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王府,王穆身着锦衣靠在躺椅上,身后有一个扶桑女子正静静的给他按着太阳穴,另外两个女子正轻轻的敲着大腿,还有一个女子伸着玉指,寻摸着时令水果,慢慢的塞入王穆口中,王穆双目微闭,脸上露出一丝陶醉之色。『→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爷,高公公来了。”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入耳中,王穆正待发作,耳边传来管家的声音,顿时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睁开双眼,望着管家。
“高湛来了?”王穆将身边的女子都赶走,正了正衣服,一边走一边说道:“他不在宫中伺候陛下,怎么会来老夫的府上,难道是两位娘娘派他来的?”他可是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在宫中可是很受宠的,差遣高湛出来办事也是很正常的。
管家听了赶紧,说道:“小人看他脸色好像不大好。”
王穆点点头,心中却想着自己有哪些做的不好,让自己的这个盟友不悦,虽然他不喜欢高湛这个内侍,但不得不承认,掌握东厂的高湛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帮助,自己还真的不好得罪他的。
正厅中,高湛连坐都没有,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甚至连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也都没有注意,心中在想着如何解决此事。..
“哈哈,高公公,驾临寒舍,蓬荜生辉啊!”王穆哈哈大笑,拱手说道:“坐,请坐。”
“不敢当,嘿嘿,燕京王,富天下。你王家的椅子都是黄金做的,老奴不过是身残之人,哪里敢坐这样的椅子。”高湛冷笑道:“这万一要是我坐了,恐怕日后我的府邸都会落到王家手中。”
“高公公,为何会如此说,我王穆可没有得罪你啊!”王穆面色变了变,顿时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我同盟,否则的话,你的东厂焉能出世。”
“东厂是出世了,但成为文人武将眼中钉,这个也就算了,大家都是为陛下办事,老奴受点委屈不算什么。”高湛冷冷的望着王穆说道:“王大人,说实在的,老奴对陛下可是忠心耿耿,也没有贪墨什么,更是没有以权谋私,嘿嘿,老奴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皇上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有些事情不敢擅自做主,还请王大人平日里口下留情。”
王穆嘴巴张的老大,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让高湛如此生气的,偏偏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他看着高湛愤怒的面容,就准备解释什么。
“还有,王大人,你家里的钱也不少了,连陛下都知道燕京王,富天下的谚语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的好,给别人留点活路吧!贩奴队也就算了,那是削弱敌人力量的,但对内还巧取豪夺,难道真的以为宫里面的两位娘娘能够支撑起王家的家业吗?”高湛冷笑道:“宫中的嫔妃都是以美色侍候陛下,但美色也是有年老的时候,那个时候,王氏在宫中还有依靠吗?十皇子?若是十皇子有你这样的亲眷,未必是一个好事吧!”
“高公公,虽然王某人愚蠢,但有些事情绝对不会做的,若是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公公明言。”王穆彻底的害怕了,他还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王穆如此生气的。
“嘿嘿,此事还是问问令郎吧!真是虎父无犬子啊!连陛下都知道了。”高湛甩了甩袍袖,冷笑道:“只是有些事情还是注意的点好,有些话不是捡起来就能说的,那是要死人的,自己寻死不要紧,但不要害了别人的性命。告辞了!”高湛也不理会王穆那漆黑的面容,转身就走。
“这个孽子。”只听的啪的一声响,王穆将手中的汝瓷瓷杯砸的粉碎。他从高湛的言语之中得到了许多骇人的消息,自己的儿子在外面闯祸了,不仅仅连累了高湛这个盟友,更是得罪了陛下,甚至有些事情让李璟知道了,这让王穆心中惊骇。他眼珠转动,最后指着外面的管家,说道:“快,快叫两个畜生回来。”目前他还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儿子得罪了李璟,眼下,眼看着李璟即将征服中南半岛,很快就有可能分封,两个儿子已经开始为自己的爵位打算了,相互争斗的很厉害,王子川、王子木两人都在表现自己,以前王穆还感到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但现在猛然之间发现,自己被两个儿子给坑了。
等到两个儿子回来的时候,王穆已经坐在椅子上,看着走过来的两个儿子,一个玉面俊秀,风度翩翩,一个白衣飘飘,手执折扇,倒是很不错的,王穆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哪个家伙坑的。
“你二人今日干什么了?从实招来。”王穆双目中迸射出怒火,瞪了两个儿子一眼。
“孩儿在学府中读书,并没有做什么。”王子川赶紧说道。他潜意识的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仔细想想,这段时间自己干过一些什么事情。
“你呢?”王穆死死的望着王子木说道。
“孩儿今日去见江南项家人了,准备从他们手上买下宝云茶,当做贡品,进贡给陛下。”王子木却得意洋洋的说道:“若是能将宝云茶收入囊中,我王家虽然不能日进斗金,但每天可以增加万两白银还是很轻松的很。”王子木很得意的望着王子川一眼,有这万两白银,也能加分不少。
“是你,是你这个孽畜。”王穆忍不住抓住手中的茶=茶杯,狠狠的砸了过去,差点砸中王子木的脑袋,他指着王子木,大骂道:“我王家的钱财不够吗?你还居然敢巧取豪夺?做了也就算了,现在连陛下都知道了,你这个愚蠢的家伙,你这是想让我王氏灭族啊!”
王穆总算知道原因在什么地方,肯定是自己的儿子巧取豪夺,被李璟发现了,才会让高湛来警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儿子说了一些什么,将高湛牵扯进去了,使得高湛也来找自己的麻烦。
“你这个愚蠢的东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过的话都一一说出来。”王穆心中惶恐,指着王子木大声吼道。王子木心中胆战,哪里敢隐瞒,赶紧将酒楼上的事情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