,里面有个隐匿的小禁制,我来处理掉。”
林皓明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意外,毕竟就算是他都没有现。
杜燕语则跟着解释道:“这禁制很隐秘,若非我进阶合体,而且本身天赋拥有空间神通也现不了。”
加入杜燕语都这么说了,不管那身份玉牌里到底什么禁制,都处理掉的比较好。
杜燕语把三人的身份玉牌都拿到手中,跟着某种闪过意思乌光,乌光直接射在了三块玉牌之上,很快玉牌周围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电弧,不过一阵“噼啪”之后,就彻底消散了。
这个时候杜燕语眼中射出的乌光也消失了,重新把身份玉牌给了三个人。
林皓明仔细看看,现前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心中不得不佩服,这制作身份玉牌之人手段高明。
当他们一行人在余阳带领之下,离开了这里之后,会馆之中,金夫人却出现在了一间密室当中。
此时在金夫人跟前坐着一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俊朗男子,男子正拨弄的一块玉佩,见到金夫人来了,只是淡淡道:“那个梨花,还有跟着他一起来的人,已经把我暗中藏在身份玉牌之中的禁制给破了,对方比我们想象中要厉害的多,我的禁制虽然不算多复杂,但隐匿之强,除非是精通空间之术的合体期修士,否则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破除的。”
“难道他们几个之中有合体期修士?”听到这话,金夫人也有些惊讶。
“难说,那个小女孩,只是五六岁大小,却有化神期修为,我暗中观察了她一次,总觉得很不一般,说不定……”
“那要我去追查吗?”金夫人有些紧张道。
“不用,这些人虽然来历有些古怪,不过多半不是什么奸细,当然他们肯定也有自己的目的,你别忘了,三千年一次的圣水法会已经不远了。”男子强调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