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看到了防盗章说明您订阅未满50请等待36小时。
“肉倒是不至于掉。”玲珑从背后扯废太子的衣服,把脑袋搭到他手臂上不耐烦地看了成王一眼“只是会让我恶心想吐。”长的好看又不代表好吃至少眼前这两个人散发出的气味让玲珑非常不喜欢,她讲话可不顾及什么身份也不在意其中利害现在又不是在荆国公府哪怕当初还在荆国公府的时候她表面上可怜巴巴,背地里也没少作威作福。
成王妃回想一下就知道从前她何曾见过玲珑跪一下受一点伤?甚至连哭都没几次也就是她觉得玲珑畏惧自己,当下柳眉倒竖呵斥道“大胆!谁教导你的规矩让你这样放肆不懂礼数,敢这样跟王爷说话?信不信我罚你?来人”
“来什么人啊。”玲珑抓起桌上一把瓜子皮丢过去,恰好丢了成王妃一头一脸一嘴“你以为我是能让你欺负的?信不信我让废太子打死你!”
人前她都毫不客气地叫“废太子”人后才会亲昵地叫他修文。废太子知道她是狐假虎威,轻轻一叹“玲珑你不要闹。”
“我哪儿闹啦?”玲珑睁大眼。“你怎可如此诬陷于我瓜子皮先动的手我作证。”
成王妃又要保持优雅气度,又要维护皇家尊严,她不觉看向废太子,眼中露出一丝嫌弃来。如今的废太子哪里还有当年修文太子的半分风采,瘦骨嶙峋暂且不说,光是他黯淡的一只瞎眼还有无力的右手,就足以让成王妃庆幸自己最终嫁的是成王而非废太子。日后成王登基,自己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总比在西祠巷子老死好过。
虽说现在废太子出来了,可那又有何用?与如日中天的成王相比,废太子实在是太可怜,也太落魄了。这份你我如今身份各异,可毕竟也有几分情意。我这位庶妹,在家中时便顽劣不堪,不听管教,原以为送进西祠巷子能好些,却不曾想兄长得以脱身,带的她也骄纵任性起来。这桩婚事,我看便就此作罢,庶妹由我带走管教,也不算侮辱兄长。”
“一口一个兄长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亲妹妹呢,就是不知这亲妹妹,曾经还是他的n。”玲珑嘲讽地说。
成王妃的表情就不那么好看了,她跟废太子的那段过去,对她来说是一种耻辱,如今她贵为成王妃,还是隐形的太子妃,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起过去。玲珑却像是生怕她不生气一样,继续开口道,“说起来我也是没见过王妃这种人呢,你们都说什么一女不侍二夫,王妃可真厉害啊。”
“不是。”
这不是成王妃反驳的,而是皱着眉头的废太子。他本来正跟成王对视,听玲珑说什么一女不侍二夫,立刻转移视线到她身上,珍而重之的解释“我是你的夫。”
玲珑觉得他很乖,就捏了捏他的鼻子,废太子被她捏习惯了也不曾躲开,眼露宠色,看得一旁的成王妃心惊不已。
她与太子是未婚夫妻,自然知道修文太子这样神仙般的人物,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她与修文太子在一起时,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仪态与谈吐,一点点小失误都不敢犯,累的要命。修文太子还不是废太子时,为人温文儒雅彬彬有礼,十分的恪守礼数,像是这样的话,怎么会从他的口中说出来?
他难道不应该做个永远的冰块儿么?
美人对自己不假辞色,对着形容丑陋的废太子却那般温柔体贴,这让成王不悦极了。他觉得是不是光线不够好,让美人瞧不见自己长什么样子才会扒上废太子,便刻意弯腰,放柔了声音“这位妹妹”
“谁是你妹妹,可不要好哥哥好妹妹的胡乱叫一通。”玲珑毫不客气地赏了成王一个白眼。“我才没有你这种丑怪的哥哥,我呀,我只有一位情哥哥,废太子哥哥,你说是不是?”
废太子又是欢喜她叫自己情哥哥,又好笑她非要加上废太子三个字,无奈地道“玲珑乖,你去后面歇着可好?”
“不好不好。你看王妃的眼神都要吃了我了,我要是跑去后面,你不在,没有人保护我,她的人把我抓走可怎么办?”玲珑鼓起嘴巴撒娇,“难道你不喜欢我了,想把我送人了?可是你那没良心的异母弟弟又臭又难吃,我可不喜欢他。”
“又臭又难吃”的“异母弟弟”成王殿下,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个小女子侮辱,终于叫他起了火气“放肆!来人啊”
然而就在这时,江公公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成王殿下怎么会在这儿?”
江公公是皇帝身边最信任的大内总管,成王可不想得罪他,到时候这老狐狸在父皇面前说几句挑拨离间的话,那他可就没好果子吃了。当下堆起笑脸,“江公公。”
看到成王这副德性,江公公心中不由轻叹,这份讨好的姿态,与太子殿下比起来可真是差远了,自己就是再得皇上信任,那也是个阉人,是个奴才,哪有主子讨好奴才的道理。今日成王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来日成王登上大宝,曾经让他低头的自己怕是老命难保。
江公公阅人无数,看人的眼光极准,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成王,因此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希望太子殿下能从西祠巷子出来,不说重获新生,只要得到自由,就总归有希望。
就如玲珑之前跟废太子说的,瞎了一只眼,另一只眼还能视物,右手虽然废了,可左手能写字的人也不在少数,他还活着,还有时间,还有翻盘的机会,这比什么都重要。
现如今,不过是他们共同演的一出戏。让皇帝内疚后悔,让成王寝食难安,然后取回本应该属于废太子的东西。
“王爷,王妃。”
“公公来这里所谓何事?可是父皇挂怀兄长,派遣公公来看他?”
假惺惺故作关心的话江公公听得多了,他露出官方的微笑“并非如此,奴才是奉皇上的命令,为小夫人送免死金牌来的。”
那日皇帝与废太子说话,问废太子想要什么,废太子就为玲珑求了这么个恩典,他在心中已经视她为妻子,因此更要保障她的安全,只要有这块金牌在,就谁都不能动她一根汗毛。
成王妃要教训她?可以啊,看她有没有这个胆子。
“好重啊”纯金打造的吗?玲珑上下抛了抛抱怨道,“好丑。”
她完全不在意这面金牌的价值及其含义,但是她明白,这是皇帝示弱及示好的象征。
成王嫉妒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可惜玲珑玩了会儿就收了起来,像是想起什么般突然哎呀一声,“王妃不是说要带我回去管教?那我们什么时候走?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怕是她仗着有免死金牌,能玩死一整个成王府的人。废太子颇有些好笑,握住她柔软无骨的小手,“乖,谁都不能把你带走。”
这是他唯一的珍宝,任何试图与他抢夺的人,都要遭受他最无情的复仇。
真以为他离开西祠巷子,是为了苟延残喘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吗?他是要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为玲珑奉上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让她吃饱,让她开心。
这就是废太子如今活着的全部意义。
成王妃面色难看至极,半晌,拂袖而去。她一走成王就也呆不住了,说了两句客套话表明自己还有要事,就跟着一起离开了。这两人来时气势汹汹,走的倒是颇为爽快,只可惜什么都没捞着,后来听下人说成王夫妇可不是空手来的,带了数名美貌婢女来,打的什么主意,自然也就人人尽知。
修文太子被圈禁后,往日的风光便如昨日黄花,尽皆散去,再无人来西祠巷子看望他,世人很快就忘记了曾经的修文太子,转而去巴结如今如日中天的成王。在他人看来,修文太子已废,成王是剩下的皇子里出身最好也最优秀的,下一任太子人选估摸着就是他了,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废太子还能东山再起么?怎么可能,一个瞎了一只眼断了一只手还是右手的人怎么做太子?更何况皇帝现在恨极了他,更是不肯再见他,怕是废太子要一辈子被圈禁,终身无法重见天日了。
就连他那位准未婚妻,都被皇帝改了圣旨赐婚给了成王。废太子如今已是孤家寡人,孑然一身,只能呆在那空荡荡且又破旧不堪的西祠巷子里了此残生了。
倒是成王有情有义,觉着自己娶了废太子的未婚妻太过对他不起,便说服岳父,将成王妃的一名庶妹许给了废太子。这名庶女据说是容貌出众又有才华,只可惜嫁了废太子,连个婚礼都没有,穿了嫁衣便被小轿子抬进了西祠巷子,此后就没了声息,更别提是嫁妆了。西祠巷子如今只住着些犯了错的宫人同废太子,可没人伺候也没人照料,连一日三餐都不能正常吃。成王能心系废太子,许废太子这么位美娇娘,可真是令人感动于这份情谊呢,毕竟在废太子还没被废之前,他与成王就手足情深啊。
可他们手足情深,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玲珑被抬进散发着霉味的房间里时,整个人都处于生无可恋的状态。她毫不掩饰自己喜好享受奢靡的性格,可住在这种鬼地方,谁来伺候她,她吃什么?!
哇原主的记忆里可没提这个,全在回忆过去啊!
把她抬进来的人才不管她的死活,将人绑住手脚扔进屋子,院子一锁,这里头就只剩下玲珑和废太子两个人了,除此之外什么连个鸟都没有。玲珑的内心是崩溃的,她挣扎了一下,那群人生怕她反抗,捆的她非常之紧,手腕都勒的疼,真是白瞎了这么一副曼妙身躯。
看起来好像也不会有人来给她松绑,原主的记忆中,她是自个儿摔到地上用桌腿磨断的,桌腿是木头的,想也知道磨断得多少时间,也怪不得之后匆匆数年,原主就憔悴成那般模样便是天仙美人,在这种环境里也别想保持美貌。
玲珑随意翻了下手,绳结应声而开,她揉了揉酸疼的手腕,又拿出塞在嘴里的红布。这身嫁衣也是粗制滥造难看的一匹,原主的父亲可真是大方,对待这个庶女没有丝毫怜惜,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是人,由此可见,那样的人真的很适合当作食物被她吃掉。
不过算了,她现在还不是很饿,甚至有多余的力量存在,否则饿的没力气,还得委屈自己过这样的日子才叫憋屈呢。
这张床别说是和归墟龙宫的珊瑚床比,就是和之前在永安侯府的比,也只有被吊打的份。天哪,这被子床单是有多久不曾洗过,又是用了多久的,真是布衾多年冷似铁,布料更是劣质,玲珑抓起来随手一撕没用多少力气就刺啦一声,碎成了数片。
再看看整个屋子,就更凄惨了。墙面龟裂长出青苔,桌子四个腿参差不齐,床帐子是粗布缝制,上头还沾染了奇怪的颜色,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被褥上甚至有已经积淀成暗色的血迹。房内的所有东西都七倒歪,没有章法,乱的不成样子,玲珑简直想要昏过去,她最讨厌这种邋遢的地方了!
只吃掉原主的灵魂果然还是太亏了!
可是她很想要废太子的爱啊,非常非常的想,如果能吃掉废太子的爱,下一个世界,她也许能够恢复一半的力量呢。
正在玲珑犹豫要不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油纸上满是破洞的房门被推开,其实玲珑不觉得这房门有什么存在的必要,风一吹就四处乱响乱动,挡不住什么风,何必多此一举开关门,直接卸了扔掉拉倒。
废太子走了进来。
他神情麻木而冰冷,自顾自坐在了三角椅上,吃起了手里的食物。那也能算是食物吗?玲珑被饿的快死的时候也不会吃的。碗里的汤水没有一点油花,只飘着几根干巴巴的可怜菜叶,至于菜还有菜?有什么菜?根本就只有一个已经变得冷硬的粗糙馒头。可废太子却浑然不觉,在被废之前,他也是锦衣玉食山珍海味,可现在他却在吃乞丐都看不上的食物。
玲珑完全没有上去抢来自己吃的n。她嫌弃的眼神太过明显,可废太子却浑然不觉,似是完全不在意屋子里多一个人还是少一个人,对于这个被硬塞来连天地都没拜过的“妻子”,他完全当作她不存在。
更别提是跟她说话或是照顾她了。
玲珑心都要碎了,她看着废太子吃的东西,背着手走过去跟他搭话“你就吃这个呀?狗都不吃哎。”
废太子不理她。
玲珑伸手在他面前晃晃,又弯腰仔细打量他无神而黯淡的右眼,啧啧称奇“居然真的瞎了啊,看起来跟左眼很不一样呢。”边说还边伸出手指想戳一戳,被废太子躲开了。他端起缺了一口的碗,喝掉最后一口汤,就着最后一口馒头,然后就步履蹒跚地朝床走,一头栽上去直接睡了,破破烂烂的褥子就这样盖在身上。这寒冬腊月的,冷风呼啸,破门夹杂着刺骨寒气,他却像是感觉不到,麻木的与外界彻底剥离。
玲珑打了个哆嗦,她被扔进来的时候,那群人什么都没给她,现在想想,这身嫁衣虽然垃圾了点,但至少能挡点风。可是她怎么能让自己不舒服,她要是不舒服了,所有人都得一起倒霉受罪。
所以她干脆利落地跳上床,直接给废太子来了个泰山压顶,饶是废太子再如何面无表情情绪全无,也被这一重压弄得险些吐血。他睁开眼,冰冷地看着压在他身上的玲珑。
如利刃般的眼神大概能杀人,可吓不到玲珑。她眉头一皱,拽住废太子衣襟“我这么冷,你怎么不同我说话?你怎么能自个儿睡了?”
他的回答是再次闭上眼。
玲珑咦了一声,掀开那床姑且称得上是被子的破布,又把床上的被单草甸子什么的一股脑儿都拽了出去丢掉。废太子被她推到一边,睡在了空荡荡的床架上。这回他终于不能再不理她了,已经瘦的骨瘦如柴的脸上浮现出厌烦来“你若怕冷,就不要总是动。”不过是徒然浪费体力。
“我就要动。”说着,她干脆将帐子也拆了下来,心里无限难过,想她之前被人伺候的,除了吃东西要自己咀嚼外什么都不用做,现在竟然要拿自己的一双玉手来处理这些脏了吧唧的破布。眼下她为废太子做了什么,待到他日,定要叫他千百倍的偿还。
因为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并不太饿,玲珑完全顶替了原主的身份,用的是自己的面容自己的名字,反正原主已经被她吃掉了,不存在了,有没有人记得不重要。玲珑幻化出的身体是她人形的模样,真可惜她的本体是龙,就算化作人形,每个世界也都是崭新的。
新的身体当然要好好爱护啦。
“我这么美,你忍心让我做这么多活吗?”玲珑甩开脏的都粘手的帐子,认真地询问废太子。“你难道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吗?”
她人形的模样,可谓是绝世美女,成王连见她都没有就送了她,到时候必然要悔青了肠子。
废太子从得知自己即将有个“妻子”开始,除却屈辱与愤怒之外没有任何情绪。玲珑“嫁”进来之后,他更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他的心,他的整个人都已经死了,可当她强迫捧住他的脸与他对视时,映入眼帘的这张如花娇靥,还是叫博学多闻的废太子感到了震惊。
成王的原意莫非不是羞辱他?否则为何选择那人的庶妹?
终于看见废太子的眼睛里有了些正常人的神采,玲珑满意地点了下头,威胁道“快起来,把这些东西好好洗一洗,我可不睡这么脏的床。”
她使唤起人来,有种自然的傲慢与理所当然,仿佛这世间所有人,在她面前,都应俯首称臣。
他竟然还称呼废太子为“太子”,这是什么意思?后知后觉的众臣这才意识到,四年前皇帝龙颜大怒扬言要废掉太子,并派遣成王前去捉拿修文太子归案,可废太子的名字并不曾从皇家玉碟上下来,修文太子他确确实实还是太子啊!
那成王又算什么?
这未免也太尴尬了,要知道无论是臣子还是百姓,又或是成王自己,都觉得太子这个位子是板上钉钉没得跑了,现在却告诉他们说废太子不是废太子?皇上这又是什么意思?人人都知道废太子眇了一目断了一手,这样的他凭什么做这一国储君?由古至今,便不曾见过哪个朝代的君主身有残疾。
只是众人仅敢在心中腹诽,并不敢说出来。明眼人一瞧就知道皇上这是后悔了,觉得四年前做的太过了,想给修文太子补偿,然而如今这般状况,补偿又有何用,那神仙般的修文太子,到底是回不来了,也趁着这次机会,再瞧瞧修文太子是如何的模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