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犯上,这事那个君王听了,心中不会咯噔一下。而刘祯,更是不用说了,他本来就才掌权没多久。
做了十几年的傀儡了,如今掌权了,对于这个事情他比其他人更加忌惮。
“皇上,你新立没多久,本来根基就不稳,想要有真正忠心的人本来就是一件极其难的问题。不忠之臣慢慢清理就好了。只是,如果这人掌握了一定的权力的话,这事就比较棘手了。”王陌言说道。
“掌握了一定的权力吗?你说的是谁?”刘祯问道。
“皇上,我虽然是师出河洛宗,有一些星算的本事。但是,想要准确的推算出是什么人,这是不可能的。具体是谁,还需要皇上小心了。不过,这个不忠之臣,迟早有一天会显露出自己的面目。如果皇上注意一点,肯定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来的。”王陌言道。
“这么说,就是还不知道是谁了。”刘祯道。
“确实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能够从看皇上这里预感到的话,这说明事情就快要败露了。所以,皇上最近要小心了。”王陌言凝重地道。
“多谢王姑娘。”刘祯郑重地谢道。
“皇上客气了,以你的能力,将来定然能够成就一番霸业。我在河洛宗学有所成,自然是希望能够有一番作为,所以,我选择皇上,这时候自然也要为皇上献力。”王陌言说道。
“王姑娘,那不知现在可否随我一同回去呢?将来朕之下的王侯将相之位,定有你一席之地。你将来也可做古今以来女子第一人。”刘祯说道。
“多谢皇上,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够随皇上一同前去。”王陌言道。
“这是为何?”刘祯问。
“我虽然不是什么名人,外人自是不认识我。但是,河洛宗的人不一样。他们若是见到我,必然认得。而河洛宗下山的人基本都在秦穆昭手下办事,我若是去了,只怕会被识出。那时,我想要和皇上一起离开,就难于上青天了。”王陌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也好,那我先回去,等我在青阳郡事了,我们离开时,王姑娘再和我们一同回皇城,你看如何?”刘祯问。
“定然从命。”王陌言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避免时间太长,被秦穆昭他们怀疑。”刘祯道。
“皇上回去之后,记得向我对子衿说声好,告诉她过一阵我再去陪她。”王陌言道。
“放心,朕一定给你带到。”刘祯道。
之后,刘祯起身,孤身一人回去。
与此同时,皇城之中。
皇宫之内传来一声巨响,宫内的宫官、宫女听了之后,连忙朝着宫内赶去。
他们来到声响的地方时,现在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口子。
但是,仔细看了一下,他们现这里的地下十分坚固,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才对。
口子之大,有一人宽,深有三米左右。
而这断裂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上书房外面不远处。
宫官们顿时慌了,上书房是什么地方,这可是皇上住的地方。这里居然出现了这么怪异的事情,这难道是意味着……
他们不敢想下去了,这些星官连忙将这事禀报给朝中大臣。
如今刘祯和曹殊都离开了,主事的也是曹殊手下的那些儒门的人。
只是,这些人此时也是愁容满面。
因为他们在曹殊的府上现了许多蛇虫鼠蚁。
要知道,因为曹殊是皇甫胜弟子,所在之地,根本不是一些邪物和脏东西敢靠近的。
而且,不说曹殊化凡九重的修为,就算是一般富家翁,有下人打理,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可是,如今却出现了这般诡异的事,他们如何能够不担心。
他们靠着自己的实力将蛇虫鼠蚁给赶走的时候,宫里来报的宫官到了。
在这些人将宫中之事禀报了之后,众人心里更是咯噔一下,知道大事不妙了。
不过,众人还是先稳住了情绪。
让宫官先回去,让他们不用担心。
等到宫官回去后,众人面面相觑,一人说道:“如今皇上和曹大人都离开了皇城,而他们住的地方都出现了这样的怪事。难不成是秦穆昭他们想要对皇上他们出手吗?”
“我们现在快去青阳郡,先去确认一下。”其中一人建议道。
毕竟在府中坐着猜测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
“嗯,一人去青阳郡确认一下。”其他人立刻同意了。
连云山死地之中,刘懿在一路前往妖王城的路上,也收集了不少灵药,灵物之类的。
死地之中,随处都可以看到在外面堪比宝物的东西。
虽然也有不少危险,但是,没有化凡至臻的实力,在见到金鹏的时候,都已经吓得逃走了。
这天,刘懿坐在金鹏背上,居然感觉到有些困意。
这对于他一个化凡十重的人而言,实在是太过怪异了。
他随后心中喃喃道:“莫非是要进入顿悟之中了吗?”
他现在每天都在去感悟,希望能够早日突破化凡至臻。
但是,这仿佛是一道天堑一般,将他拦在了外面,如何也跨越不过去。
如今这诡异的状态,确实让他有些疑惑了。
刘懿也不勉强自己,也就顺其自然。
交代了金鹏随时为自己护法好之后,便任由这困意袭来了。
刘懿也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睡过去之后的他并非是顿悟了,而是陷入了一个梦境之中。
在梦中,他梦见了这个世界的父亲,刘隽。
在梦中,刘隽求他一定要救救刘祯,还给他说了许多他和刘祯小时候的事。
在梦里稀里糊涂过去了,刘隽说完了之后的事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刘懿醒来后,眉头紧皱。
“救刘祯吗?他现在莫非是要出什么事了吗?”
刘懿从来没想过放过刘祯统领的皇城,但是,他也没想过要杀刘祯。剁了刘祯的土地之后,他也不会去管刘祯,准备让他做一个普通人正常的生活。
但是,从梦境之中刘隽让他救刘祯这一点,这说明刘祯是要被别人对付了。
本来,刘懿不想管这事的,但是,梦中刘隽的那些话,让他心中有些不好受。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