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一年的幻灵境,谭圣杰都能培养出几个瞩目的天才,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元戒的风头,几乎盖住了所有天才。
当然,这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李元昊也参加了这个幻灵境的缘故。
因为李元昊是隐藏了姓名参加这一次的幻灵境,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
“白空老头,不会你的弟子们,今年还是一株灵生草没有吧,那可就尴尬了,你就创造出两年一株灵生草都没有的记录了。”谭圣杰阴阳怪气的说道。
“哼,这种结果,自然是要出来才知道。”
白空冷哼一声。
正在两人争执的时刻,一艘巨大的飞船,停在了广场的中央。
灵使从飞船之中走了出来,站在船板之上对着飞船之内的所有人说道:“所有人不要乱动,我念一个名字,出来一个,把你们的灵生草,交出来,自然有人统计你们的灵生草数量。

“景安平。”
一个少年慢慢从船舱走了出来,脸上尽是灰头土脸之色,而身上,还有着一些伤痕,显然没少在幻灵境之中受伤。
在上交灵生草的时候,景安平苦涩的摇了摇头,显然是一个都没有。
而在广场之外,一个中年男人嘴里说了一句:“废物。”
显然,这个景安平,正是他带来的弟子。
弟子上交的灵生草数量,可不但是只关乎到自己,更是关乎到了接下来的弟子所在的府的资源分配。
越是排名靠前的府,分配的资源越多,接下来培养弟子的时候,自然也更加的有底气。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戴玉山。”灵使继续念道。
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的从船舱之中走了出来,脸上的神色,显然要比刚才的景安平要好了很多。
脸上强忍着兴奋之色。
待到交灵生草的时候,少年更是掏出了一大把。
一眼望去,估计得有数十株。
广场之外,一个中年女人脸上也是露出了喜色,显然戴玉山是她带来的。
“李元昊。”灵使念道。
“李元昊?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这不是上一次的第一名吗?他怎么又来了。”
“这不是欺负人吗!”
广场之外,三十二府的陪同长老,皆是议论纷纷。
谭圣杰的脸上,也是露出了难看的脸色。
元戒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和李元昊比起来,却是相差甚远。
有李元昊在,恐怕元戒是得不到第一名了。
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李元昊骄傲的走出,依然是那睥睨天下的目光,手中,依然执着剑。
在座的长老,自然也是眼光毒辣,一眼便看出了,他手中剑,是一件玄级法宝。
但李元昊在上交灵生草的时候,却是只是拿出了寥寥可数的两株。
也不管众人惊诧的目光,李元昊大步的走下船去。
各个长老,又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李元昊没有认真啊,以他的实力,怎么会只有两株灵生草。
而谭圣杰的脸上,又是狂喜,本以为元戒会被李元昊压住,现在看来,李元昊出状况了,元戒依然有机会是第一名。
“元戒。”灵使念道。
谭圣杰连忙把期待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和尚从船舱之中走了出来。
元戒看向在广场之外的谭圣杰,投去了愧疚的眼光。
谭圣杰心中一凉,莫非出什么意外了不成。
果然,元戒交灵生草的时候,只有十来株的样子。
这对于普通的弟子来说,十来株也算是正常,但是对于元戒这种出类拔萃之人来说,差的远了。
“你这天才弟子,似乎也不太行啊,十多株而已,很平常啊。”白空自然也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道。
“说不定,元戒为了安全,把灵生草都交给了他师弟了呢。”谭圣杰反驳道,其实,说这话的时候,他心中都没什么底气。
“元风。”灵使又念道。
元风,正是元戒的师弟。
谭圣杰又连忙用期待的眼光看了过去。
谁知,元风出来之后,也是摇了摇头,显然,是一株灵生草没有。
谭圣杰面如死灰,刚才那得意的神色,瞬间消失不见。
十多株灵生草,这次恐怕是要垫底了。
接下来分配给他们府的修炼资源,自然也是少的可怜。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被念到,一个又一个的少年走了出来,
有的兴奋,有的黯然,也有的面色平常。
但是依然没有秋子晋和武二的名字,这让白空有些焦急。
莫非,两人都死在里面了?
一想到这里,白空的面色就有些苍白了起来。
“秋子晋。”
正在白空焦急的时候,灵使念道。
白空猛然抬头,望向船舱的出口。
秋子晋脸色平常的走了出来。
白空看着秋子晋的神色,一时之间,也看不出秋子晋到底情况怎么样。
谁知,上交灵生草的时候,秋子晋直接拿出了一大捆。
粗略估计,也得有上百株以上。
“这人是谁啊,这么多灵生草。”
“好像是白空的江宁府弟子,据说是个天才。”
“没想到啊,以前不是很出名的,竟然有这么多的灵生草。”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在议论着。
白空得意的摸了摸雪白的胡须,脸上藏不住的笑意。
和旁边谭圣杰苍白的脸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谭兄,你这天才弟子,并不怎么样啊。”白空拍了拍谭圣杰的肩膀,感叹道。
“你不要太得意,一百多株灵生草而已,能不能排到前三,都是个问题,不排到前三,去不了灵宗,一百株和十株,又有什么区别。”谭圣杰语气酸溜溜的说道。
“去不去灵宗,我倒是不在意,不过,能够压住你,我就很爽了,哈哈。”白空再也不顾形象,哈哈大笑。
只是大笑之余,他忽然想起,他似乎还有一个叫做武二的弟子。
不过,估计也没什么灵生草了吧,毕竟,他才门客境界中期而已,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
对于武二的天赋,他是不可否认的,觉醒的灵之技能,乃是模仿技能。
可以模仿所有的灵之技能。
就连他的空间技能都能模仿,如果不出意外,成长起来,估计也是一个妖孽。
但是,天才成长的路途,就夭折的,他见过太多了。
想到这里,他也是叹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灵使忽然念道:
“武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