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梗与太一的战斗,造成了大规模的地形破坏。
先是一轮大爆炸,跟着是地震,接下来是大坠落,然后是激光阵列乱射,最后整个城市裂开。
让马千军与巫朝云吃了不小苦头,没法在第一时间赶赴至战斗的中心,就地展开了防御,顺带着救了些人。
等到桔梗与太一的战斗平息后,一路赶来,路上尽是劫后余生的江湖人,到底有那么几把刷子,且只是战斗的余波,要不是避无可避,怎么也没那么容易死的。
大概因为死掉的已经不会出现在马千军眼前了。
捎带着带上路,这种事马千军与巫朝云还是乐意做的。
不知不觉,龙背上就站了好些人。
总归是一笔划算的人情。
“另外一股气息消失了,剩下的是桔梗,她赢了。”
脸上带着轻松的神色,估摸着轮不到自己出场拼命,马千军说道这种事。
“剩下的就是跟桔梗汇合后出城了。”
“万妖宫的事情还没结束。”巫朝云提醒道。
“有你们俩在,还怕万妖宫?”马千军不以为意。
“那是...”对于这种话,巫朝云表示认同,不无遗憾的说道:“可惜了我的布置。”
“什么布置?”马千军问道。
“你不用知道。”巫朝云不想回答。
这事轮不到马千军操心,也不是什么大事,之前巫朝云控制傀儡吞噬了万妖宫一个人,伪装成万妖宫人士,本意是用来混入万妖宫,以期放长线钓大鱼,布置倒是还在,但问题关键是,这会找不到万妖宫的人了,连番的变故导致了巫朝云计划的受阻。
“我还不想知道呢。”马千军随口抱怨了一句,脸上带着轻松说道:“你等下不会跟桔梗她打起来吧,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提到第三席就不乐意了。”
沉默了一会,巫朝云说道:“祖上的恩怨,似乎是夺爱之恨。”
“那也跟桔梗没关系啊。”因为男人吗?不可能的吧,马千军这样想着时,说道。
“是这个道理,不过,父债子还,没找错人。”巫朝云随意的说道:“师父待我很好。”
闻言,马千军眼珠一转,有些咂舌,现在则确定,这老妖婆估计是秦末汉初生人。
趁巫朝云还没留意,赶紧转移话题,马千军说道:“我看你成天戴着个面具,有什么意义吗?阴阳道都喜欢戴的吗,有没有特别的理由?祖上留下的画像里,也就我家没戴过面具。”
“第一席是金乌鸟面,第二席是彩蝶眼罩,第三席鬼面,第四席是赤云纹面,我家是青铜兽头面,第六席是山川木面具,其他各席的面具都对应各自的特点,你家也有的,话说回来,你知道你家祖宗长什么样吗?”
“什么样?”被这样一问,马千军倒是奇怪起来了,她家的那位可没留下过具体的画像,仅有的几张,都是戴的面纱,画里,根本看不到脸。
“她戴面纱的。”巫朝云说道:“外人不知道她具体长相的,我家说她在装温柔贤淑,实则性子凶暴毫无女儿家风情,千万别给骗了。”
“话不能乱说啊。”马千军愤愤不平道,怎么像是在说自己似的,我也很女儿家的好吧。
“这就是反差了,不说谁知道她是那样的人,因此能够进行很好的伪装,面具是用来隐藏身份的道具,毕竟我们干的事叫做逆天。”巫朝云也没证明自己说的不假,继续说道:“十二部早有预见战败的后果,秦朝崩溃后,摘下面具隐藏身份,要不是真见过面,记住我们的气息,是很难确定我们身份的,一般百姓,就算是冲着悬赏来的江湖人也没办法得知我们的长相,从而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处。”
“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能保持威严与神秘,据我所知,十二部的首领里还有不满十二的小孩子。”
“是他啊,我还以为是天生侏儒。”马千军恍然,说道:“真鸡贼,是谁的提议?”
“不知道,十二席之间,应该是知道彼此长什么样的。”
“这样啊...”马千军好奇问道:“那你这面具是祖传的宝贝了咯,有什么讲究吗,这兽头看着还挺可爱的,耳朵短短的。”
“可爱?”想了想养在自家后院那只,兽头的原型,巫朝云点了点头,不确定的道:“算是可爱吧,你不认识的吗?”
脸上的兽头面具,栩栩如生,凶恶的眼神与狰狞的利齿刻画的入木三分,完美的还原了其本来凶恶的样子。
“不认识。”马千军摇头,说道:“我又不是动物通。”
“她叫食铁兽。”巫朝云说道:“又叫貔貅,是冲锋陷阵的猛兽,当年我家专养这个,是上古就存在的凶兽族群之一,历史少说也有几十万载(800万年),同时期的上古凶兽都灭绝,也就食铁兽留存,披挂铁甲能负千斤,力大无穷,皮糙肉厚,轻易就能生撕虎豹,不过,长期以来进行近亲繁殖,族群出现了退化现象,以不如始祖凶猛了,看家护院比猎狗强些。”
说到这里,巫朝云有些怨念,说道:“看着就来气,吃了睡睡了吃,吃肉的东西成天抱着竹子啃。”
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宝贝的紧,一再嘱咐好生看养。
隔三差五的还得带那货回一趟它的老家,找对象交配。
“听着很厉害的样子。”马千军说道。
“毕竟是蚩尤的坐骑嘛。”
“那你家还养着的吗?我能见见?”一眼就喜欢上了这种猛兽,马千军觉得意外的非常可爱。
“养是有养着。”巫朝云说道:“记载说,当初加入阴阳道的时候,食铁兽群被第三席强行放归自然了,如今也就留了一只,做个念想。”
“真可惜。”马千军遗憾道。
“不可惜。”巫朝云嫌弃道。
她俩不知道,毕竟是大熊猫嘛,桔梗可不敢大批量弄死这金贵的主,更别说赶上战场了。
此时再看巫朝云的熊猫面具,哪怕不是Q萌的雕刻手法,无形间也降低了极大的凶狠程度,意外的可爱。
越看越喜欢,眼见着跟巫朝云混熟悉了,马千军冷不丁的伸手,摘下了巫朝云的面具,拿在手里仔细打量。
“本物也是这色吗?”
抬头,看向巫朝云的脸,马千军问道。
此时,巫朝云一脸的不可思议,惊骇的看着马千军,嘴角直抽,颤抖着抬起手,指着马千军,不停的抖。
“咋啦?”马千军疑问。
“你竟敢摘下我面具!!!?”巫朝云声音都在颤。
“不对吗?”马千军犯迷糊了,用不着反应这样大吧,难道还有其他秘密?
这时,巫朝云劈手抢回面具,重新戴在脸上,闷闷不言一阵后,说道:“这是我跟师父定下的誓言,终生不嫁,终身不取下面具。”
“奇怪的规矩,我家也有差不多的誓言。”马千军说道。
巫朝云叹了一声,后面还有一句话没说。
除非,有人摘下你的面具,要么杀了他,要么喜欢他。
“看在你是女孩的份上,这次我就原谅你了。”巫朝云小生气的沉声说道。
马千军没闹懂,有什么好生气的。
笑嘻嘻的说道:“别看我是女孩,是不是取下面具就要娶你?要不你嫁给我吧。”
闻言,巫朝云转头,死死的盯着马千军。
“开玩笑啦,我家祖宗下诅咒了,不能跟女子相恋的。”马千军秒怂,说道。
“别开这种玩笑,不可能的。”巫朝云严肃说道。
“知道啦。”马千军不在意的嬉笑道。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