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岚睁开眼睛,那两个字自是从他口中吐出。手机端m.
听见秦岚的声音,那个阴鹜年轻人有些惊讶“你这个小修士看起来还不错嘛,居然能够这么快的回过神来,还有胆量与爷交谈!”
听见爷这个自称,秦岚眼中涌动起了寒光。
然而他眸中的寒光却是被那个阴鹜年轻人给无视了,那人一副自视甚高的模样,目中无人到了极点,自语道“本来想着直接将你给杀掉,可动念一想,你这种小修士身上能有什么好东西,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恐怕就是你这条命。不如你以后就跟着爷混吧,鞍前马后,卑躬屈膝,在爷面前是窝囊了一些,但至少不用死,而且还可以在其他人面前耍耍威风。”
他望着秦岚,一副给了秦岚天大恩宠的神色。
殊不知秦岚已经没了与他们戏耍的意思,身上已然有杀机弥散而出,那股子杀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将包括阴鹜年轻人在内的所有匪盗都给笼罩在其中。
他们这些人修为虽强,但战力孱弱,可没有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强者,还真不是秦岚的对手。
却在这时,黑暗的夜幕中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虽然杂乱无章,但听起来应该只有一人。
顿时就吸引了秦岚和那群匪盗的主意,秦岚以及那群匪盗显然都不曾想到还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赶来凑这个热闹,十分齐整的望向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在他们的注视中,一道人影歪歪斜斜的现身而出,一副喝醉了酒的醺醉模样,就连走路都有些摇晃。
原来是个酒鬼,就连走路都在饮酒,一个硕大的酒葫芦十分的引人瞩目,让人挪不开眼睛。
他貌似处于将醉未醉的状态,还能够看清楚身前有人,在那群匪盗身前不远处停滞不前,开口轻呼道“这里真是好热闹啊!”
那个阴鹜年轻人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人,见到是一个醉鬼,一点都不在意,骂骂咧咧的说道“哪里来的酒鬼,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自来!哼,爷今天的财运看来还真不是那么好,不是修为孱弱的小家伙,就是走路都摇晃的穷酸货,净是些赔本买卖!”
不怪那个年轻人用酒鬼和穷酸货来形容那人,那个家伙大概是喝酒耗掉了身上的所有资源,身无长物,就连衣服都是破破烂烂,脸上污渍横陈,让人连面容都看不清,一股冲天的酒气自他身上弥散而出,让人不愿靠近他。
若是有些仙子小姐之流从这里路过,恐怕会选择绕路而行。
他身上,唯一值得一提的恐怕就是修为了,他穷酸是穷酸了一些,臭是臭了些,修为却是强悍绝伦,竟然达到了玄仙境极致,在往前迈一步就能够达到超凡入圣的仙圣境。
不过他的修为显然没有被那个阴鹜年轻人看在眼里,即便阴鹜年轻人的修为才玄仙境后期,与那人相比差了一个小境界。
可他人多势众,身边弟兄众多,加之那人已经醉酒,状态欠佳,此消彼长着实是不用心生忌惮。
但秦岚与那个阴鹜年轻人的看法却是不同,自那个醉酒之人出现,秦岚的眉目就紧紧的蹙到了一起,眉宇之间若有所思。
显然,以秦岚的见识是断定那个醉酒之人不简单的。
只不过秦岚却是不会将自己的看法告诉给那群匪盗,他原本准备动手的念头收敛,身上气机倒卷而回,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在弄不清那人虚实的情况下,秦岚选择静观其变。
然而秦岚的沉寂却是助长了那个阴鹜年轻人的嚣张气焰,那个阴鹜年轻人看起来更加张狂,眉眼之间掀起了一抹不耐,如同是主宰仙界众生的仙王至尊“可惜啊,原本还有些好心情想要饶了你的性命,却是被那个醉鬼给扰乱了,实在是很抱歉!你怪不得爷,要怪只能怪他,爷现在就让人送你们进入黄泉,你若是不甘,黄泉路上再与他算账就是。不过很遗憾,以你的修为怕是连找那个醉鬼算账的资格都没有!哈哈……”
阴鹜年轻人话落,大手一挥,身边立刻便有两名玄仙小跑而出“老大,一个醉鬼,一个小修士,就由我们兄弟二人来动手吧!”
阴鹜年轻人点了点头,示意那两人出手。
这时那个醉鬼却是开口发出了一阵轻笑,笑声与阴鹜年轻人的笑声互相冲突,格格不入“呵呵……诸位何必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又不是冥府勾魂使者,哪有一言不合就断人生路的?还不如息事宁人,大家做一个朋友,多条朋友多条路嘛!”
阴鹜年轻人引颈发出了一声长笑,像是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讥讽道“朋友?就凭你们这两个货色也有资格和爷做朋友?至于那什么冥府勾魂使者,爷可不稀罕做,爷要做的是死神!死神嘛,总有资格一言以定生死了吧!”
“执迷不悟!”醉酒年轻人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叹“本想劝你们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现在看来说再多都是废话!一群被执念牵累,病入膏肓的家伙,根本就不足教也!”
“一个酒鬼也敢有这么大的口气,可真是稀罕,这个世界果然有些疯狂!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谶语你还是留着到黄泉之下说给其他人听吧!动手,给爷将他们杀了,看着他们爷就来气!”阴鹜年轻人漫不经心的吩咐道。
那两人立刻蹿出了匪盗队伍,兵分两路,一人迎向了那个醉鬼,一人迎向了秦岚。
他们的修为都不弱,尽皆玄仙境中期修为,的确有不将醉鬼和金仙境小修士放在眼里的资格。
在阴鹜年轻人看来,那个醉鬼和金仙境小修士肯定是必死无疑。
他连观看两人死状的心思都没有了,挥了挥手,带着剩余的那群匪盗转身就朝着夜幕中走去。
一晚上遇到两个穷酸货,他今夜已经没了继续在夜幕中捕捉肥羊的心思,还不如返回据点喝酒吃肉,放松放松心情。
他显然不会想到他眼中的两个穷酸货都不是一般人,小小金仙能够力敌仙圣境后期修士,醉的一塌糊涂的穷酸鬼实力也是强悍绝伦,非比寻常。
即便是秦岚没有出手,只有那个醉鬼一人出面,应付两名玄仙境中期修为的匪盗也足够了。
那两人尚未靠近秦岚和那个醉鬼,也没有机会开口发出惊慌失措的喊叫,就那样莫名其妙的瘫软在地,生机瞬间灭绝,成了两个死人。
两具尸体沉闷倒地,与地面撞击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阴鹜年轻人带领着那群匪盗根本就没有走出多远,就被迫停了下来,顶着虚空中突然而起的那种诡异氛围硬着头皮回过了头。
他循声望去,身体僵硬,额头瞬间有冷汗涌出,豆大的冷汗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面上,溅起了一阵阵泛着雾气的水花。
杀人如麻的阴鹜年轻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他那两名手下的生死,只不过他却看不出那两人是因何而死。
这让他一阵头皮发麻,他就算是再自以为是也知道自己这是踢到了铁板,他仍旧不觉得秦岚有多强,但却认为那个醉鬼深藏不露,乃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强者。
毕竟死去的那两人都是玄仙境中期强者,实力与他相差不多,那个醉鬼能不动声色的将那两人杀死,自然也能不动神色的将他杀死。
这如何能不让他觉得背脊发凉,总觉得有一把冰冷的刀刃就架在他的脖子上,随时都有可能抽掉他的一身生机。
他亡魂皆冒,他不想死,他还没有活够。
是以,为了活命他再也顾不得他那身为强盗首领的尊严,顾不得他先前的张狂霸道,顾不得他的自以为是。
那一瞬间,他直接跪倒在地,跪在了那个醉酒年轻人身前。
不需要那个醉酒年轻人多说一句话,他就抬起他的手疯狂的抽他自己大耳刮子。
那家伙,每一下都打的劈啪作响,要多实在就有多实在,就是害怕那个醉酒年轻人心生不满,对他生出了杀机。
他不敢逃,不敢生出逃走的念头,因为他不知道他能不能逃掉,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敢赌,赌错了那丢掉的就会是他的性命。
而且,他一边抽自己耳光,一边还在大声认错“大爷,是小的错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狗眼看人低,小的就是一个屁,您就将小的当成是一个屁直接给放了吧!你一定要手下留情,杀了小的,只会脏了大爷您的手,这不值当啊!”
可是那个醉酒年轻人对于阴鹜年轻人的识时务之举却是毫无反应,他双眼迷蒙,醉意深重。
阴鹜年轻人见状,自然知道那个醉酒年轻人对他的态度仍旧不满意,抽耳光的那只手更加用力,嘴上的话语也更加卑微,短短片刻时间,他那张脸就已经被抽的血肉模糊。
然而那个年轻人对此仍旧是无动于衷,只不过是将那双迷茫的眼睛张了开来。
他看了一眼那个阴鹜年轻人,咧开嘴角,说出了一句话。
仅仅是那一句话,却是让那个阴鹜年轻人再也顾不得认错,即便是明知逃跑会死的更快,还是义无反顾的奔逃了出去。
“我酒疯子给过的机会一旦被拒绝,就没有再给的可能。这不是说我酒疯子就是铁石心肠,而是每一个人都必修要为自己做出的选择付出代价!”
本书来自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