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卓文居然不在这里了?奇怪,按理来说,他所受的伤势极为严重,连动弹都困难,他居然还有力气离开……”神
佑眉头微蹙,方才他在深渊内搜索了一番,并未在里面现任何卓文的踪迹,心中很是纳闷。
“我不是说过了吗?凡事都有意外,而且此子给我们的意外还少吗?对待他绝对不能大意!”
女俊冷冷地看了神佑一眼,后者被看的讪笑连连,不敢反驳。
“好在此地还残留着此子的气息,我利用神女指引就能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这次,他逃不了的!”女
俊美眸露出一抹煞气,双手捏诀,修长白皙的青葱玉指萦绕出淡淡的粉红色气雾。粉
红色气雾纠.缠凝聚,在女俊的纤纤玉指之间跃动着,仿若一簇簇跳动着的精灵,灵动而活泼。
最终,粉红色气雾汇聚为一体,化作了一道巴掌大小的粉红色女子身影。粉
红色的身影,模糊、混沌,但却偏偏给人一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好似一定要将这个身影看清楚才肯罢休。
神佑和剑洛都被这粉红色身影迷醉了,若非女俊惊醒,他们兴许就要沉.沦进去。“
这是神女物象,具有天生强大的魅惑能力,不要一直盯着她看,否则的话,你们也会被魅惑的心智丧失!”女俊提醒道。神
佑和剑洛连忙收回心神,心中忌惮,再也不敢看那道神女物象。
神女物象形成以后,它便是飘飘欲仙,朝着乌金山脉南方飘然而去。
“咦?在南边?那卓文去乌金山脉南边干嘛?”
女俊虽然心中疑惑,依旧还是带着神佑和剑洛紧随其后。乌
金山脉,南方边界,原本在边界石碑处踱步寻找地卓文,忽然停在了一处不起眼地小土包上。他
右脚轻轻踩了踩小土包,现小土包下面很是坚.硬,不像是一般的泥土形成的。他
蹲下身,轻轻将土包表面的沙土擦去,露出了沙土下面的银白色的金属。银
白色金属表面绘制着密密麻麻的纹路,复杂而玄奥。
卓文露出惊喜之色,他知道,他已经找到了通道的位置,而他也能隐约地在这金属上感应到,他与他当初留下的痕迹的联系。“
这应该是帝罗城通道的阵眼,只要将此阵眼破解,就可以顺利沟通帝罗城,从而将我传送进入帝罗城内!”卓
文眼前一亮,他立马盘膝坐下,挥手取出一枚枚阵盘,打算破解此阵眼,从而联通帝罗城的通道。
乌金山脉周围的禁制已经达到了永恒二重天的级别。但
对于卓文来说,这禁制并不算难,他的神魂在七情六欲圣主的星光世界内突破至宇宙法相中期,连带着他的阵道水平也在水涨船高,在星光世界内,他的阵道水平就已经达到了永恒二重天的级别。
再加上卓文找到了阵眼,故而他破解阵眼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很
快,阵眼便是被破解,银白色的金属散出炽烈的白芒。而
金属表面的繁复纹路,则是纷纷脱离出了金属,悬挂在半空之中,构建成了一道空中的法阵。法
阵冲出一道白色光柱,形成一道白色通道贯穿了乌金山脉的禁制,通向乌金山脉最南边的帝罗城内。
原本正在朝着乌金山脉南边赶的女俊三人,自然是现了南边边界忽然出现的白色光柱。
“那是……通道?”神佑大张着嘴.巴,难以置信地道。
“七大城主是怎么回事?怎么将南边的通道打开了?那卓文不就在南边吗?”剑洛脸色大变。
“不好!我们快赶过去!不能让那卓文进入通道离开……”女
俊最先反应过来,她将身法施展至极致,化作一道道残影,眨眼之间就消失在数千里之外。神
佑和剑洛两人也是使尽全力地追赶,但他们与女俊差距很大,根本追不上女俊。当
女俊匆匆忙忙赶到南方边界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名黑衣青年进入了白色通道内。
无尽的白芒,瞬间将黑衣青年淹没。只
是,在黑衣青年被传送地瞬间,他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女俊身上。
女俊看出了青年眼中的冷冽、讥讽。
“给我回来!”女
俊疯了般冲向白色通道,恐怖的能量在虚空中连绵不断地爆破开来,白色通道周围的空间尽数扭曲崩溃开来。只
是,女俊还是迟了,白色通道彻底消失在了她的眼前,而她的攻势则是落了个空。
当神佑和剑洛赶到的时候,他们看见的是南方边界满目疮痍的样子,以及有些失魂落魄悬立在不远处的女俊。
至于那白色通道以及预想中的卓文,并不在这里。
“女俊大人,那卓文……”神佑谨慎地问道。
“他逃了!走,跟我回昭天城!立马派人去帝罗城,一定要将此子拦截下来!还有七大城主,他们都该死!”
女俊双目赤红,原本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她胸中是满腔的怒火和不甘。
而南方边界的通道打开,她也下意识认为,肯定是七大城主的过错。说
完,女俊迅离开了此地,根本没时间去理会还处于懵逼中的神佑和剑洛。
此刻,昭天城的中央广场中,七大城主依旧守在通道入口,恪尽职守。忽
然,帝罗城城主陵罗眉头微蹙,他取出了腰间的通讯玉符,看了下讯息后,脸色大变。
“陵罗,生什么事情了?”辰昭等其余六位城主见陵罗脸色不对,连忙问道。
陵罗面无血色,手脚抖,道:“方才,帝罗城那边传来消息!帝罗城的通道忽然打开了,有人从乌金山脉内通过那条通道离开了!”“
什么?”其
余六位城主大惊。“
陵罗,到底是怎么回事?帝罗城的通道,由你们帝罗城主要负责,你乃是主要负责人,没有你在,根本不可能会打开!那通道为何会主动打开呢?”辰昭冷静地问道。陵
罗则是有些六神无主,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据我的手下报告,那出来之人,应该就是卓文!那通道很可能是那卓文做的手脚!该死的家伙……”“
既然如此,你赶快下令,封闭帝罗城,一定不能让那卓文离开帝罗城才行!”辰昭连忙道。陵
罗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给帝罗城的负责人颁布了封城的命令。
只是,他出去地消息,却如泥牛入海,根本没有任何回信了。“
糟糕,那卓文应该已经动手了!”辰昭蹙眉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陵罗是真的慌了。
此次疏忽生在他们帝罗城,若是追究起来,可都是他陵罗的责任,到时候女俊还真不一定会放过他。辰
昭刚想说话的时候,忽然,脸色大变,他迅地后退。只
见,在他的胸.前寸许位置,一张白皙的玉手出现,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的胸腔之上。辰
昭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被一掌轰的重重砸在地上……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